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41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现在,这第一炮不但没有打响,反而落在自己的脚下炸了。
  张文定很是郁闷,可郁闷并不能解决问题。仔细想了想,他又有点怀疑,觉得这件事发生的并非偶然,底下上报的情况,不能全信!
  他不是一个阴谋论者,但是,他这时候还是忍不住的怀疑——下面报上来的情况,真的不要太相信。
  这点理智,他是有的——如果完全相信下面报上来的情况,那什么事情肯定都是美好的。
  越想,张文定就越觉得,这个事情的经过看上去合乎常理,但仔细想想,这里面或许另有蹊跷。
  事情发生以后,由于影响太大,又加上这个工程是县里的重大项目,所以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
  说县府重视,这是必须的,张文定自己弄的项目呢,肯定重视啊!

  张文定重视的结果,就是立马在县政府召开了紧急会议。
  凡是跟这条路有关系的部门一把手,全部参加了会议。在会上,张文定要求要彻查这次事情的起因,严惩肇事者,而且一定要做好伤者家属的安抚工作,同时,省道扩建的施工进度还要保证。
  县府的会议还没结束,吴忠诚便决定召开紧急常委会。当然了,召开紧急常委会自然要给常委们赶到县委的时间,所以张文定还是有时间把政府这边的会议结束的。
  当然了,由于县委常委会要召开,所以张文定这边的会,结束得比较匆忙,然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县委。
  这次常委会跟是紧急常委会,按说这样的会议,吴忠诚怎么着都要先和张文定私下沟通一下,但这一次,吴忠诚没有沟通,直接就在会议室开会了。
  等人到齐之后,吴忠诚便直接开口了:“同志们,现在开会。今天的会议只有一个议程,那就是研究一下这次因为修路爆发的集体冲突问题。我先简单说一下情况……”
  吴忠诚没有让委办主任来说明情况,而是自己简单地把下面报上来的冲突情况说说了一下,然后痛心疾道道:“情况就是这个情况。啊,这件事,啊,我说这件事,性质非常恶劣,对县里造成的影响非常大,老百姓的反响非常不好……而且,我个人也听到了很多议论,说我们在道路的招标问题上存在滥用职权、徇私枉法等等问题……这些话我听了很是痛心,啊,同志们,痛心啊!我们修路是为了老百姓,是为了让燃翼能发展的快一些,可是现在呢?修路竟然出现了这种事,这是要干什么?啊,省里刚刚开了会,要严打,在这个节骨眼竟然出了这样的事,这让省里市里怎么看我们燃翼?啊,我不得不说一句,啊,我们有些工作啊,做的实在是不到位,非常不到位!”

  说到这里,吴忠诚用手指叩了叩会议室的桌子,非常生气的样子,但随后,他从鼻子里喷出一道粗气,才继续说道:“这个事情,这起事件,啊,我们要查,要彻查!不但要彻查,要追究肇事者的责任,我们还要刨根问底,找出这起事件的根源,才能对症下药,才能有的放矢,才能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才能给全县广大干部群众一个满意的交待!”
  一通长篇大论下来,吴忠诚似乎有些累了,又像是气愤到了极致,把目光定格在一个空档处,似乎都有些不聚焦了。
  众人明白,吴忠诚目光的这种不聚焦,与他当初一言九鼎时那种霸气凌厉虽然大不一样,但同样都不会是吃素的。
  张文定算是听明白了,吴忠诚今天名义上是开常委会,其实就是想对付自己的。

  怎么说这也算是政府层面的事情,吴忠诚现在要找责任人,那么自己这个一县之长就是第一责任人啊。
  这个责任,就算是有人替自己顶着,那自己也不可能完全脱得了干系的,况且也没人替自己顶啊。
  有肉吃的时候,张文定相信陈从水肯为自己冲锋陷阵,但要担责任的时候,张文定敢肯定,陈从水肯定没那么讲义气——讲义气也混不到他这个位置啊!
  这种时候,张文定自然不能让自己陷入被动,他没有等别的常委发起攻击,便接过吴忠诚的话,很镇定地开口道:“班长说得对,这起事件,性质太恶劣了。这起事件,折射出了这次的工程方面存在的一些问题,我身为县长,感到很惭愧……刚才来县委之前,县政府已经召集各部门开了一次会,专门研究了如何解决这件事,而且会上也强调了,是谁的责任谁就承担,一定会全县干部群众一个交代。”

  张文定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这时候硬说政府这方没责任,硬要把这起事件定性为普通的斗殴肯定是不行的。
  这时候,先放低姿态,对自己有好处。
  这是政府事务,如果政府拿不出一个勇于任事的态度,那么自己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形象就会轰然坍塌,到时候那些追随自己的人,心里难免就会生出一个想法,跟着张文定混,貌似张文定比较软,不肯担责。
  如果给县里的党员干部留下了这么一个印象,那到时候事儿就不好办了——想投靠他的人,肯定会少很多;就算投靠了,也不会踏踏实实地为他做事啊!
  这个态度拿出来之后,张文定就不再急着说话了。
  这种时候,就需要好好地看一看众人的反应,再根据这些人的反应,来做出相应的回应。
  该把握先机的时候,就要把握先机;该沉住气的时候,也必须要沉得住气。
  刚才吴忠诚说话的时候,张文定就趁机看了一圈,发现一众常委们都跃跃欲试的想说两句。所以,他才赶紧抢一把先机。
  现在,他就不急了。
  张文定不急,别人也没特别急。
  在吴忠诚说话的时候,确实有人跃跃欲试,可张文定紧接着吴忠诚的话后面,做了一个非常低的姿态,却是出乎众人预料了。所以,众人就算是想说话,也要先考虑一下了。
  为官之道,首重明哲保身,谁都是急着往外推责任,可张文定一开口,却没有推卸责任,他这是有什么准备或者后手吗?

  按理说,接下来应该是陈从水说几句,他作为县委常委,又是分管道路交通的副县长,在这个事情上面,他最有发言权。
  说得再直白一点,这是他的事,谁都不能跟他抢。
  就算张文定要担责任,那也只是领导责任,陈从水身为分管领导,责任比张文定重得多。
  然而,陈从水却没有说话,甚至连头都没抬起来,只是拿着笔在本子上写着什么,似乎没人点他的名,他就不会抬头说话似的。
  众人的目光几乎是一起聚集到了陈从水的身上,可陈从水却决定沉默到底,当做什么都没感受到,在本子上写个没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