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6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伸手去,把茅厕简单的门给推开了来。
  结果刚才还在方便的那女孩儿罗妮,此刻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时向立志匆匆赶了了过来,瞧见空空荡荡的茅厕,不由得惊慌的问道:“人呢?”
  我左右打量,没有发现丝毫踪迹。

  向立志是真的慌了,伸手过来,抓住了我的胳膊,说人呢?怎么突然一下就不见了啊……
  我没有说话,而这个时候,从上坎处传来了屈胖三的声音:“陆言,我觉得你应该来看一下这个。”
  我这才对向立志说道:“冷静点,天塌不下来。”
  说罢,我朝着上坎走去。
  屈胖三和朵朵在最上面的一户人家那院子里,我走过来的时候,瞧见地上被刨出一堆土来,上前一看,能够瞧见是好几具的尸体。
  这尸体应该有一段时间了,此刻都已经腐烂,混合着泥土,散发着恶臭。
  向立志瞧见,肚子里顿时就是翻江倒海,跑到旁边去吐了。
  我却显得很平静,对屈胖三说道:“也就是说,我们刚才看到的那几个人,其实并不是吊脚楼的主人咯?”
  屈胖三点头,说对,我一眼就看出来有些不正常了,不过又不是很确定,所以就过来看一看——按理说,我们刚才喊得这么响,不应该只有一家亮灯的。

  我说他们往哪儿跑了,你知道不?
  屈胖三指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说尽在眼底,怎么样,要不要跟过去看看,到底是何方人物在捣鬼?
  我说我恐怕是知道一点儿的。
  屈胖三说弄不?
  我说肯定的,那李副部长都还在对方的手里呢——这几个人,跟在山道上布置法阵的,应该是一伙儿的;而且这帮人还有前科和案底,如果我猜得没错,应该跟我之前提起过的那九分女夏夕还有关系……
  啊?
  屈胖三听到,不由得兴奋起来,说如果是这样,他们在这儿搞的鬼,说不定就是在炼制聚血蛊?
  我点头,说对,他们估计是从别的渠道听说了我的事情,于是就想着能够炼制出一条,一定也能够炼制出第二条来……
  屈胖三摩拳擦掌,说这事儿就好办了,走,咱去瞧瞧,涨一下见识。
  我说你确定能够跟得上那几人?

  刚才那三人离开的套路和速度让人诧异,我有些担心,而屈胖三却显得十分清楚,冷冷笑道:“自以为是的小伎俩而已,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手段,也好意思在我面前使出来……”
  他说是这般说,然而在前面领路的,却是朵朵。
  我们开始往山坡的那边赶去,向立志一头雾水,说到底怎么回事?
  有着闻三儿的前车之鉴,我不敢单独留下他,说你别多问,跟着我们走就是了,一会儿注意保护自己。
  简单交代,我们便开始了追踪。
  从吊脚楼这边开始一路走,二十几分钟之后,我们来到了一处隐秘的山谷之中来。
  之所以这么久,是因为对方有些警觉,走走停停。
  我们不得不跟着时走时停,免得被发现。
  那个叫做罗妮的女子应该不是夏夕,但绝对跟她有关系,而我不确定刚才的时候,她是否已经知道了我,就是当初那个身怀聚血蛊逃离的鼎炉。

  想来应该不知道,不过他们应该也是感觉到了我们有点儿难缠,所以才没有对我们动手,将我们也给擒获。
  只不过他们没事儿带走了李副部长,将自己的身份给暴露了出来,这又是什么缘故呢?
  我的心中充满了疑惑,不过却莫名有一种预感。
  我极有可能再一次遇见那个改变我一生的女人,而这个时候,我该说些什么呢?

  憎恨,还是感激?
  这种感觉五味杂陈,让我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山谷的入口处狭小,就好像是一狭坡,周遭的植物将这地形给掩盖了去,而往里面走过去,却能够发现这里面别有洞天,在茂密的林子里,有一片茅草屋,里面有如豆的灯光,从远处幽幽传递而来。
  我们摸黑往前走,为了防止向立志摔倒,我不得不伸手扶着他。
  拉着一男人的手,感觉有些古怪。

  而走到一棵杉树前时,屈胖三却停住了脚步,还叫住了朵朵,然后俯下身来,在泥土和草丛中搜寻了一番。
  我不知道他在搞什么,示意向立志不要发出声音。
  差不多两分钟之后,屈胖三从里面摸出了一块雕琢过的小孩颅骨来,冷笑了一声,说迷魂阵,鬼打墙?哼哼,这点儿道行,还想在本大人面前使出来,当真是丢人现眼呢。
  说罢,他回过头来,对我说道:“你让你同学守在这外面吧,里面危险,他一个普通人随时都有可能跌落陷阱里去,我可顾不得他。”

  呃……
  我看了向立志一眼,他有些慌张地摇头,说别丢下我。
  我沉吟了一下,对旁边的朵朵说道:“朵朵,你在这里,跟他在一起,帮我照看一下,我跟屈胖三过去查探,可以么?”
  朵朵倒也没有让我为难,点头,说好啊。
  屈胖三也舍不得朵朵冒险,于是带着我往里面走去,两人绕靠主路,然后缓步向前,我听到草丛之中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一下子警觉起来,说什么情况?
  瞧见我这般紧张,屈胖三笑了,说你一养蛊人,还会怕蛇?
  啊?
  是蛇么?
  我静下心来,侧耳倾听,果然感觉草丛和灌木深处,的确有长虫爬行的声音。
  除了蛇,还有许多的虫子,这些东西在我的脑海里不断构建出形状来,让我忍不住就是一哆嗦。
  即便是养蛊人,故有的审美观还是从小养成的。
  我对这些虫子,天生不待见。
  看出来,这个离公路有二十几分钟路程距离的山谷里,有养蛊人在此居住。
  会是谁呢?

  我让聚血蛊释放出一些气息来,将这些虫子给劝退,然后绕过主路,从不远处的那一片竹林,往茅草屋那边摸了过去。
  一分钟之后,我们来到了茅草屋的后面,然后开启了遁世环,小心翼翼地摸了过去。
  我们来到了有如豆油灯的那茅草屋之外来。
  蹑手蹑脚地靠近,能够听到里面有交谈声:“……她到底怎么了,怎么那么大的脾气?”
  这是一个男子的声音,语调低沉,听着有些年纪。
  四十多岁?
  回答他的,却是刚才与我们守了半夜的那个少年罗坝,他说嗨,刚才来了几个人,有一个看起来应该是练家子,好像发现了什么,结果跟着姐姐跑到了厕所去,差点儿就给人看光了,哈哈……
  这小子没心没肺地笑着,而在屋后面听墙角的我顿时就是一阵脸红。

  屈胖三打量了我一眼,暗自伸出了大拇哥儿来。
  我一脸无奈,有苦受不出。
  中年男人有些担忧,说既是如此,你们为何还要暴露?
  罗坝说婆婆已经对那男的下了药,肯定不能半途而废的——你别担心,婆婆已经朝着相反的方向将人引走了,寻不到这儿来的;再说了,就算是摸到谷口,那儿有你布置的鬼打墙,他们也进不来啊。等等,难道你觉得这门口的法阵不可靠?
  日期:2016-08-10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