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488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罗莎从背包里面取了医用酒精,然后二话不说就开始往我背上浇,疼的当时没忍住就狠狠一口咬在了胖子的大腿上,咬的胖子“嗷呜”一下就惨叫了起来,不过没挣脱我,是愣在硬着头皮扛,脑门子上冷汗涔涔的,说到底,他是怕我咬了舌头!

  疼痛、失血过多……
  在罗莎给我处理伤口的时候,我的意识在一点点的昏沉,我知道自己挺不住了,然后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竟然忽然响起了诸城暴龙胃里的那块金板,然后我强打着精神就和胖子说道:“恐龙肚子,有金板,一定要取出来!”
  说完这句话,我就陷入挺不住了,在陷入昏迷前只听罗莎在一边说道:“背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地方都受了伤,粗略估计,伤口至少有上千道,肉几乎都碎了,只不过伤的不是特别深,不再要害,所以他才挺到现在的!这伤要是放在大医院里面,缝合以后,再加上各种营养液的维持,假以时日不要命,可是咱们现在却困在这个鸟地方里,条件有限,我能做的只是帮他缝合伤口,加上失血过多,小天这一次……怕真的是悬了!能不能扛过这一关,得看他自己!”

  听完这最后一句,我就彻底陷入了昏迷。
  我仿佛陷入了一场冗长的梦境,这里只有黑暗,一会儿冷,一会儿热,非常难受,在这样的梦境中我不知道挣扎徘徊了多久,然后才终于再一次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整躺在一片阴森森的树林里。
  “哥,你终于醒了!”
  坐在我身边的周敬一看到我睁开了眼睛,当时兴奋的就蹦了起来,然后掉头就跑,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我浑身酸疼,几次想尝试着爬起来都没成功,这才终于放弃了。

  不一会儿,周敬领着林青和青衣他们就过来了,他们这些人一看我醒了,顿时大大松了口气。
  我就问他我们现在在哪里。
  “当然还是在墓地里了,你小子一昏迷,咱们的行动只能暂缓,不过原来那块地方要啥没啥,咱总得找水什么的吧?于是就把墓地找了一遍,还别说,真就找到了这么一片洞天福地!”
  胖子咧嘴笑道:“你小子足足昏迷了四天了,中间又是高烧,又是打摆子,我们都以为你扛不住了,没想到你小子倒是命硬,竟然又从阎王爷的手里面逃了出来!”
  我说么昏迷中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原来是在发高烧!
  我苦笑一声,又一次响起了诸城暴龙胃里的那块儿金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就惦记上那块儿金板了,总觉得那玩意能帮我们大忙,于是我当时就问胖子那块金板找到了没有。
  “找到了,只不过上面写的那些东西我们几个不认识。”
  胖子挠了挠头,说:“你要是身体能受的了想瞧瞧的话,我这就给你找去!”
  从昏迷中刚刚苏醒,我还是体力有些不济,爬起来坐了没一会儿就感觉浑身酸软,说不出的难受,嘴里也是干渴的很,于是我就问罗莎:“还有没有水了,,”
  罗莎就说了俩字:“张嘴,”
  我不明白她要干什么,不过她也不能害我,所以我还是放放心心的张开了嘴,

  然后,罗莎二话不说直接在我嘴里塞了一堆树叶子,
  “你干嘛,”
  我不禁瞪了罗莎一眼,连忙把嘴里的树叶子全吐了出来,放在手掌心一看,这叶子颇为肥厚,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在大山里特别常见的一种叫做马?苋的植物,田地里面也有,算是一种杂草,不过有一定的药用作用,能清热利湿、解毒消肿、消炎、止渴、利尿,不过人很少吃这种东西,除非是遭了秧的年景,老百姓看不起病了才会吃这玩意,现在都是用来做兽药的……因为村子里头的牛羊病了,都喜欢跑庄稼地里头吃这玩意,

  我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给大牲口治病的玩意给我吃,
  好吧,想想我们现在的处境,我认,但是,关键现在我是想喝水啊,又不是需要吃药,
  “这就是水,”
  罗莎看了我一眼,淡淡道:“这里土壤很湿润,土壤里面含有富足的水分,但却都是渗透进土壤以后被土壤净化掉的海水,根本没有地下水,这段时间我们找水源找了很久都失败了,好在这里有不少坟头长起来的树木植物,绝大多数都无毒,虽说是坟头长出来的阴气重了些,但好歹不要命,这些植物就是我们现在的水源,我们只能嚼碎植物摄取里面的水分,要不然就得喝恐龙血,或者是喝尿,你自己选吧,”

  原来如此,
  我看了眼手中的马?苋,心里不禁叹了口,我还以为胖子他们找到水源了,琢磨着有我杀死的那头诸城暴龙身上的肉,我们的吃喝问题总算是解决了,现在看来还是我太天真了,有那头恐龙我们有干粮,但却还是断水,
  断水,也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比断粮更加要命,据说活活渴死的人在死前尿不出来不说,就算是拿刀子割破血管,因为血太粘稠都一样流不出来,总之比饿死都要惨,
  “小天哥,别不知足了,就你手里的那点马?苋还是特供物品呢,我们都是嚼杨树叶子,”
  张金牙在一边说道:“坟头长出来的植物里就马?苋水分含量最高,而且还利病,青衣他们说你这伤口得消炎消肿,所有仅有的马?苋都给你留着呢,你也别嫌弃了,你能这么快就爬起来我估摸着全靠着这马?苋呢,能在坟头找到解毒消炎的草药,也合着就是你小子命不该绝,”
  说到这里,张金牙还在一边讥讽我:“你说这大牲口吃的玩意儿就是药效强,这才几天啊,一个半死不活的人就活蹦乱跳了,”
  我冷笑了一声没搭理这货,我也不是矫情没吃过苦的人,活蚯蚓都能嚼碎了咽下去,更别说点植物了,当下就将手里的几片马?苋丢进了嘴里,那味道凉飕飕的,就跟薄荷似得,就是能苦掉舌根子,别的也没什么异常,口感还挺脆,里面的水分倒是真不少,咔嚓咔嚓嚼碎了以后满嘴汁液,吞到肚子里就把剩下的渣子吐出去,然后舌头都是麻的,滋味儿相当酸爽,我吃了几片叶子就吃不下去了,因为舌头已经没感觉了,

  “我这里还有一些,每隔十分钟你就嚼一片叶子,能最快速度消炎,还能补充水分,”
  罗莎笑了笑,在我身边放下了一个包裹,然后看了眼张金牙,忽然意味深长的和我说:“你可得保存好了,别让某些人摸了去,咱们这些人里头哇,总有那么一些人心里头只惦记着自个儿,一点团队精神都没有,不就是肛裂嘛,屁大个伤也想用有限的珍贵药材,”
  我一愣,随即也就明白罗莎在说什么了,下意识的朝张金牙看去,果然,张金牙的脸绿绿的,于是我不禁就乐,难怪说起马?苋的时候张金牙满嘴的醋味儿,敢情是在斗那头诸城暴龙的时候屁股坐到了不该坐的地方,弄成肛裂了,所以想消消炎啊,
  我这一乐,周敬、陈煜他们也跟着乐,最后笑的个张金牙也知道不好意思了,一下子从地上蹦起来说道:“肛裂咋的了,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不受伤不知道个疼,等你们试一下就知道啥滋味儿了,”
  说完,一甩袖子走了,走路的姿势还有些怪异,是夹着腿的,一时间我们笑的愈发厉害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