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6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想到这个,我连回家的心思都没有了。
  我将闻三儿从驾驶室里拉出来,确定人已经死了之后,叹了一口气。
  说句实话,我的心里挺郁闷的。
  虽然说闻三儿上有老下有小,十分可怜,但是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这小子抛下我们跑了,这事儿做得实在是太不地道了,而且最终也让自己踏上了死路。
  但我也明白,这事儿说起来我也有责任。
  这事儿若是没有一个交代,只怕我以后有家难回,连名声都臭了。
  怎么办?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坡上面那李副部长喊道:“陆同志,怎么样了?”
  我说人死了。
  啊?

  上面沉默了一会儿,李副部长说道:“那怎么办啊?”
  我苦笑一声,说能怎么办,我们先离开这儿吧,附近挺邪门儿的,等明天白天了,报案,让专业的人士过来处理就是了。
  我回到了公路上来,然后又将李副部长给背了起来。
  虽然经过朵朵的治疗,但是李副部长之前差点儿死掉,此刻也精神也是不济,根本无法自己行走。
  我一边走,一边把自己心中的烦闷说出,李副部长安慰我,说这事儿怪不得你,你是为了救人,而他却是抛下你们离开,结果自己出了车祸,这事儿说道哪里,都跟你没有关系的。
  我说话虽如此,但如果不是我去找他,这事儿他就逃脱了一劫。
  李副部长叹了一口气,说世间事,哪里能够说得明白?我本来也是准备明天去镇宁的,结果正好部里面明天早上有一个紧急会议要开,商量一下接下来的人事变动,龙书记要用,便火急火燎地连夜往回赶,而且还戴上了向秘书,谁想到这一弄,司机老王和我们办公室的小叶都交代在了这里……
  说起这个,他不由得有了几分悲伤,情绪牵动伤势,顿时就疼得直抽搐。
  我感觉到他的身子有些异常,连忙停下脚步,说你怎么样,还好吧?
  李副部长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无奈的说道:“可能是失血太多了,整个人的脑子现在都有一点儿空白……”
  这时朵朵说话了:“如果有可能,最好在附近找个地方歇息一晚,他的身体有些撑不住。”
  听到这话儿,我想了想,觉得也对。

  继续走了几百米,我瞧见不远处的对面坡上,有几栋吊脚楼。
  在湘西、黔东附近,有很多这样的地方,十几亩的水田,几户人家,主要的原因还是山多,地无三尺平,使得能够开辟出来种水稻的水田很少,稍微有点儿地,都会有人占着,然后在附近建房。
  这一带的人,对于土地有着十分痴迷的喜爱。
  我看到了,说要不然咱们去那里歇一歇吧。
  李副部长和向立志都点头同意了,于是我带着大家翻下了公路,然后绕过水田的田坎,朝着那边走去。
  因为是夜里,大概是人都睡着了,所以几栋吊脚楼都黑乎乎的,没有开灯。
  走到了坡脚下的那一栋门口,向立志去敲门。
  他敲了半天,里面没有任何回应,不知道是没有人,还是人家睡着了,又或者是不想理会陌生人。
  向立志敲了一会儿,然后喊道:“老乡,我们的车子在附近出了车祸,有人受伤了,想在你家歇一晚,给口水喝,得不得行?”
  喊了好一会儿,结果根本没有开门。
  反倒是上面有一家把灯开了起来,估计是给闹醒了。
  我拉住了向立志,说这里没人,我们去上面。
  又沿着狭窄的泥坎路往上走,我们来到了上坎的那一家,敲了敲门,向立志还是刚才的说法,结果听到里面传来地板吱呀吱呀的响声,然后有人走了出来。
  木门打开,有一个抱着蓝色头巾的老妇人走了出来——她拄着拐杖,眼睛翻白,一点儿神采都没有,显然是个瞎眼老太。
  老太侧着脸对我们,然后问道:“谁啊?”

  似乎还有一点儿耳聋。
  向立志又重复了一遍,老太太听完,点头,说哦,那就进来吧。
  我转身往里走去,而我们也跟着进了堂屋。
  瞎眼老太一进屋子,就扯着嗓子喊道:“罗妮,罗妮,快起来啊,有客人来了,你给客人倒完水喝……”
  她喊了几声,里面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气得老太太直跺拐杖,说你个挨千刀的短命妹崽、赔钱货,我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养大,叫你做点事情,都不肯起床来,睡、睡、睡,你怎么不去死呢?
  这话儿骂得实在是太难听了,我赶忙说道:“老太太,别着急,我们坐一下,自个儿歇歇,您别忙。”
  老太指着堂屋的板凳,说你们先做啊,那喝的水在神龛旁边的缸子里,你们渴了,自己舀,我老太婆眼睛瞎了,看不见东西,让你们笑话了。
  我们都说好,您客气了。
  老太在旁边找了一个靠椅坐下,然后问我们怎么回事。
  我们如实回答,老太说哎哟,那条路啊,邪门呢,这才几个月,都出了多少桩车祸了,真的是,怪吓人的呢。

  这时我们听到里屋蹬蹬蹬的响,然后从楼上下来了一个十来岁的少年,揉着眼睛说道:“奶奶……”
  老太咧着没牙的嘴笑了,说还是我乖孙子懂事,你给叔叔们倒碗水喝。
  那少年很乖,赶忙去厨房里拿了几个瓷碗来,从缸里面舀水,然后递到了我们面前来。
  出于职业习惯,我下意识地第一个拿过来,检查了一下,发现没什么问题,于是便一口喝了去。

  水是井水,甜水井,咂摸一下还有甜味,我忍不住又喝了一大碗。
  喝过水,向立志跟那老太太说起李副部长的情况,希望能够让他休息一下。
  老太太说房间是有,不过没铺床,如果不介意的话,让领导跟我孙子挤一挤吧?
  李副部长此刻也是很疲惫了,哪里会介意这些,赶忙点头。
  老太太让他孙子领那李副部长上楼去,我起身来,背着他上了楼,来到房间,瞧见条件不是很好,里面一股味儿,是农村里那种很常见的凌乱,不过李副部长显然没有太多的介意,几乎是头一沾枕头,眼睛就直打架了。
  我跟他说了两句话,然后便下了楼来。
  回到堂屋,那老太太跟向立志聊了几句,而向立志则掏出了一百块钱来,塞在了她的手里。
  如此推脱了几下,对方收了钱,然后打起了呵欠来,说条件有限,怠慢贵客了。
  我见状,说您歇息吧,我们在这里坐一下,明天早上就走。
  老太太给我们劝回了房里去,就那少年陪着我们在屋子里坐,不过也是有些打瞌睡,脑袋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
  向立志掏出手机来,试图再打电话,结果依旧没有信号。
  手机只有几格电了,他无奈,关了机。

  屈胖三和朵朵受不住房间里一股潮湿霉味,跟我说了一声,都跑出去外面玩儿了,向立志忍不住问我,说两小孩儿,不担心?
  我笑了笑,说他们没事儿的。
  向立志想起朵朵刚才救李副部长的事情,忍不住多问了几句,我随后敷衍几句,突然间想起一事儿来,说老同学,你在镇宁工作也这么多年了,对这里有没有什么了解?
  日期:2016-08-09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