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1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明白了,欧阳玉娜的意思就是说,她受到家里警告,如果联系自己,她的家庭就会对自己不利。所以,她只能和自己断绝联系。同时,她还指出,宁俊琦马上也会面临这样的困境。
  “我坚信李书记不会同意的,这不是吓唬你,我还没那么狭隘。我只是通过自己的经历,给你们善意的提个醒,你们好自为之吧。”欧阳玉娜眼中泪光闪闪,轻轻摆摆手,“好啦,你走吧。”
  “我走啦。”楚天齐迈动了脚步。在到门口的时候,他又返回头,说了句“保重”。然后拖着沉重的双*腿,一步步的向前走去。
  宁俊琦父女俩吃的是方便面,除此之外家中确实没有可食用之物。平时两人好长时间不回家,这还是上次宁俊琦回家买来剩下的。
  吃完后,李卫民继续在客厅里看新闻,宁俊琦去厨房处理餐饮杂物了。
  偷偷看了看客厅方向,宁俊琦掩上了厨房屋门,再次拨打了那个号码。不多时,那个冷冰冰的女声再次传来,宁俊琦没有听完,就挂断了。她意识到,那个家伙不会来了,否则不应该是这么一个状态。尽管她对他恨的牙根痒,却不便发作,也不能发作,她现在当务之急,是如何给爸爸一个合理解释。爸爸工作那么忙,但还是专程赶回家,结果却被那个家伙放了鸽子,她确实没法交待。
  刚才宁俊琦编出的理由是“他去给朋友帮忙了”,尽管爸爸什么都没说,但宁俊琦却知道,爸爸肯定不满。帮忙总有个完吧,接下来又该怎么编呢?宁俊琦一时急的抓耳挠腮、无所适从。其实厨房早就没什么活了,她是躲在里边想辙呢。
  “琦琦,弄完了吗?出来一下。”爸爸的声音响了起来。
  坏了,爸爸肯定要问了。尽管心里发虚,但宁俊琦还是答应一声,从厨房走了出来。
  李卫民的脸上挂着淡淡笑容,慈爱的看着迎面走来的女儿,待女儿走近了,他才说:“我昨天梦到你小时候了,梦到你戴着长命锁,骑在爸爸身上玩耍。”
  宁俊琦一楞:爸爸怎么说起这个了?
  “哎,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女儿都二十七了。”李卫民叹了口气,“琦琦,拿长命锁来,让爸爸看看,等你嫁出去后,爸爸想看也不方便了。”
  鼻子无来由一酸,宁俊琦强作笑颜:“爸爸,你说什么呢。”说着,她转身上楼去了。
  趁着女儿上楼的间隙,李卫民在沙发垫下抓了一下,一个东西到了手中。他迅速看了一眼,放到身旁的公文包里。
  不多时,宁俊琦从楼上下来了,手里拿着一条银色的长命锁。她笑吟*吟的走到李卫民身旁,坐了下来,把长命锁放到了爸爸的手里。
  李卫民接过长命锁,端祥了一番,放到茶几上,说道:“眼睛花了,待会拿回卧室再好好看看。”

  爸爸这是怎么啦?转念一想,宁俊琦不禁心中一喜:难道他知道了,准备嫁女儿呢?
  “琦琦,家里怎么这么大的酒味呀?”李卫民忽然问道。
  “哦,我中午喝酒了。”说着,宁俊琦张开嘴,向爸爸吹了口气,“你闻闻。”
  “是吗?”李卫民扭头看着女儿,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那这也烟难道也是你抽的?”
  “烟?”顺着爸爸眼神的方向,宁俊琦低头望去,才发现茶几底下地面上,有一支烟卷。她暗暗懊恼,恼自己粗心大意,更恼那个醉鬼惹事生非。她脸色一红,低下头,不再言语。

  “他来过了,对不对?”盯着女儿,李卫民轻声道。
  爸爸声音很柔、很温和,但却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
  “嗯”,宁俊琦轻轻点了点头。
  “说说他的情况吧?”李卫民的声音还是不急不缓,还是那样温和。
  迟疑了一下,宁俊琦看着爸爸,说道:“你见过他,他叫楚天齐……”
  “楚天齐?”李卫民的声音高了很多,“我知道他,说说他的家庭情况吧。”
  宁俊琦心中一凛,但还是如实说了起来:“他的父亲叫楚玉良,是一名赤脚医生,脚上有残疾……”
  宁俊琦一边说,一边注意着爸爸的表情。只见爸爸腮帮处起伏不定,显见在不时咬牙,脸上神色也严肃异常。她不禁心中顿生不妙之感。
  听宁俊琦说完,李卫民说了句“让我想想”,拿起文件袋和那条长命锁,站起身,向楼上走去。

  宁俊琦发现,爸爸脚步沉重了好多,她的心也不禁沉重起来。
  街上空气混浊,还有一股难闻的味道,视线也非常不好。近几年省城的雾霾天太多,有人说是工业废气污染,有人说是机动车排烟太多,甚至还有人说是烧秸杆所致。于是上街的人们都戴上了口罩,好多男人也开始武装自己,尤其女人,口罩更是出门必备。
  十月初,晚上八、九点的时候,省城当地的气温正合适,不冷不热。大街上行人很多,但有一多半都戴着口罩,有些女性更是把纱巾罩在了头上。远远望去,还以为到了阿拉伯世界。
  楚天齐就在这些口罩大军中,当然他没戴,提前没有准备,而且他也根本没这个心情准备。他现在脑子很乱,只是机械的随着人流行走在街巷中,偶尔也走进店铺,转一圈就出来了。他眼神呆滞,行动迟缓,有时看上去像是受了刺激的人,有时又像是要把别人包里东西拿出来的样子。
  从那家餐馆出来后,他就在大街上转悠,到现在已经两个多小时了。他看上去有些呆呆楞楞的,其实他一直在想事情,只不过是越想越乱,想来想去就进了死胡同,没有头绪。
  “轰隆隆”一阵雷声响过,大街上的人们有的抬头望天,有的步履更加匆忙。随着雷声,狂风突起,刮的纸屑乱舞、烟尘飞扬,地面上的白色垃圾纷纷被卷上天际。
  又是一阵雷声响过,楚天齐才从深思中回过神来。身边是行色匆匆的人们,本就视线极差的天际更加黑沉沉的,天空中到处悬浮着塑料袋、碎纸片,有些杂物、脏东西还被吹到了头上、脸上。
  要下雨了。想到此,楚天齐收住心思,脚下加快了步伐,并不时观察着周边门面房的招牌。观察一圈,这是一条小吃街,附近并没有旅馆字样。看来只能到大街上去找了。

  出了小吃街,到了主街上。但由于雾霾严重,再加上漫天的杂物、微尘,可视距离有限。抬头望去,暂时也没有看到可以住宿的场所。
  风越来越大,雷声也是一阵紧似一阵。楚天齐意识到,该打个车了,便站在路边不时招着手。过往出租车很多,可是几乎个个上面都坐着人,好不容易有一辆空的,还被手快尤其是腿快的人抢了先。
  日期:2017-01-23 07: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