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46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每到年底,各级政府都要开会总结一年的工作,临港经济开发区当然也不能够例外,不过包飞扬还是尽量简化了这个程序,在正式的总结表彰大会召开前,先开了一个额班子工作会议,让大家简单谈了谈过去这一年的工作。

  包飞扬最后进行总结发言,也是一如既往的简洁:“不过,我们也应该看到,有一些工作我们还没有做到位,表彰的话我们还是放到后面再说,我先说说存在的不足,说说我们下一步工作的重点  。”
  包飞扬笑着说道,表情轻松,并没有批评大家的意思,大家也都笑了笑,但还是拿起笔准备记录,脸上都露出非常认真的表情。经过这将近一年时间的相处,包飞扬在临港经济开发区的权威已经得到大家的认可,谁都知道,没有包飞扬的话,就不会有今天的临港经济开发区。
  包飞扬说道:“这么说吧,一些没有做到位的工作,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就是一些规划的项目,目前还没有取得明显的成果,比如炼化项目,这个项目薛书记在的时候就在跑,但是直到现在,也没有取得突破,类似这样的项目还有很多,大家要都捋一捋,看看还存在哪些问题,明年我们一定要啃下一批硬骨头,取得突破。”
  说起来包飞扬对过去这一年的工作并不是很满意,因为在他的规划当中,海州的重化工业主要包括三块,造船、钢铁与炼化,现在造船产业的布局已经基本成形,但是钢铁与炼化产业却还没有眉目,这并不符合他的预期。
  只不过在很多人看来,包飞扬刚来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能够打开局面,并且在造船产业上取得突破,并由此改变了整个海州的发展格局乃至海州在全省的战略地位,已经殊为难得。
  但是包飞扬却认为发展造船业与发展钢铁、炼化并不冲突,原本这两方面的工作也应该取得突破才对。

  只是很多事情并不都会按照他预想中的发展,至少他就没有料到他来海州还不到一年,作为他的最有力支持者的市委书记薛绍华会离开,薛绍华与陈玉清的离开,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的调整,也确实给临港经济开发区的工作带来了一些负面的影响,否则的话至少薛绍华联络的炼化项目现在会有一些眉目。
  包飞扬道:“第一点需要大家努力,第二点则需要引起大家的重视。”
  “随着大量投资进入,很多项目开始建设,也带动临港经济开发区境内商服业的繁荣,在一些工地的附近,都已经自发形成了商贸区,不过就是这些商贸区最近接连发生了好几起冲突事件。”包飞扬说道。
  会场上顿时响起一片议论之声,谁也没有想到,包飞扬会忽然把注意力转向了这边。
  包飞扬来海州以后,并没有采用他在望海县的那一套做法,一来临港经济开发区是小政府,作为市委市政府的派出机构,临港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与管委会的机构设置非常精简,不可能什么事情都干,很多职能都是由象征或者市里面承担。

  二来海州市的情况与望海县也不一样,海州的工商业更发达,所以也不需要政府出面来组织和引导工商业的发展。
  事实上也是如此,海州作为海港城市,民风并不保守,几个项目启动以后,立刻就有大批商人涌现出来,有的人贩卖商品、有的人开小饭店,还有的人甚至办起了简单的加工厂,反正工地上需要什么,都会有人提供,充分体现了人民群众的力量,而且并不用政府动员,完全是大家自发行动。
  商业的繁荣解决了很多问题,起码政府不用在这方面花费精力,但同时又带来一些问题,比如因为缺乏监督,会出现大量假冒伪劣产品,质量没有保证;另外也经常会出现恶性竞争的情况,包飞扬刚刚提到的最近发生的那几件事,大多是商家恶性竞争,甚至大打出手引起的冲突。
  这种情况的管理难度非常大,就算是想要复制望海县的做法也不行,因为单干能够赚钱的话,那些个体小商户未必愿意加入合作社,这个与望海县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而要进行统一管理的话,比如规定场地、制定质量标准,进行严格的监督,不但需要增加人手,也未必能够起到多大的效果  。
  包飞扬说道:“我们的目光不能够只盯着那些大项目,整个社会环境都是我们要关注的。下一步我们就是捋清这方面的情况,加强这些方面的工作。”
  对于包飞扬提出来的这两点,大家都没有表示异议,管委会副主任阎安平说道:“还是包主任站得高、看得远啊!刚刚我还在为我们已经取得的成绩感到沾沾自喜,听到包主任说的话,我才意识到我们需要做的事情更多。”
  “尤其是后面这一点,非常重要。要知道我们每一个项目的到来都来之不易,是广大干部群众一起努力才能够让投资商在我们这里投资,每一个项目对临港经济开发区的发展都很重要,但如果因为这些事情的负面影响,让投资商对我们临港经济开发区有不好的印象,甚至影响项目的建设,就会影响临港经济开发区的发展,那后果会十分严重。”阎安平说道。
  “对这些小商贩、小工厂的管理确实需要加强,否则的话,问题会越来越严重,有句老话说得好,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我们绝不能够允许这种情况继续存在。”
  阎安平调子喊得很高,但是却没有提出任何切实有效的措施,事实上这方面的工作也确实比较难做。
  “大家有什么想法,都说一说吧!”包飞扬说道,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十全十美的办法,管委会要的是秩序,而小商贩们要的是利润,为了利润可以不顾一切。
  于海兰说道:“这个问题的矛盾确实越来越突出。我们在跟投资商接触的时候,他们也提出这方面的问题。虽然现在下面的商服贸易非常繁荣,似乎不管你想要什么,就能够买到什么,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你要一种东西,肯定可以买到,但是你如果想要品质好一点的,可能就很难找到。投资商跟我们反映的问题就是他们想要好一点的商品和服务,就算多花一点钱也没有关系,但是我们现在提供服务的都是一些小商小贩,你跟他们讲品质根本就没有用。”

  “我的意思是仿效包主任在望海县时候的做法,成立合作社,将这些小商小贩都集中起来,统一管理培训,提高他们的服务品质。”于海兰道。
  其他人都看了看包飞扬,没有说话,毕竟这种办法是包飞扬在望海县的时候实施过的,也非常成功,他们也觉得这种办法可行。就算有人心里有不同的意见,但是考虑到反对这种做法就是反对包飞扬,他们也不会公然提出来。
  “这个办法不好,小商贩和农民不一样,农民愿意服从管理,商贩们则不一定。而且真的要将他们统一起来,那不是变成集体商业了吗?我觉得未必能行,有些畸形的东西,还是要通过市场来解决。”包飞扬摆了摆手,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