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423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们对国家的贡献,组织上是不会忘记的。”蓝正云摆了摆手,非常霸气地说道。
  随着包飞扬在政坛的表现越来越耀眼,级别越来越高,他身上的一些事情肯定会被放在聚光灯下。
  目前,包飞扬已经通过资产重组的形式,模糊了方夏陶瓷集团的资本结构,通过注册在内地、新港与萨摩亚的离岸公司和基金会持有方夏陶瓷集团的股权,在公司的管理上,也逐渐开始推行职业经理人队伍,包括包飞扬在内,包文颖、孟爽等人已经很少参与公司的日常管理。
  不过,目前方夏陶瓷集团的董事长还是包文颖,在公司的发展战略与重大决策方面,包文颖依然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而包文颖的背后站着的就是包飞扬。
  包飞扬的下一步计划就是让包文颖和孟爽等人都退出对方夏陶瓷集团的直接管理,以及常规业务的干预。
  当然包飞扬并不会真的放弃对方夏陶瓷集团的控制,但至少从表面上,要淡化这种关系。
  此外,他的重点是集团旗下的技术中心,这是方夏陶瓷集团的核心资产,同时也是包飞扬最为看重的,包括特种陶瓷材料都是技术中心研发的成果,而方夏陶瓷集团每年都要向技术中心投入大量资金。
  通过这样的重组,普通人已经很难看出包飞扬与方夏陶瓷集团有什么关系,但是如果真有人要查,尤其是政坛上的对手要查的话,还是能够查出来的  。包飞扬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所以也不会真的刻意去将一切痕迹都隐藏起来。
  蓝正云则让包飞扬放心,有军方背书,别人也就不能够轻易翻这个问题。
  听到刘远川要见自己,包飞扬并没有感到非常意外,刘远川是搞政工工作的,性格在刘姓子弟当中虽然比较柔和的,而且之前已经有人就这件事情跟刘远川打过招呼,刘远川也已经同意见面,只是刘远川没有打算马上见面,准备晾一晾包飞扬而已。

  很显然包飞扬并没有被晾的自觉,他不但去大江船舶研究所挖人,还去见了军区领导,甚至科工委的领导,反而让刘远川有一种被冷落的感觉。
  同样是军人,刘远川和蓝正云明显不是同一类型的人,刘远川虽然没有笑,但看起来就是那种容易说话的人。他盯着包飞扬看了看,突然笑眯眯地说道:“飞扬啊,听说你这两天挺忙的,没耽误你的事情吧?”
  “没有,我这次来江城,主要目的就是拜见刘将军,至于其他的时候,不过是顺路办一下。”包飞扬连忙笑了笑说道。
  刘远川轻轻点了点头,他也没有跟包飞扬绕圈子,而是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你来的目的我知道,父亲他老人家这两年身体不太好,已经不管具体的事情,所以这件事你们还是按照正常途径处理吧!”
  听到刘远川明显有些拒绝的话语,包飞扬说道:“刘老将军是我非常敬重的前辈,以前赵老教诲我的时候,也曾经说过老将军是我军政工工作的一杆旗帜,老将军一心为国、为民,时刻记挂老百姓的福祉,尤其让人敬佩。”
  “赵老才是国家的定海神针啊!”听到包飞扬这样说,刘远川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些,虽然刘家这个圈子和赵家那个圈子并没有走得很近,但是赵老在国内的地位能够这样说,作为晚辈,刘远川也确实感到很高兴。
  包飞扬继续说道:“海州新滩农场二十多年的那件事,老将军心痛军民生命财产的巨大损失,认为当时面对罕见的风暴,地方决策人员应当考虑驻守的危险性,我认为老将军是真正将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放在了第一位,是为老百姓的利益考虑。但是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中,老将军的话被人误解,甚至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故意曲解,以至于老将军说这句话的本意并没有被多少人真正领会。”
  刘远川深深地看了包飞扬一眼,并没有马上表态。
  诚如包飞扬所说,面对历史上罕见的暴风雨,尚未建设完善的新滩农场确实不具备坚守的条件,正常的理性决策应该是首先进行人员财产的转移,将可能的损失降低到最小程度。
  但是在国内,遇到类似的情况,往往强调的都是“人在坝在”,当时新滩的情况就是这样,由于连续的台风天气,在那一次特大风暴来临前,大家已经意识到危险,当时农垦驻军的领导也十分犹豫,一方面明知道坚守大坝非常危险,一方面撤退就意味着放弃,而放弃这个字眼在军队当中是不存在的。更直白一点说,如果他当时做出撤退的决定,事后不管风暴造成的后果如何,他都可能要承担非常大的责任。

  如果风暴摧毁了大坝,很可能会有人说这是因为他们撤退过早,没有坚守大坝有关;如果风暴没有摧毁大坝,也会有人认为他们不应该临阵怯战,过早撤退。
  所以在当时讨论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提出要撤退,固然有一些人是怕承担责任,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与华夏君瑞不怕困难、挑战与牺牲的传统有关,遇到这种事情,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哪怕做出再多的牺牲,也绝对不能够退却  。
  这种做法,在几十年后,往往会引起反思,人们往往会觉得明知道失败的可能性很大,还要去做出无谓的牺牲非常没有必要。
  但是在当时,人们都不会这样想,所以新滩农垦驻军做出坚守的决定,实属正常。
  按照正常的做法,事件发生以后,上面对这种事情依旧会是进行嘉奖和表彰。但当时刘远川的父亲刘老将军心痛之余说了一句话,他认为明知道这一次的大风暴不同以往,比前几次还要猛烈,而新滩的防海围坝在此前一次风暴当中已经出现溃堤,现在溃堤还没有修缮好,整个围堤存在多处残破的地方,而这一次的风暴又更加猛烈,驻军居然还做出坚守的决定,甚至没有进行人员财产的转移,这是非常不应该的。

  正常来说,刘老将军的这种意见就算放在当下也不是主流,国内的传统就是强调不怕牺牲,更不用说是在二十多年前的时候,刘老将军说这种话甚至会有很大的政治风险。
  所以刘老将军也没有在正式场合将自己的意见公开宣告,只是在一次会议上提了一下,认为以后遇到类似情况,还是要考虑得更加全面一点,不能够无谓牺牲。
  但是在那个年代,阶级斗争非常激烈,刘老将军说了这句话以后,也就没有再继续关注下面的事情,他也没有想到下面有人会利用他的这句话,对政治对手进行批判甚至是迫害,于是刘老将军一句在后人看来非常人性化、科学化,在当时也很温和的一句话,就变成了斗争的工具,造成了与老将军本意完全偏离的后果。
  包括刘远川本人,在此之前并不知道所谓新滩事件的后续影响,直到这一次江北省军区政治部主任来军区开会,非常婉转地向他提起这件事,并说地方上的官员想要向他汇报,他才开始关注这件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