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3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卫生间里,孙同茂和陈从水站到了一起,但却没急着放水,而是摸出一把小钥匙递给了陈从水,嘴里轻声道:“陈老板,这里三楼健身房挺不错的,你有空可以去试试。”
  这里毕竟是卫生间,是隐秘的公共场所,所以孙同茂对陈从水的称呼就变了。
  陈从水有些懵了,尼玛,你这玩的是哪一出啊?老子又不喜欢健身,难不成是大保健?

  不过,就算是那种服务,我也不可能跟你去啊!
  话说,你给我这么个钥匙,是干什么?
  虽然心中不解,但陈从水却没有马上做出回应。他既没有接钥匙,也没有推脱,只是看着孙同茂,嘴上虽然没说话,但眼中却布满了疑惑。
  孙同茂见陈从水有些意外,便明白可能县里表达得更直接,便笑着道:“我这是刚出差回来,也没机会去拜访您,今天实在是有点唐突……您别见怪啊,改天我一定亲自登门拜访。到时候,一定跟您讨教几招健身的心得。”

  说着,他还把钥匙递得离陈从水近了一些,让陈从水可以清楚地看到钥匙把上有一个A725的编号。
  然后,不等陈从水反应过来,孙同茂又说话了:“这里的健身房各种设施都不错,就是有一点不好,储物柜那边,连个摄像头都没有。”
  听到这个话,陈从水就明白了。
  这片钥匙,是三楼健身房储物柜的钥匙,想必与钥匙编号相对应的那个柜子里,有着孙同茂要给他的东西,或者说好处。并且,孙同茂还补充说明了,那地方没有摄像头监控,不要有任何担心。

  瞬间想明白了这一点,陈从水就只能从心底叹服了。
  擦,省城的人真会玩!
  当初在燃翼县时的时候,旗舰集团也给了他一点好处,但说实话,那点好处真的不算什么。现在,想必这就是大好处了。
  这样的好处,陈从水很想收,但又有点忌惮。

  毕竟,这事儿是张文定随时盯着的呢。
  孙同茂却没给陈从水过多考虑的时间,直接就将钥匙放进了陈从水的上衣口袋,然后笑着道:“您放心,张老板那边,我们赵老板另有交待,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不管这个话是真是假,但听在陈从水耳中,却是有了接下这个好处的理由——这事儿,张文定应该不会计较了。
  陈从水收礼是老手,只是今天这个形式比较别致,所以他先前才愣了一下,现在既然事已至此,他也就顺水推舟,笑着道:“我也就是瞎练,看孙总身材这么好,到时候我恐怕还要向你讨教。”
  孙同茂道:“你太客气了,应该是我向你请教,到时候你一定要多指导我。”
  从省里回去的路上,陈从水还处于震撼之中。
  他去了三楼健身房,在储物柜那里上下左右瞄了瞄,确实没看到有摄像头——像这种场合,如果有摄像头的话,肯定是那种比较明显的,不可能装得多隐蔽。
  然后,他打开了储物柜,从里面拿出了一个胸包,一捏,里在挺硬,他也没打开,拎着就走。

  回到房间后,他才打开,一看,五万啊!
  这才一开始,就是五万呐!
  他心里开始乱跳,他在想,张文定会拿多少?十万?应该还要多吧,毕竟,这个事情是张文定作主的,自己一次都拿了五万,虽然不少,可说起来,也还是不算多。
  毕竟,这个事情,人家旗舰公司就是一分钱不给他,他也没办法把旗舰公司赶出去。因为,这是赵世豪的公司!
  只要燃翼敢不给赵世豪的公司工程,那以后燃翼在省交通厅,恐怕一分钱都要不下来了——求到任何人头上,任何人都只会说燃翼忘恩负义啊!
  尼玛,赵世豪那么帮你们,最后你们工程都不给她,我们帮你拿下来项目,你肯定也不会给我们工程了——能够拿得下来项目的人物,谁又会没有接工程的实力呢?

  毕竟,吃的就是这碗饭。
  所以,与其说孙同茂这是给陈从水送礼,倒不如说是为了表达对陈从水的尊重。
  一回到县政府,张文定就把陈从水叫了过来,开门见山道:“从水同志,修路的事,现在可以动工了,旗舰虽然实力雄厚,但毕竟是外地企业,有许多事情,还是要跟本地企业打交道,对工程进度,也是有好处的。这方面的工作,你要做好安排。”
  这个话,听得陈从水惊喜交加。
  他怎么也没想到,张文定会把这么大的好处交给自己。
  尼玛,这就是要给这次的工程分蛋糕啊!
  说起来,这次的工程,总包就是赵世豪的旗舰公司,但是,很显然,这么大一块肥肉,别说赵世豪只是个正处,就算是来个实职副厅,也不可能一个人吃独食。

  二包三包,肯定是要望柏市甚至是燃翼县里的本地企业来做的。
  张文定说得漂亮,跟本地企业打交道,可实际上,陈从水知道,这就是由他来决定二包三包是哪些公司了。
  擦,这个权力,实在是太大了。
  谁都知道,手握这个权力,就等于是可以操刀切蛋糕了。虽说这蛋糕最大的一切,已经被划出去了,但是剩下的,依然很大,到时候,哪里切大点哪里切小点,都在于他这个操刀之人的意愿呢。
  那些想得到蛋糕的人多得是,谁都想要块大的,那这个主刀人不就成了被巴结的对象了么?
  之前县里的公路工程,都是吴忠诚充当操刀人,所以几乎所有的好处都落在了他一个人手里,自己充其量属于要蛋糕的人,不,不是要蛋糕的人,而是在别人分好蛋糕后,自己捡最后剩下的那点碎渣的人。
  可现在,没有再紧跟吴忠诚,而是走近张文定,居然就得到了这么大的权力这么大的好处!

  这实在是难以想象!
  张文定,果然敢放权,也肯放权!
  跟着这样的领导混,那日子才有过头啊!
  一瞬间,张文定都差点生出了马上就投靠张文定,为张文定冲锋陷阵的念头了——这份信任,实在是太让人感动了。
  还好,陈从水并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
  在惊喜之后,他也有点棘手。
  这么大一块蛋糕,他在掌握权力的时候,也多了很多责任。在交好许多的时候同时,也会得罪许多人。
  不过,这些棘手,跟手握权力的兴奋相比,真的算不了什么。
  生怕张文定话出口之后又反悔,陈从水马上就表态了:“请县长放心,这方面的工作,我一定会认真对待,每个环节,我都会紧盯着,一有情况,我会马上给你汇报!县政府这一次,一定要有个强硬的态度!”

  这个表态,就表示他陈从水,愿意跟张文定一条战线了!
  张文定不动声色,点了点头,淡淡然道:“该讲的原则,一定要讲!”
  日期:2017-01-20 07: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