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232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做好了长期作战的准备,做了最坏的打算,于是,他带上了换洗衣服,让耿帅跟着他,坐上了指挥组派来猎豹,连同其他连队的两名中士,上了车就走。
  根据时间来判断,此时黄承明极有可能已经到了火车站或者汽车站,火车票需要身份证或者士兵证才能购买,而黄承明手里没有任何证件,通过这样来排除,将一百公里范围内的所有汽车站列为重点搜索目标,尤其是有开往黄承明家乡班车的汽车站。
  不可能出动大量的部队进行拉网式搜索,那毕竟是私自离队的准士兵,而不是犯罪分子。
  要知道,是出现过私自离队若干年都没能找回来的兵的!生死不明,基本上就算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了的!
  按照一般人的心理,这种情况之下,最想做的事情肯定是回家,所以把重点放在开往黄承明家乡的班车,是非常正确的选择。
  徐岩很冷静,耿帅告诉他一个非常关键的消息——黄承明私自藏了五百块钱。徐岩问他为什么还让手下的新兵藏着钱,耿帅也很委屈,虽然说按照规定,新兵手里不能有钱,目的就是防止私自离队的现象出现,手里没钱,想跑也跑不成。可是黄承明本来就和耿帅的关系不好,在钱这方面又比较敏感,黄承明拒绝交出来,耿帅也不好硬来,毕竟钱和其他东西不一样。
  手里有了五百块钱,徐岩就基本可以肯定,要想把黄承明找回来,恐怕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所以他才带上换洗衣服。
  第三旅司令部当晚就知道了这件事情,旅长余小强当晚就从旅部赶到了大片区亲自指挥寻找。徐岩正是奉命带人火速赶往NA市区对各个汽车站进行寻找。
  而大片区几乎所有在家的不用带新兵的干部,全部抽调出来,所有第五年以上包括第五年的士官也全部抽调出来,人数不够,再降低标准,把第四年的士官全部抽调出来,还是不够,从第三年的新士官里面挑思想过硬的,二三百号人全部集合起来,随即迅速进行编组,划定负责乡镇县城城市,像开花一样四面八方地撒出去。
  人手还是不太够,但是也只能派出去这么些人了,因为大片区里可是有近千号新兵需要强有力的管理训练的!
  同时,对新兵们的管控更加严格,第一件事就是开大会,旅政委亲自主持,从这个时候开始,整个片区的气氛就变得凝重起来,每一名新兵脑子里都对私自离队会造成的后果有了一个很清晰的印象!
  新兵蛋子们不知道,他们算是好的,这件事情不管人能不能找回来,所有的带兵干部骨干都必须接受非常严厉的教育,尤其是骨干。对新兵蛋子们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起码以后不会再有班长敢对他们动手了。
  这样的事情发生,就是一场风波,而且是会蔓延整个集团军的风波。
  徐岩没有过多的去想事后要担负的责任这些问题,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怎么做时光都不可能倒流,当务之急是要把人找回来。
  耿帅算半个当事人,他已经对自己的前途没有任何信心了,就算身负一等功,有了这个污点——手下的新兵私自离队,这就是污点,以后但凡是好一点的事情,他都不会在考虑范围之内。

  却说黄承明这边,又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本来,他在前往NA市区的路上,徐岩他们比他慢了大约半个小时,但是徐岩他们的车开得更快,如果一切正常,徐岩他们基本上是可以在NA市区的汽车站逮住黄承明。
  然而,意外的事情让一切都改变了。
  那太黑车居然半路上坏了!
  “离NA还有多少公里?”黄承明杀了黑车司机的心都有,冷冷的盯着他问。
  黑车司机尴尬地笑着,一脚踹在打开的发动机舱边缘,骂道,“他-妈-的,破车老子早晚给还了!呃,小兄弟,离着不远了,也就三十来公里,你别急,我马上打电话,这附近有修理厂。”
  黄承明看见他拿出手机来,便问,“现在几点了?”
  黑车司机说,“快十一点了。”
  “修好大概要多久?老实说。”黄承明盯着黑车司机问。
  “这个……”黑车司机本想随口说个把小时就行了,但是看到黄承明的表情,不敢乱说了,“这个……小兄弟啊,得修理厂的人来看了才知道。”
  黄承明有了决定,“那就这么着吧,我自己想办法走。钱我就不给你了。”
  说完黄承明举步就走。
  黑车司机追上去几步说,拦住黄承明,“哎哎小兄弟,这可不行,好歹我也跑了四十多公里的路了,少给点可以,不给钱那可不行。”
  黄承明盯着黑车司机,说,“你没把我送到目的地就是没有履行我和你之间的协议,协议没达成,就没有付款这一说。怎么着,你要抢?”
  “你怎么说话的,我是守法的好公民,你总不能让我白跑呢吧?”黑车司机也是有些惧黄承明的样子的,你想,他那个脑袋是连队老兵胡乱剃出来的,跟刑满释放人员似的,事实上黑车司机就以为黄承明是刑满释放人员。
  黄承明只是盯着他冷冷地说,拳头握了起来,“让开。”
  黑车司机往后退了一步,“怎么着,你真不打算给钱?”
  黄承明把手伸进裤袋里,掏出一把带有刀销的水果刀,死死地盯着黑车司机。
  这一下,黑车司机怕了,犯不着为两三百块钱跟人玩命。
  “行行行,我就当交个朋友好吗小兄弟,钱我不要了。”黑车司机说着闪到一边去。
  黄承明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快步前行,拐了个弯之后,一下自己钻进了路边的树林里。
  黑车司机在原地暗暗的擦掉冷汗,暗骂了一句倒霉。
  人都有潜能,区别在于,被逼迫出来的潜能,如果引导不好,就会产生巨大的危害。
  当前的黄承明正是如此,他将自己放置在这样的环境中,在不断遭遇的各种事情中不断地激发了潜能。
  比如持刀威胁黑车司机,以前他的根本不敢做,而事实上在他顺手拿走村民的水果刀的时候,他心里已经突破了这条线。

  如果他沿着公路朝前走,那么他早晚会被从后面赶上来的徐岩等人发现,去往NA市区就一条路。只是他没有沿着公路走,而是钻进了树林农田里面,寻找着小路走。
  然而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么做是为什么,他没有想到是否会被发现,只是心里有那么一种危机意识被驱使着。
  战场意识没有在训练场上在班长的教导下练成,反而在私自离队逃脱寻找的环境中被激发出来,也算是一个极大的讽刺。
  黄承明已经在这条不归路上一骑绝尘了,带着他憎恨的班长的前途。没准就连徐岩也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受到牵连,他本来年龄各个方面就已经不具备优势了。
  关键在于,极少人知道一件很久的事情——徐岩当初卡在连长这个位置上,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当年他带的那个新兵连里出现了一名私自离队的!
  这是第二次,只能说,徐岩经历过,有经验了,也有心里准备了,因此他的反应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夸张。
  日期:2016-03-29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