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42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作为大军区领导,刘远川一旦关注某件事,很快就将事情的大概轮廓弄了个清清楚楚,他发现新滩事件在他父亲讲话以后,确实出现了一个明显的转折。在此之前,军区对新滩驻军和相关人员的表彰已经发下去了,但是后来却很快又销声匿迹,没有出现以往出事以后对相关人员与集体连续的表彰和各种学习活动,甚至陆续出现了很多批评的声音。

  为了弄清楚这件事,刘远川短时间内调阅了大量相关资料,零星也看到一些被人刻意压下去的材料,包括个别人员上丨访丨的材料。这些材料从其他部门流转过来,但是没有人对此进行处理,大家都刻意进行了冷处理。
  刘远川大概也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毕竟前些年老将军还在位置上,当年的那些人后来没有得到表彰,起因就是老将军的那句话。事情过去了那么多年,已经很少有人能够体会老将军当时的心情以及他说那句话的目的,在很多人看来,重新翻出这件事,做出新的处理,就是要推翻老将军当年说的那句话,这显然不是一件小事。
  就算有人觉得这件事后来的发展不是老将军的本意,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拿出来翻案对老将军的脸面总是一种损害,更何况这件事始终在下面转,下面的人能够体会老将军想法,或者说知道真相的人并不多,他们只会认为这件事发展到现在这个局面是因为老将军说的那句话,他们自然不敢去冒险,于是一些材料始终在下面转,就算传到上面,也隐去了本来的面目,领导在百忙当中,显然无法注意到。

  如果不是刻意关注,并进行调查,刘远川也不会注意到这些。甚至就算是现在,他也只是了解了一个大概。
  于是事情就演化到现在的局面,变得越来越棘手。
  “我想,刘老一定不希望看到后来发生的那些事。”
  包飞扬将前些天从戴晋荣手中及其他一些地方收集过来的一叠材料放到刘远川面前那张大红木办公桌上,整理了一些思路简单地将过去新滩台风事件发生的每一件事情都讲给刘远川听,并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上以一个比较公正的立场进行了一些客观合理的分析:“当年,刘老的话被一些人下意识地误解甚至有意的趁机利用,到现在二十多年过去,有些人与事情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这些在台风中死难和牺牲的抗灾者的家人朋友们依然在为他们的亲人寻找一个说法。”

  说完以后,包飞扬没有再继续多说什么,只是脸上的表情有些沉痛和严肃,他想要表达的意思,相信刘远川一定明白,出于一些忌讳,可能以前没有人敢向刘远川说这件事情,就算说了,刘远川也未必觉得这件事很重要。不管过去功过是非与否,毕竟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所以对于刘远川来说,再去追究当年的一些事情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但是这一次,包飞扬已经将这个事件所有的情况都告诉了他,包括那些抗灾死难者的家属们直到现在仍然有着强烈的对死者要求正名的期望,这件事情的影响甚至扩大到投资商们对华夏政府的评判,相信刘远川也能够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

  虽然今天包飞扬找到了刘远川跟他详细说过这件事情的始末之后,或许刘远川还可以选择像过去那样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继续漠视这件事,但是即使是他刘远川也无法保证这件事会像以前那样一直沉寂下去。
  根据包飞扬刚才在谈话中提供的情况,当年新滩事件涉及到的人,这些年的活动越来越频繁,岁月并没有掩埋掉他们悲痛的记忆,而是让这种悲痛经过时间的发酵形成了一种更大的力量和信念,支撑着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去寻找说法,有人通过上丨访丨。有人通过一些门路向相关的上级部门进行反映,哪怕是处处碰壁,也不退缩。
  他们这些为此事四处奔波频繁活动着人当中,有的是当年牺牲者的家属亲友。有的本人就是当年那件事的亲历者,不过却在那一场大灾难中侥幸活了下来,虽然他们后来并没有受到事件的影响,但是几十年过去,他们也想要为当年和自己一起并肩战斗过的战友。以及当年的事情要一个说法,为那些年纪轻轻就将生命和热血洒到新滩的人们要一个名份。
  三十年时间,对一个人的一生来说,还是相当漫长的。当年在那次事件中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现在都已经五十岁,成为两鬓斑斑已经退休或者是行将退休的老人了,这个年龄阶段的人们群体比较特殊,孔子曾经说过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用现在的话来说,也就是一个年纪已经五十岁的人。人生的一切基本上都已经定型,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化了,差不多能够放下人生中的各种羁绊,开始乐天知命了,准备颐养天年了。

  一个人二十岁的时候激情澎湃意气风发,可以到处闯荡,追寻自己的抱负和理想;三十岁的时候有家庭有事业,也就意味着既背负着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的负担,也有对自己事业的上进要求,希望能够取得一定的成就  。这既是追求个体上自我价值的体现,也是为了能够让家人生活的更好,从而能够更好的履行家庭责任体现;到了四十岁,差不多是一个男人一生之中最黄金的时代。人情练达、事业上也有一定的成就;而一旦过了五十岁,就要面临退休,膝下的子女也差不多已经长大成人,多年的工作囊中也有些积蓄,顿时就豁达起来,不用再像过去中壮年时期那样为家庭和事业牵绊。反而会开始让自己的心慢慢沉淀下来去追求一些精神上的东西。

  海州历史上发生的新滩八一六事件在其他一些与此事无关的旁观者们看来,或许只是一次台风造成的局部灾害,但是对当年事件中那些亲历者和他们的家属亲友来说,却可能是他们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一件事,这些悲痛的记忆已经铭记于心终身都难以忘记。
  包飞扬相信,二十多年以后,随着国家经济的不断发展与政治文化的开放与活跃,人们对这件事的追寻并不会沉寂。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当年在那个普遍受教育程度都不高的年代里,到新滩农场锻炼的大学生在当时来说,绝对属于人群中非常稀少的天之骄子,是文化程度最高的那一批人。
  虽然因为某些历史的原因,这些天子骄子们在过去的人生中也经历了磨难与沉浮,但是后来在改革开放之后,发展得比较好的人也不少。这些人在这么多年以来其实一直都在试图探寻这件事的真相,虽然以他们的能力和所处的阶层来说,还没有办法直接影响高层,真正身居高位的一些人也会爱惜羽毛,不过其他人依然有可能让这件事在不断酝酿以后爆发,不管过了多久时间,这件事情的真相最终不会一直被掩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