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1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来,通过一些支零破碎的证据,他对宁俊琦的家庭有了新的定义。在楚天齐潜意识里,她的家庭一定非富即贵,但究竟是干部家庭还是企业之家,却不得而知。楚天齐曾经假想过,她的父亲可能是一个企业高管,也可能是个处长,当然也可能是一个副厅干部。
  从那时起,他的内心就增加了一丝忐忑,可能是因为家境的差距,也可能是自卑心理在作祟。其实,他内心更希望女方家庭和自己门当户对,以免自己和父母仰人鼻息,可她却又割舍不下宁俊琦。于是,他便决定走一步看一步。
  从眼前这栋大平米别墅看,显然宁俊琦父亲不仅仅是个处长了,那会是什么职位呢?厅长?副省长?或是大企业老总?
  这样一个大富大贵的家庭,自己该如何面对?对方又会怎么对待自己呢?宁俊琦对自己肯定是中意的,否则两人也不可能走到现在,她更不可能让自己到这里来。

  但是她的家庭会是什么态度?欣然认同女儿的决定,任由两人自由组建家庭?或是坚决不同意,就像欧阳玉娜家里那样,与自己势同水火?亦或是有条件的选择自己,让自己仰他们的鼻息生活,让自己做他们整个棋局中的一颗棋子?
  楚天齐觉得,第一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极有可能是第二种,最好的结果顶多就是第三种。他没有什么确凿证据,他凭的是一种感觉,一种从文学作品中找到的感觉。在书籍或是影视作品中,这种例子太多了,只要是男、女主人公身份相差悬殊,基本都是这样的情节,欧阳玉娜家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当然,好多作品也设计了一个相对圆满的结局,但男、女主人公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甚至爱已经残缺不全,或是让主人公戴上了新的精神枷锁。

  如果对方家庭是第一种态度,那楚天齐会求之不得,虽然这种希望非常渺茫,但也有万分之一的可能。那他一定会感念对方的大恩大德,感念对方把这么优秀的女儿托付给自己,那他会发奋力强,一辈子都对俊琦好,以不负这份信任和重托。
  在楚天齐心中,他已经认定,就选宁俊琦做自己的妻子。可是一旦是第二种结果的话,自己要怎么办?没有俊琦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他没有想过,也不敢想,但现在可能就会成为现实。
  如果是第二种结果,俊琦又会怎么做呢?她是全然和家庭闹翻,毅然跟在自己身边,还是会屈从于家庭压力和自己分手?如果她全然不顾家庭反对,那么自己只能全力去对她好,可是她却也因此失去了来自家族重要的一份爱,自己也会背负着对她的愧疚。如果她顺从了她的家庭,那自己又该怎么办?放手吗?不放手还能怎样?
  在俊琦的极力争取或是斗争中,也很可能出现第三种结果。但自己却会因此失去自我,成为别人的附庸品。自己是毅然放弃,还是欣然接受?如果放弃,那么受伤的就会是俊琦,就会辜负了她的那份爱,就会枉费她的一番苦心。如果接受,那自己就会成为一个受气的小媳妇,时时看别人的脸色行*事。自己能够接受?能够长期忍受下去吗?

  除了第一种可能,无论是哪种可能,对于楚天齐来说都是艰难的,艰难的让他无法抉择。他的希望只得寄于那万分之一的可能,而这微乎其微的可能,只能寄于对方的家长,希望家长会是富贵之家中万分之一的另类。
  那么她的家长会是什么样的人,会是谁呢?忽然,刚才梦中的一个男人形象出现了。那是一个自己见过的男人,一个既敬仰又畏惧的男人。怎么可能是他呢?那不过是一个梦。他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那究竟会是谁呢?越想越烦乱。楚天齐猛的坐了起来,想要抽一支闷烟。目光所及,挎包就在茶几上,挎包里有香烟。
  楚天齐欠起身,从茶几上拿起挎包。挎包拿起的一瞬间,他的右手忽然停在半空,眼睛也直了。一个相框出现在茶几上,就在刚才放挎包的后面,相框上的照片是那样熟悉,还熟悉的出现在刚才的梦里。
  楚天齐忍不住惊呼:“怎么会是他?李书……”他话到一半,还是忍住了,大脑里瞬间一片空白。
  “叮呤呤”,一阵铃声响起,惊醒了熟睡的宁俊琦,也打断了她的春梦。

  中午喝了酒,弄醉鬼费了好大劲,再一洗澡,顿时瞌睡虫上脑。只是在醉鬼面前严重走*光,让宁俊琦羞赧和后怕不已。所好醉鬼还睡着,没有看到自己,更庆幸的是醉鬼没有暴发原始冲动。
  当她逃回二楼卧室后,脑中满是刚才的情景,只好用薄被蒙上头脸和整个身体。渐渐的,疲倦袭来,她才进入了梦乡。但梦中也是那些乱七八遭,让人脸红心跳的场景,她做春梦了。
  宁俊琦睁开眼睛,四顾了一下,耳畔的铃声还在此起彼伏的响着,她这才意识到:来电话了。她慵懒的伸出玉*臂,拿过手机,放到耳边,“喂”了一声。
  “琦琦,在哪呢?怎么才接电话?”手机里传出一个亲切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宁俊琦顿时睡意全无,人也清醒了好多:“爸,你在哪呢?什么时候回来?”

  “估计八点左右。”说到这里,男人话题一转,“你带他回去,我见一见他。我在外边吃,你们自己吃吧。”
  “哦,好,好。”宁俊琦支吾着,“那我联系一下。”说完这句话,她慌忙挂断了电话,坐了起来。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还不到五点,她又躺了下来,她想让他再多休息一会儿,也想思考一些事情。
  她首先想到的是,两个男人见面的场景。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大男孩,在这种场景下彼此见到对方的时候,不知道会是怎样一种神情。是非常惊讶,还是“果然如此”的了然于胸?她觉得爸爸更多的是惊讶,惊讶竟是这小子勾引自己的女儿。而那小子肯定是极度震惊了,震惊未来的老丈人竟然是这个领导,竟然曾经接触过好几次。他会高兴还是会不知所措,亦或是自卑呢?到时倒要好好看看那小子的德性,看看他会是怎样一个狼狈样,不过也说不准,没准他会不卑不亢、坦然自若呢。

  那么接下来,就该是互相称呼了。爸爸会叫他“小楚”,还是叫“楚天齐同志”?他又会称呼爸爸职务还是“叔叔”呢?爸爸称呼他“小楚”的可能性要大,因为平时总是领导角色,在女儿男朋友面前自然要扮演长辈了。他估计还会称呼职务,那是一种习惯。爸爸肯定要纠正他的称呼“在家里不用那么拘束,就叫叔叔吧。”然后那小子肯定是脸色一红,支吾的喊上一声“叔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