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1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们男人都是怎么啦?一个比一个软蛋。”王晓英说话很不客气,“那你急吼吼的来,是为了什么?”
  没有计较对方的用词,王文祥一笑:“王副书记,我说的是实话。这多半年以来,我没少冲他出手,可连一点便宜都没占到,反而吃足了亏。尤其好多认为十拿九稳的事,也纷纷被他化解,并反戈一击。”说到这里,他面色一整,“以前我还很纳闷,也总是不服气,可我现在不得不服。他亲口说,他有一项特殊能耐,能读懂别人的心思。我来就是告诉你们这事,不可不防。”
  “真会找借口,我看你是怕了吧。”王晓英气极反笑:“这鬼话你也信?这不纯属是造谣,是迷信嘛。”
  王文祥点点头:“我信。从他说完以后,我仔细回想了几次和他过招的事,确实应该都是在他的掌控之中,否则不可能是那样的结果。另外,我和你们之间的接触,一直很谨慎,可他却早就知道,只是没说而已。”
  “你也说的太神了。”王晓英不以为然,“那他怎么就没有看透这次的事?不照样灰溜溜退到幕后了吗?”
  王文祥提出异议:“不尽然,也许他还没有反击。据我所知,他今天可是去省城了,是宁俊琦陪着一起去的。”
  “去省城。”王晓英看了黄敬祖一眼,两人都想到了一件事。然后又对着王文祥说,“那又怎么啦?”
  “宁俊琦可是在省委组织部工作过,八成是带他找人去了。”王文祥笃定的说。
  王晓英怒道:“找人?我看他是擦屁……”
  “老王,你先回吧,我知道了。”黄敬祖及时说话,打断了王晓英。
  王文祥看了看黄敬祖,又看了看王晓英,说道:“二位领导,一定要慎重,我觉得他真有看透人心的本事。你们想想,跟他交手那么多次,哪次不是都被他轻轻化解了?”说完,王文祥拉开屋门走了出去。
  “窝囊废。”王晓英气的把沙发上的抱枕扔到了地上,“老黄,你看看,这就是你的人,连一点胆量都没有。”
  “我觉得老王说的有一定道理,先不说他是否真能看透人心,想想我们几次和他过招,又有哪次占到便宜了?”黄敬祖冷静的说,“好好想想吧。”
  “那怎么办?就这么便宜他了?”王晓英没好气的说。
  黄敬祖给出了答案:“稍安勿躁。”
  尽管坐硬座,尽管要坐十二小时,但和心爱的人互相依偎着,两人睡的很是香甜。期间曾经醒来过几次,耳边充斥的也是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在这种声响催眠下,很快又进入了梦乡。经过几次调整,两人的睡姿也变了好几次,由原来的互相依靠着,变成了女孩斜躺在男孩怀里。
  男孩又一次醒来,右胳膊有些酸麻。正要活动一下,才意识到女孩躺在自己怀中,便做罢了。女孩长长的睫毛覆在眼睑上,表情很是恬静,脸蛋也红扑扑的,嘴角还挂着一抹笑意。
  男孩忍不住抬起左手,在女孩脸颊上轻轻抚了抚。女孩鼻翼动了动,小*嘴也吧咂了几下,一滴涎水钻出嘴角,挂在腮边。男孩看到此景,正要帮她拭去,忽然笑了笑,把左手又拿了回来。

  男孩抬起头,看向窗边,这才注意到,灰蓝色的窗帘透进了亮光。抬手看了看手腕,腕表显示时间六点多,再有几十分钟就该到站了。左手揉了揉眼窝,弄掉眼角的一点脏东西,他的头脑也清醒了好多,心中暗道:新的一天开始了。
  男孩觉得怀中动了一下,低头看去,怀中的人儿已经睁开眼睛,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天齐,几点了?”女孩轻声道。
  男孩回答:“六点半。”
  “是吗?马上就该到站了。”女孩说着,就要坐将起来。
  “不着急。”男孩摇摇头,右手继续揽着她。
  “那怎么行?这么多人看着呢。”女孩说着,下意识的向旁边看了看。
  男孩不以为然:“怕什么?都是生人。谁知道你是书记?”
  “小点声。”女孩娇嗔道,“那也不行,也得注意形象。”

  “形象?对对对,注意形象。”一边答着,男孩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你什么意思?”女孩儿警惕的说着,然后强行坐了起来。
  “没什么,天亮了。”男孩儿说着,轻轻拉开了车窗上的小布帘。
  女孩拢了拢头发,拉开挎包拉链,拿出一个小镜子,照了起来。小镜子里,映出身旁男孩的表情,女孩调整了一下角度,发现男孩儿在笑,不怀好意的笑。女孩转头白了男孩儿一眼,照着镜子整理自己的妆容。
  在照到自己嘴角的时候,女孩发现腮边有一丝印迹,仔细一看,是涎水留下的,便脸色一红,用纸巾轻轻擦掉了。此时,她已经明白了男孩发笑的原因。

  “楚天齐,好小子,你看我笑话。”低声咬牙说着,女孩儿右手已经拧到了男孩的腿上。
  男孩儿小声“哎哟”一声,疵着牙道:“宁俊琦,你谋杀亲夫。”
  “你再说。”女孩儿手上一加劲儿,笑吟吟道,“有这么温柔的谋杀吗?”
  “不是谋杀,我说错了,是调戏。”男孩露出坏笑,趁机拿开了女孩的手臂。
  女孩脸色微微一红:“你……”
  “各位旅客同志,雁云火车站马上就要到了,请大家做好下车准备。”车厢里忽然响起广播喇叭声,打断了二人的嬉闹。

  “该下车了。”说着,楚天齐站起身,把行李架上的两个包拿了下来。
  宁俊琦没有说话,而是看着楚天齐,脸上满是调皮的笑容,有时还俏皮的向他眨了眨眼睛。
  “你怎么啦?”楚天齐很是不解。
  “不告诉你。”宁俊琦轻轻摇着头,“你看人家笑话,人家也要看你笑话。”她又提起了诞水的事。

  任凭楚天齐如何追问,宁俊琦就是不告诉他原因,这反而让他更加疑惑,也有了一丝小小的不安。
  火车停了下来,二人随着人流向车外走去,宁俊琦的笑容更浓了,还不时俏皮的看看身旁的他,向他眨眼睛。
  “到底是什么事?快告诉我吧。”楚天齐边走边又追问着。
  宁俊琦“哼”了一声:“就不告诉你,到时让你出大丑。”她说着,快步向前走去,摇头晃脑的,很是自得。
  就这样,宁俊琦快步走在前边。楚天齐则提着两个包,紧紧跟在后面,不时问着刚才的话。宁俊琦笑而不答,甚至还倒背着手、怡然自得,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出站口已经近在眼前了,可她还是没有要说的意思。
  “天齐,在这儿呢。”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楚天齐循声望去,见出站口处有一个人冲着自己挥手,正是好朋友于涛。便马上也挥了挥手,快步走去。
  “等等我。”宁俊琦娇嗔一声,跟了上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