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1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欧阳玉娜一笑:“你紧张什么,于涛。”
  “千万别说我在这儿。”楚天齐摆了摆手。
  “为……”刚说了一个字,显然电话通了,欧阳玉娜忙对着手机道,“于处,我是欧阳玉娜。”
  手机里传出于涛的声音:“欧阳记者,你这日理万机的,今天怎么有时间了,是有什么事吧?你说。”
  “也没什么事,就是长时间不联系了,打电话问一问。”欧阳玉娜笑着道,“对了,什么时候楚天齐来,到时告诉我一下,我找他有事。”
  “他就在省里呀,中午我们还在一起吃的饭。”说着,于涛语气中透出一丝不好意思,“大记者,不知道你在家。改天我专门请客,给你赔不是。”
  欧阳玉娜看了一眼楚天齐,对着手机道:“不用客气。那他去哪了,我一会儿联系他。”
  “他跟宁俊琦走了,听说去她家了。”说到这里,于涛停了一下,又补充道,“我只是听说,你还是问他吧。”
  听得出,对方知道自己的小心思,为了怕自己尴尬,才这么说的。于是,欧阳玉娜对着手机道:“于处,谢谢你,我挂了。”得到对方回应后,她挂断了电话。
  收起手机,欧阳玉娜眼神复杂的看着楚天齐,打量起来。
  被对方这么一看,楚天齐很是不自在,尴尬的说:“怎么啦?”
  “你这次到底来干什么?去她家啦?”欧阳玉娜盯着他,追问道。
  楚天齐不愿讲起天宇速递的事,便说道:“她带我来见她的家人,说我俩的事。”他之所以这么讲,也算是实话,同时也是为了让对方放弃对自己的想法。
  “说你俩的事?”欧阳玉娜脸色一变,“他爸爸同意吗?”
  “当然。他就那么一个宝贝女儿,我又这么优秀。”楚天齐用调侃的语气说着,以期化解尴尬。

  静了一会儿,欧阳玉娜长舒了一口气:“我看未必,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了。”
  楚天齐忙问:“怎么讲?”
  “我承认,她爸爸对她确实很好,但当亲情和利益相遇的时候,亲情也必须要让路。”说到这里,欧阳玉娜伤感起来,“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就是前车之鉴。我爸爸一直对我不错,可我要选择自己幸福的时候,他却出手了,粗暴的安排着我的生活,要我嫁给一个官二代。再比如,玉赤县的夏雪副县长,也是利益交换的牺牲品。夏雪父亲为了升任正厅,让女儿嫁给了官二代,他的愿望达成了,而夏雪却成天守着活寡。

  以前我非常单纯,总认为自己在父亲心中的份量很重。可现在我明白了,对于政客和资本家来说,利益永远是第一位的。所不同的,只是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之分而已,有时又是多种利益交织着。你看吧,夏雪的今天就是我的明天,我的今天也将是俊琦的明天。这就是我们的悲哀,也是时代的悲哀。”
  一席话,让楚天齐背脊顿生凉意,一时不知如何答复。
  欧阳玉娜忽然问道:“对了,你下午不是去她家了吗?怎么又出来啦?”
  “我……和他爸爸见过了,自然就要出来啦,难不成我还住在他家?”楚天齐编了一个自认为合理的理由,以掩盖自己逃跑的事实。

  欧阳玉娜接连*发问:“见过啦?你不会是蒙我吧,她爸爸叫什么名字,做什么工作?你在哪见的,他是什么意见?”
  “当然见过啦。”刚才一言既出,楚天齐现在只得继续往下编了,“她爸爸是**沃原市委书记李卫民,我们是在他家见的,他没有立刻给出意见,但对我的评价很高。”
  见面的事是楚天齐编造的,是为了圆上前面撒的谎。但关于宁俊琦爸爸的信息,他是根据她家里的照片分析的,应该不会有误,虽然说的这么笃定,但他的心里却很虚。
  “看来还真做过一些功课,全省知道他们父女关系的人很少,就连省里的一些领导也未必知道,算是蒙对了。”说着,欧阳玉娜一笑,“那你们是什么时候见的面?”

  看来宁俊琦确实是李卫民的女儿,楚天齐不禁心中一松,随口道:“当然是下午见的面了,大概四、五点的时候吧。”
  “你确定,没有记错?”欧阳玉娜再次追问。
  楚天齐眼珠一转,想了想说道:“当然。哪还有假?”从吃完午饭到现在,也只能说那个时间段了。
  欧阳玉娜突然笑了起来:“咯咯咯,你怎么没说晚上八点呢?”

  “大记者,说什么胡话,现在不才七点吗?总不能本末倒置吧?”楚天齐回击了对方的调侃。
  欧阳玉娜没有马上接话,而是盯着对方看了起来。楚天齐被看得直发毛,不禁心虚不已。
  欧阳玉娜自得的说,“楚主任,几日不见,你这撒谎的本事可是见长了。只可惜,你遇到了本姑娘,谎言还是穿帮了。你可知道,今天下午四点开始,李书记一直在省里参加招商活动,当时我就在现场采访。将近六点的时候,我才从现场出来,直接就到了这儿。我走的时候,李书记还在现场,我还和他打了招呼,他现在应该在参加晚宴吧。我就奇怪了,你怎么就见到他了,而且还是在他家里。难道是他分身有术,还是我遇到了灵异事件?

  其实,刚才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有怀疑,怀疑一个帅小伙怎么会变的那么狼狈。再结合你这一连串的谎言,我知道你们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应该不是什么愉快的事。否则,你现在应该在她的家里,正在和她商量与李书记见面的事,也或者已经在接受李书记的盘查了。万一李书记见准女婿心切,提前回家也说不定。
  但是,你现在没在应待的地方,她也不在你身边,而且你还是这么一副尊容。那就只有一个解释,期间出了突发*情况,有了变故。至于是你耍流氓未遂,还是被情敌报复,我就不去深究了。”
  得,撒个谎还被戳穿老底,而且还让对方讥讽一番,楚天齐还能说什么?只得尴尬的干笑两声,转移了话题:“玉娜,你家里一直反对咱们见面,听说还有人专门监督。为了不给你增添麻烦,我看我还是赶快走开吧。”
  欧阳玉娜摆摆手:“不要顾左右而言其它。你放心,我又不是地下党,家里还不至于派特务盯梢。再说了,咱们见面,有麻烦的不是我,而是你,这才是我一直没有和你见面的原因,甚至连电话都不敢打。今天既然偶遇,那就是缘分,为了这难得一见的缘分,我也应该告诉你一些事情。
  如果我今天没有遇到你,如果你也不是这样一个境况,我是永远不会和你说出我的处境的。我之所以要说,就是要提醒你,她很快就会成为第二个我。因为她心里有你,因为她不想因她而伤害你,所以她只能和你断绝联系。你明白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