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5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他的讲述,我的眉头皱了起来。
  如果是刚才闻三儿所说的不过是他困倦了出现的幻觉,那么向立志他们这辆车出现的情况,就绝对不是巧合了。
  想到这里,我抬起头来,朝着屈胖三喊道:“听到没?”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知道了,我去查一下。
  他转身离去,而向立志也从惊慌之中回过了神来,瞧见我面不改色,不由得小心问道:“那什么,陆言,你现在到底在做什么?”
  我说啊,没做什么啊,瞎混呗。
  屈胖三指着旁边的朵朵,只见她的手放在了那人小腹的伤口处,然后竟然发出了乳白色的佛光来。
  这光芒竟然促使了伤口快速的愈合。
  我咳了咳,说小姑娘的母亲是医生……
  向立志叹了一口气,说陆言,那天你走了之后,他们一直都在猜你现如今的情况,看样子好像工作一般,但一政法委书记对你都客气尊重,这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比的——我听秦观说了,那位马书记可不是一般人,是少数刑警大队里面出来的专家,比一般人要强上许多……

  我笑了笑,说他们都猜我做什么的呢?
  向立志看着我,说我最近跟了我们老板,也知道了一些寻常人说不知道的事情,你告诉我,你是不是那些民间的隐士?
  我笑了,说你这说法倒也别致,不过我们不叫隐士,而是叫做修行者。
  向立志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说是不是像武侠小说里面的人物一样,快意恩仇的样子?
  我说哪有,一样吃喝拉撒睡,一样找生活,谁也不比谁轻松……

  我随便闲聊了几句,又问起了刚才的事情来,也许是知道了我此刻的身份,他没有了之前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又告诉我,说刚才跌落下来的时候,李副部长昏迷之前,他看到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趴在李副部长的肩膀上,吓得他都尿裤子了……
  听到这话儿,我下意识地低头嗅了一下,呃,果然很腥臊,看来尿了好一会儿了。
  向立志有点儿脸红,说这个,不好意思,见笑了。
  我说别介,我一开始见到这场面的时候,不比你坚强——后来呢,后来还有什么吗?
  向立志说我很害怕,就大声喊,然后你们就来了。
  我点了点头,而这个时候不远处的那李副部长突然间一抖,然后睁开了眼睛来,从喉咙里迸发出了一声惊悸的惨叫声来。
  啊……
  这声音在半夜里有点儿吓人,向立志怕他吓掉了魂,赶忙喊住他道:“李部长、李部长,我是小向……”
  那李部长听到熟悉的声音,这才缓了过来,说向秘书?
  向立志赶忙跟他解释,说李部长,这是我同学陆言,他正好路过这儿,听到我呼救,就下来救了我们。

  李副部长是做领导的人,天生的心理素质就很不错,明白过状况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想要爬起来与我握手,结果身子一动,腹部就是一痛,哎呦一声喊。
  我问小米儿李副部长的情况,她告诉我,说暂时没事儿了,回去之后多注意休息,并且需要补点儿血。
  李副部长似乎还是有些心有余悸,目光左右打量着。
  我咳了咳,说李部长在看什么?
  李副部长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而这个时候,屈胖三走了够来,手中拿着一只绣花鞋,还有几根白色骨头,扔在了我的跟前,说你猜得没错,有人在这里布置了迷魂阵,只要是在夜里,司机精神疲惫的时候,就会出现幻觉,从而死于此处……
  我说为什么呢?
  屈胖三摇头,说不知道,也许是因为仇恨,也许是因为怨念,又或者别有目的,谁知道呢……

  我说能够查到是什么人干的么?
  他说这事儿也不是说什么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真的要查,应该是没问题的,只不过咱们凭什么帮宗教局管事儿?差不多就得了,回头让他们自己去报案吧……
  屈胖三这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也没有多想,说那行吧,我们先上去。
  我起身,准备扶起身上有伤的李副部长,而向立志则问我道:“等等,我们这里还有两个人……”
  屈胖三说死了,没救了,回头你们自己去报案,找人过来抬尸就行。
  李副部长显然是吓坏了,不敢多讲,而向立志张了张嘴,最终也是没有多说话。
  这地方太阴森了,留条小命离开这里,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我背着李副部长,然后带着大家爬上了公路上来,向立志好不容易爬坡而上,左右一看,不由得一脸疑惑,说怎么没见到你们的车啊?
  我苦笑,说司机是个怂蛋,我们村的闻三儿,跟闻铭还有点儿亲戚关系呢,之前估计是听说过这段路的邪门事儿,不让我们下去救人,结果我不听,带人下去,他自己个儿油门一轰,就扔下我们跑了。
  我靠!
  听到这话儿,连当领导的李副部长都忍不住骂了粗话——如果有车,我们就能够离开这个鬼地方,赶到镇宁县城去了。

  结果那家伙居然把我们扔在这荒郊野岭的公路上,实在是太可恶了。
  气愤过后,李副部长伸手去掏手机,结果摸出了一破手机来,不但碎了屏,而且还开不了机了。
  他让向立志去打电话,结果向立志拿出手机了,发现信号一格都没有。
  没办法,大家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希望能够在路上碰到过路车,那样就不用步行。
  我们走了十分钟左右,从一个坡上往下走的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不对劲儿,往路边看了过去,却见十几米的破脚下躺着一辆面包车,完全已经变了形状。
  那车子,可不就是闻三儿的车么?

  闻三儿死了,早在已经变形的驾驶室里闭上了气。
  瞧见他那张因为惊恐过度而变得扭曲的脸,我顿时间就感觉到一阵说不出来的蛋疼。
  这个……
  我一想到闻三儿家里面还有结婚没几年的老婆,和满地乱爬的孩子,顿时就是一阵头疼,要知道是我花钱雇他的车去镇宁的,结果人半路出车祸了,而我却一点事儿都没有,这事从法理上来说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毕竟是闻三儿违约在先,扔下我们自己跑了。
  而从情理上来说,那可就麻烦了。
  家里人哪里会管这么多,人是我叫出去的,自然就得由我来负这个责任。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闻三儿的母亲是我们亮司村几个出了名的悍妇之一,能够站在你家墙外连着骂上一天街都不带停歇的女中豪杰,那泼辣样儿,谁来了都不好使。
  日期:2016-08-09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