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1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握着电话,宁俊琦心中疑惑不已:出去快一个小时了,也不见回来,打电话也不接,现在还直接关了手机。这家伙要干什么?难道真的逃跑了,真的被爸爸吓跑了?想到这里,宁俊琦心中气愤不已,骂道:“又是狗屁自尊作祟。你至于吗?以后总不能不见面吧?”
  一楼已经收拾完毕,宁俊琦又上到二楼,去收拾卧室和卫生间。一边收拾,一边不停的骂着那个醉鬼。
  虽然很生气,但她心中更加焦急,不知道醉鬼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打开手机。如果他一会儿回来或是接了电话,自己要怎么和他说?当然不能骂他,只能好言相劝,打消他的顾虑了。万一他要是没回来,也联系不到的话,自己又该怎么和爸爸说呢?
  要不就说单位临时有事?要不就说朋友需要他帮忙?要不……宁俊琦想了好多理由,但都觉得不充分,都是自欺欺人。即使再有事的话,还能比见未来老丈人重要,还能比见大领导重要?

  “气死我了,不省心的家伙。”骂过后,宁俊琦又看了看时间,已经六点半了,便再次拨打起楚天齐电话。
  电话里传出一个冷冰冰的标准女声:“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搞什么鬼?”宁俊琦嘟囔着,把手机扔到了床*上。
  “吱扭”一声响动传来,紧接着响起“咣当”关门的声音。

  宁俊琦心中一喜,知道是那个小子回来了,便快步跑出屋子。刚出卧室,她又故意慢了下来,脸色也变得很冷,她要给这小子颜色看看,谁让他办这没屁*眼的事呢。
  “琦琦,你在呀?”一个声音传了上来,“怎么不把门关好?”
  是爸爸的声音,宁俊琦一楞,她当然不能说是给楚天齐留门。旋即便换上笑脸,快步走下楼梯。果然,爸爸已经坐到沙发上了。
  爸爸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着女儿,又向楼梯方向看了看,问道:“他呢?”
  “他?……还得一会儿来,有点儿事。”宁俊琦支吾着,然后反问,“爸,怎么不到七点就回来啦?”
  “这不是有你下达的任务吗?未来女婿上门,我怎么着也得有个姿态呀。我推掉了应酬,是专门提前回来吃饭的。”爸爸笑着道,“做什么好吃的?我都饿了。”

  宁俊琦“嘿嘿”一笑:“爸,还没做呢,我看看冰箱里有什么?”说着,她钻进了厨房。
  再次偷偷拨了那个号码,手机里还是那个标准女声:“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暗骂了声“混蛋”,宁俊琦收起手机,开始在冰箱里找东西。
  “一百块钱转完了,还转吗?”司机提醒道。
  楚天齐这才醒过神来:“转完啦?不转了,靠边停吧。”
  司机停下汽车,楚天齐走了下去。
  看了看时间,快七点了。楚天齐心中纳闷:她怎么不来电话呢?生气啦?还是自己没有听到?这样想着,楚天齐从包里拿出了手机。手机上一片漆黑,哪有什么光亮?他这才想起来,刚才在车上就停电了。不禁暗暗自责:喝酒就是误事。

  现在已经到吃饭点儿了,还是找个地方吃饭吧,这样想着,楚天齐走进了旁边一家菜馆。这家菜馆经营炒菜,也兼营烧烤。吃饭人不少,但大部分都在餐馆门前,都在喝啤酒、吃烧烤。这也就是在省城,要是在玉赤的话,在街上吃饭早就冷的受不了了。
  看到客人进来,服务人员走到近前,请楚天齐点菜。楚天齐点了几串烧烤,要了一瓶啤酒。
  进屋后,楚天齐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充电的地方,可悲催的是,所有插座上都插着充电设备。
  吃烧烤的人很多,上的很慢,楚天齐只好坐在那里等着。此时,酒已经基本全醒了,楚天齐的思维清晰了好多。他意识到自己刚刚跑出来的举动,有些太鲁莽了,即使知道了宁俊琦父亲的身份,即使不知道如何面对,也应该和她商量一下。都怪自己当时头脑发热,都是喝酒误事。
  门口处,一个女孩走了进来,当她看到楚天齐后,就是一楞,满脸皆是惊愕之色。
  感到有目光投在身上,楚天齐抬起头,也看到了对方,他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她。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对自己念念不忘,但却又很长时间没有联系的人——欧阳玉娜。
  此时,欧阳玉娜已经来到近前,上下打量了楚天齐一番,才说道:“你怎么在这儿?”

  “我……”楚天齐一时不好回答,便反问道,“你怎么也到这儿了。”
  “走吧,去雅间坐吧。”欧阳玉娜说着,当先走去。
  楚天齐迟疑了一下,跟了过去。
  来到二楼一个叫做“馨雅”的小包间,二人坐了下去。点餐后,服务员走了出去。
  “你怎么在这儿?”欧阳玉娜又问起了刚才的话。

  还没有想好措辞,楚天齐便“嘿嘿”一笑:“你先说,你长在省城,是主。我来自乡下,是客。”
  “好家伙,楚主任现在越来越小气了,竟然用这种方式赖帐。”调侃过后,欧阳玉娜道,“我听别人说,这家烧烤很正宗,一直想过来,却没时间,今天正好有空,就过来了。对了,你是不是现在拍电影了?”
  没想到对方有此一问,楚天齐不解:“你怎么这么说?”
  “你看看你,年轻帅气的正科级干部,怎么成这样了?”说着,欧阳玉娜指了指他的头发,还有领口。
  “怎么啦?”楚天齐下意识的用手去摸头发,他忽然想到了自己当时镜子中的形象。自己逃跑出来,也和这些有关。

  “呀,手上也有伤,你是不是和别人打架了?”欧阳玉娜很是惊讶,用手去摸楚天齐手背上的抓痕。
  “没打架。”楚天齐慌忙收回手臂,站了起来,“你等我一下,我去弄弄。”说着,走出了屋子。
  不一会儿,楚天齐回来了,显然是刚刚用水洗过脸,头发上还沾有水珠,系错的扣子也归了原位。虽然这么简单一弄,但比刚才看起来精神了一些,也没有那么狼狈了。
  为了不让对方继续追问,楚天齐先开口道:“你的朋友什么时候到,我是不是应该回避?”
  “就我一人,我又没有男朋友。”欧阳玉娜语气看似调侃,却透着一线忧伤,“你呢,她没来?是不是被甩了?”
  楚天齐尴尬一笑,支吾道:“没,没。”然后又补充,“中午还,还在一块吃饭,刚分开时间不长。”他之所以这么回答,一是自尊心在作祟,二是告诉对方,自己明“草”有主。
  见对方说的吞吞吐吐,神色也不自然,欧阳玉娜狐疑的看着对方,问道:“在哪吃的?都有谁?”
  这难不倒楚天齐,他马上回答:“雁云大厦,有宁俊琦、云翔宇、于涛、云翔宇媳妇,还有我的两个党校同学。”
  “是吗?听的就跟真的似的。”欧阳玉娜显然不信。
  “真的,这我还能骗你?”楚天齐自信的说,“你要不信,就电话问问。”
  “问问就问问。”说着,欧阳玉娜拨出了一串号码。
  见对方动真格的,楚天齐忙问:“给谁打电话?”

  日期:2017-01-22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