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42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想到上次自己好心劝说和提醒之后,包飞扬他还是自己亲自出马,跑到江城向大军区的领导汇报此事,所以戴晋荣陡然从包飞扬嘴里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大吃一惊,虽然知道包飞扬去处理此事。为那次事件中的死难者正名,是出于正直和责任感,但心中还是暗暗地替包飞扬有些担心。作为海州市甚至说是全江北省最年轻的正处级干部,包飞扬能力虽然出众。但未免有些太过急躁了,戴晋荣生怕包飞扬会因此阻碍了蒸蒸日上的大好仕途。

  包飞扬却不管戴晋荣怎么想,他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戴老师,我去了江城,也见到了大军区领导  。不过最后大军区那边会不会对这些死去的烈士进行追认、以及什么时候会追认,暂时还不能够确定。”
  听到这里,戴晋荣不由皱了皱眉头,小心翼翼地问道:“包主任,什么叫不能够确定?”
  包飞扬将他去江城的情况简单讲了一下,当然一些需要保密的地方他并没有向戴晋荣提及,也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刘将军那边还要向上面汇报,”包飞扬说道:“但是我相信新滩抗灾中牺牲的英雄们应得的荣誉肯定能够得到应有的重视,这件事情有关方面应该很快就有反馈。”
  “那就好、那就好!”戴晋荣听到包飞扬说的话之后有些难以抑制的激动。
  这不正式自己企盼已久的事情吗?多年以来自己也曾经为此事努力地四处奔走,却始终无果。没想到今天包飞扬却可以替自己、替那些长眠于地下几十年的战友们将此事做成功了,按照正常的推断,看来不久之后自己终于可以告慰那些在新滩台风事件中与自己曾经一起并肩战斗过的已经故去的战友了。
  往事如烟,戴晋荣一边回忆那段岁月,那些人与那些事,一边感叹,他双手微微颤抖,想要从烟盒里取出一根香烟,平复一下情绪,但是因为手抖的厉害,努力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包飞扬见状伸手帮他从烟盒掏出一根烟,并且从自己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帮他点上:“戴老师,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放心,我当然放心,有包主任你出面,我还能有什么事情不放心的?”戴晋荣放下夹着烟的手笑了笑,略显激动地说道。
  “行,你放心就好,那就等着上边的好消息吧!”包飞扬笑了笑说道:“戴老师今年应该刚刚五十出头吧,还是正当壮年啊,难道就愿意一直这样窝在淮戏团?”
  “有什么愿意不愿意的。”戴晋荣伸出左手挠了挠头嘿嘿笑了两声说道:“古人说五十知天命,我都这个年纪了,还有什么好放不下的?”

  包飞扬笑了笑:“是吗,不过新滩那件事,你不是就一直放不下?”
  “对,那件事是我的一个心结,我确实一直放不下,不过现在终于可以放下来了,整个人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说起来还要感谢包主任你啊,要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让这件事得到上面的重视,让我的那些故去的战友们得到他们应得的待遇。”戴晋荣有些感慨地说道。
  “包主任,你来啦!”老梁笑嘻嘻地抱着棋盒从外面走进来:“你们在谈什么呢?我可得好好盯着老戴,等你们谈完了,抓紧时间跟他下两盘,上次包主任你来了以后,他可是后来连着恍惚了好半天,难得连输了几盘棋给我,今天我要抓紧机会好再赢他几盘,哈哈。”
  包飞扬笑着向老梁点了点头打了声招呼:“梁老师你好,我看戴老师这一次恐怕没有时间跟你下棋了,得等下次再找机会约吧,他正准备出来做事呢!”
  “啊,这是真的?老戴你今天终于想通啦!”老梁一手捧着棋盒,一手扶了扶架在鼻子上那副已经有些年代的深度近视眼镜,张着嘴有些惊讶地看了看戴晋荣,脸上都是抑制不住的羡慕的表情:“我就说像你这样的人不应该总是窝在淮戏团这个小旮旯里,我知道你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当年那点小错误其实现在说起来也不算什么,现在那些当官的,哪个不是赚得盆满钵满——啊,咳咳!包主任,我说的不是你,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官,我说的是其他人。对了,老戴他这次出来要担任什么职务?”

  不过正如戴晋荣自己刚才所说,作为一个有污点的干部,原来的岗位上,也很难继续走下去。官场上的权力斗争,有时候非常激烈,你就是本来没有问题,还会有政敌拿着放大镜在你身上找问题呢,如果一旦你身上有污点,等于就是给别人的攻击竖立了一个靶子,到了关键时刻,就会遭到攻击。
  戴晋荣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的心里虽然还有向上的渴望,但是却很好地藏了起来,并没有奢望有过污点的自己还能够在官场上有什么发展,他现在这种情况,虽然名义上是淮戏院长,但淮戏在当代这个社会已经冷落了好些年,实际上现在就是一个闲职部门,所以他基本上每天都没什么事可做,就是和院里的老头下下棋,聊聊闲天度日,几乎已经是半退休的状态,他也准备就这样闲散地过着日子,乐天知命地混到退休年龄后就正式退休,尽管内心深处还有那么几分不甘和无奈。

  “你那个怎么能叫污点?你收钱又不是为了自己。”老梁听了戴晋荣的话后,脸上有些涨红,微微有些激动地冲着他不满地大声说道。
  戴晋荣埋头吸着香烟,没有再跟老梁争辩。包飞扬看了看沉默不语的戴晋荣,又看了看一旁神情仍然还有些激动的老梁,知道其中必然有一些特殊的原因在里面,他开口问老梁道:“梁老师,这是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当年台风袭击海州,新滩那边溃堤死了很多人,国家对抗击台风的烈士没有安置,老戴这一些年来一直为了这事奔走,并且自己私下里出钱资助那些有困难的烈士的家属,帮助他们解决生计的问题,结果却成为了为他人谋取私利,老戴是收了一些人的礼。可这年头哪个官不收礼啊,收礼收得多的人比比皆是,为什么就盯着老戴?老戴收了礼,也是为了接济那些困难家属。要不是老戴接济,那些孤儿寡母中有很多人根本生活不下去。为了活命,他们还不是不停地去找政府部门去上丨访丨啊?老戴这样做明明是在为组织排忧解难。。”老梁急急地说道,语气中充满了愤愤不平之意。

  “哎,老梁。你还说那些干什么,我的确是收了不该收的钱,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不管这样做是出于什么原因,那都是违反了党纪国法。”戴晋荣轻轻地摇了摇头:“更何况我现在这样也挺好的,我都这把年纪了还去趟那个浑水做什么?还是老老实实的就这么呆在这里好了,你就不要再说那么多了。”
  “戴老师,你这话说的可不对。”包飞扬笑着说道:“什么叫趟那个浑水?现在咱们海州地区各项建设才刚刚开始铺开,正是求贤若渴需要用人的时候,像戴老师你这样能力出众能独挡一面的大才却偏居一隅躲在这个不起眼的小地方享清福。这可是不应该的。那不是浪费人才吗?”
  戴晋荣苦笑着无奈地摇了摇头:“包主任你抬爱了,像我这种过去有过污点的干部,还有谁敢用啊?”说完长长叹了口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