《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511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媛说道:“其实,我王也是个仁慈伟大的君主,可惜他真的是太在乎大西国了,而且个性也过分冲动了些,心怀大志,不像其他大西国的君王,都是守成之君,他从小就好武尚战,一直有心于改变大西国世代兵寡兵弱的现状和局面,他早就有言,大西国如果再不强兵,必然亡于外患,若他登基为帝,势必富国强兵,开疆拓土,踏平一切威胁到大西国安危的国度与文明,可惜,一直以来他都没有机会,没有合适的契机,要进行军事改革太难了,来自朝政、国内的反对呼声太高,所以,计划不得不一次又一次搁置,完全可以这么说,先知之所以能得到他的绝对信任,就是因为先知迎合了他的治国方针,再者,先知拿出了实际情况说服了大西国的臣民,雅典的存在让我们感觉到了压力,也给了君王一个改革的理由,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一步步中了先知的诡计,

  可不能否认,他真的很仁慈,在他被挖心的那个晚上,他闭上眼睛前下达的最后一条命令就是不得残杀为他修建沉睡陵寝的工匠,我说的那条暗道,就是专门留给修建陵寝工匠在陵寝修建完成后离开的通道,”
  一个亡国之君还成贤君了,
  我不禁冷笑,不管这个人是不是好人,但他绝对是个失败的君王,
  尚武好战,开疆万里的君王不在少数,秦皇汉武,哪个不是崇拜武力的君王,可最后人家也没有成了亡国之君,反而被称之为千古一帝,

  他们开疆时,反对战争的呼声一样高,也不缺乏一味逢迎其政见的人,但是人家审时度势,最后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也就成了圣君,
  开疆拓土没错,但需要自己清醒,
  狼也很凶残,但是更会忍耐和等待,
  所以,大西国的末代君主,不能算是时运不济,只能算是贪功冒进,

  此其罪一,
  再者,想发动战争总得了解敌人是谁吧,雅典、东方古文明……这在大西国?盛的时候文明刚具雏形,还是石器时代呢,你们激光武器、核弹头都有了,怕一群原始人,只听了三清道人几句话,就直接危机意识爆表,走上军国道路也就算了,还要制造个什么终极战士,至于不,完全是沉浸在假想敌的压力中不可自拔,
  不明事理,听信谗言,此其罪二,
  然后呢,更有意思的是,大西国的最高机密,埋藏亚特兰蒂斯之心的地方,这于情于理都得绝对保密,他却开条小道放跑了工匠,这些工匠要是出去乱嚼舌头,那最高机密不是走漏了么,
  只要是个有脑子的皇帝,在这种事情上,就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
  他放走了那些工匠,根本不是仁慈,这种行为说好听点叫妇人之仁,说难听点就是脑袋被门夹了,
  当断不断,妇人之仁,
  此其罪三,

  有这三条,亡国根本就是活该,别说才是一个史前超文明,就算是神文明国度也得完犊子吧,
  不过,有关于这个末代帝王的功过是非,我也懒得评价,看得出来,媛其实很崇拜这个帝王,用现在的网络语言来说就是典型脑残粉,所以那些念头我也就是心里嘀咕嘀咕,没有真的说出来,不过我最关心的还是,那条密道三清道人到底知不知道,
  这才是最关键的,所以我直接提出了心里的疑问,
  “应该不知道,”
  媛说道:“先王被剖腹挖心之前,技术人员刚刚割开他的肚皮,他忽然想起了这一条,当时他浑身是血,然后在那种时候居然把所有技术人员全都赶了出去,然后拉着另外一个在里面侍奉着的侍女说要给那些修建陵寝的工匠一条生路,并且把这个列为最高机密,后来,那个侍女把先王临终前的最后一个命令告诉了我,是我全程操办的这件事情,在设计图上留下了这条出路,这件事情并没有和先知说过,我料想他应该是不知道的,”

  不知道,
  我和青衣他们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闪过的一抹狠色,
  只要三清道人不知道,那么不老尸和多伦也就不可能知道,那么……那里就有极大的可能性不设防,
  只要能穿过那些阴兵的防守,我们就能直插不老尸和多伦,按照原计划行事,还是有一定可能性完成一场漂亮的斩首行动的,
  毕竟,有老疯子在,老疯子这一次来,就是冲着不老尸来的,他肯定还有没有展露出来的手段,要不然能来这里送死吗,
  总而言之,值得赌一把,
  我们几个人百劫余生,彼此之间的默契是在无数生生死死中磨砺出来的,话不需多说,仅仅一个眼神即可彼此明了心意,所以这一对视,登时就知道了彼此的想法,

  反正我们现在是困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了,深海之下一万米,想出去,难于上青天,还不如勇往直前,或许等我们踏破了那养尸地完成了任务还能有一线生机,
  说白了,这一趟不走也得走,
  “你们或许还不知道先王沉睡之地的陵墓结构吧,”
  这个时候,媛忽然开口了,眼睛亮晶晶的在我们几个人的脸上游离着,似乎已经猜透了我们在想什么,竟然捂着嘴轻轻笑了起来,还别说,她这一笑白皙的近乎透明的脸上竟然冒出了两个梨涡,看起来非常可爱,哪里还有当初那副要用头发勒掉我脑袋的狰狞模样,
  “先王的陵墓呢,其实就是一座地宫,模仿大西国的王宫规格来建造的,”

  媛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去过波塞多尼亚里的皇宫废墟,如果去了你们应该知道,皇宫其实分为外城和禁宫,禁宫就是先王处理朝政事务的地方,外城就是驻扎军队的地方,一般来说,军队是绝对不允许踏入禁宫的,会被误以为宫变,而那些阴兵,他们都是根据生前留下的习惯来做事的,禁宫对于他们来说,那就是雷池,死后自然不会逾越陵墓里的禁宫,而我说的那条密道,直通禁宫,禁宫不可能有守夜人守卫,所以,我们走这条密道绝对能避开那些阴兵,”

  “如此说来,确实值得一赌,”
  老疯子点了点头,沉声道:“既然如此,我们几个稍作休息,就入水吧,”
  这个建议自然是没人反驳的,老疯子一开口,当即我们就坐在臭气熏天的棺材里吃喝了起来,
  肉干加阴河之水,那滋味,别样销魂,
  寻常人吃着,可能会恶心到死,但是对我们几个人来说,这确实人间美味了,
  因为这一去,我们生死未卜,还不知道剩下几次吃东西的机会呢,

  吃饱喝足,在棺材里休息了约莫半个小时左右,感觉喝到肚子里的阴河之水消化的差不多了,浑身湿漉漉的青衣才终于站了起来,
  “走吧,”
  他轻轻开口说了一句,没有过于繁冗的宣言,就是捋了捋湿漉漉的头发,原本扎成发髻的长发因为上一次入水已经全都打散了,他也不管,只是简单将满头?发往脑后一扎,简洁利落,整个人看起来丰神如玉,再配上一身青色道袍,整个人身上洋溢着一种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气韵,不像个出世的化外之人,到更像是个古代佳公子,
  话不多说,他就是紧紧把却邪剑往身上一束,而后整个人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从棺材上跃起,直接就窜进了水里,
  “这河里面阴气重,大家都小心一些,”
  媛说道:“我会尽量在水里面搭照大家的,我便先下去了,”

  说完,她自己也冲进了水里面,
  这两位一动,我们自然不能在后面看着,当下胖子、罗莎他们纷纷行动了起来,周敬年纪最小,我担心他在阴河下头挺不住,所以让他和陈煜一起行动,有陈煜这个血姑鬼尸在,他的安全自然是不成问题的,
  转眼,人都已经下去了,我也从棺材上站了起来,看了眼这条深不见底的阴河,长长呼出一口肺部的浊气,然后猛吸一口带着潮湿发霉味道的冷空气憋在肺里,双腿发力,在棺材上狠狠一踩,只感觉棺材猛的一沉,我也借着这股子力道猛然弹起,直接跃入水中,
  冷,

  彻骨的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