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470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疯子?子凑到那些浆糊似得东西上闻了闻,然后冷笑了起来,抬头看了王麻子和蛮牛一眼,说道:“香灰,终于明白这是个什么地方了,两位,停下吧,别装了,怪累的,”
  唰,
  王麻子和蛮牛一下子停下了脚步,然后扭头看了老疯子一眼,手电筒飘忽的光线下有些看不清它们的面孔,只觉得他们的身子似乎有点僵硬,就像是一块儿钢板一样杵在那儿,
  片刻后,王麻子开口道:“老爷子,您在说什么呢,”
  “装,你就继续给我装,”
  老疯子负手来回在地下室里踱步走了一圈,猛然扭头看了王麻子一眼,冷笑道:“七关火炽局,对吗,”
  七关火炽局,
  我一听这名字也是一愣,略一回想,才终于知道在哪里听过了,

  这是青衣告诉我的一门极其歹毒的茅山道法阵,上一次我走八世厄运青衣为我护法的时候曾经和我说过这个困魂局,
  何谓困魂局,就是专门困阴人的局,
  所谓七关,则是茅山道感悟天地找出的七颗地脉命关,即云垦关、尚冂关、紫晨关、上阳关、天阳关、玉宿关和太游关这七关,七关分别对应北斗七星里的贪狼、巨门、禄存、文曲、廉贞、武曲、破军,
  那么七关的作用是什么呢,其实七关主管任何一个城市农村或人口集居地的生气流向,在风水堪舆中又叫地脉命门,如果用桃木桩钉死了这七关,就相当于钉死了地脉,扼杀了生气流向,生生把一个地方化成了生气不流动的死域,
  七关破,阴人瞎,
  这是茅山道流传极广的一句话,倒不是说七关一旦被钉破,困在这地方的阴人就真的瞎了,而是阴人随生气的流动而行动,只有在生气流动的地方它们才能自由行动,一旦主宰某一个地方的七关被钉死,那这里的阴人就被困住了,根本出不去,除非借阳人之躯,
  也就是上了活人的身,被困在七关中的阴人才能离开,
  这“钉七关”的法子是怎么产生的呢,其实是茅山道人研究阴间的鬼门关搞出来的,
  鬼门关是阴间与阳间唯一通着生气的地方,鬼门关一开,生气流动,困在阴间的阴人才能出来,鬼门关一关,哪怕是十殿阎罗、各方阴帅都得在阴间消停眯着,
  一想着这个,我的脑海里情不自禁的回忆起了刚才下来的时候走过的甬道的形状,弯弯绕绕,整体看来路线类似于一个勺子,可不就是北斗七星的形状么,那条甬道,就是奥利恩神殿的七关所在,七关被开辟成甬道,明显是被钉死了七关,

  也就是说……这奥利恩神殿的七关被钉了,生气被掐断,里面的阴人走不出去,只能困在这里头了,
  那么火炽局呢,这个其实是茅山道里最恶毒的法阵,没有之一,,
  火炽局,又名赤焰局,其实是一种墓局,也就是用来对付死人的法阵,人的魂魄是属阴的,遇水则强,遇火则弱,所以,这火炽局既然是用来对付死人的,肯定是极阳之局,便是用六根三尺石桩,分别刻上十二地支中已、午、未、亥、子、丑,埋于墓的四周,已、午、未在内,亥、子、丑在外,“地支三会”中,已、午、未三会南方火;亥、子、丑三会北方火,这两把火,茅山术中称为“六地火”,就是阴间用来折磨魂魄的业火,是最痛苦的那种,对付大不孝之人用的“上刀山下火海”里的火海中就是这种六地火,不烧活人,只烧死人,是对死人而言最可怕的火刑之火,

  那么,在用这六根三尺石桩划定了火炽局的范围以后呢,还要在墓局里面洒下一层三尺厚的香灰,香灰是极阳之物,三尺香灰意味着就是三尺极阳厚土,灼烧阴人,
  除此之外,还要以黧木为棺,赤硝为椁,
  黧木是一种多年生木本植物,茅山术中属纯阳之木,产于蜀中,木质坚硬,但决不是打棺材的材料,用黧木打棺材,纯粹是火炽局的特殊需求,相传,诸葛孔明坐的那个古代轮椅,就是黧木所造,
  赤硝则是一种硝石的粉末,茅山术中属阳,效果好于朱砂,但比朱砂珍贵许多,所以民间法事大多以朱砂替之,只有王室或显贵才有实力在法事中使用赤硝,
  准备完这一切呢,把死人在大暑之日的午时下葬,棺材南北走向放置,这就基本形成了火炽局,
  在火炽局里的墓主人会受到六地火的灼烧,犹如身处炼狱,
  七关火炽局,其实就是火炽局的改良版,钉七关封死墓地,让墓主人无法离开,然后布下火炽局灼烧墓主人,说白了就是要用六地火永世折磨墓主人,让其永不超生,
  这种局太毒辣了,是断子绝孙的局,记载于《茅山图志》,什么时候开发出来的已不可考,但在文献记载中就被使用过一次,是明朝时候一个精通风水堪舆、名字叫刘崇德的茅山道人应明成祖朱棣的要求布下的,只不过到底折腾哪个倒霉蛋就不知道了,

  当初青衣说起这个时候也是脸色苍白,想不到如今我在这亚特兰蒂斯的一座神殿里倒是见识了这传说中断子绝孙的七关火炽局,
  那么疑问就来了,这可是大西国的地方,九千年前就存在的第四文明,咱们国家茅山道的断子绝孙局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三清道人,
  我满脑门子疑惑,
  而这时候,王麻子在老疯子点破这地方的玄奥处以后,当时脸色就变了,从侧面证实了老疯子的说法……
  地下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微妙了起来对立,在无声无息之间就诞生了,
  不用说,当老疯子开口点破的时候,就已经没有缓和的余地了,
  哐,
  一声轻吟在地下室响起,脆如龙吟,剑光如水,刹那间耀出的雪亮让地下室都为止一亮,
  青衣背上的却邪剑出鞘了……
  “桀……桀……桀桀……”
  蛮牛阴森森的笑了起来,看了青衣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了老疯子的身上:“想不到你这一双眼睛倒是毒辣的很,说来说去最后还是没能逃得过你的一双眼睛,”
  “老了,但还是中用的,”
  老疯子慢条斯理的摘下了背上的布包,从里面取出了打神鞭,“哗啦”一抖手把那包裹着打神鞭的破亚麻布扔了出去,淡淡说道:“你们真的以为自己法子很高明,阴魂借阳人之躯,做的再高明,甚至你们干脆都读到了他们二人的生平记忆,但仍旧有缺陷,毕竟这不是你们的肉身,火光往你们脸上一照都有重影儿了,明显你们的魂魄还完全融合不到这肉身里头,真当老头子眼瞎了,连这点门道都瞧不出来,”

  原来如此,
  我听了老疯子的话后恍然大悟,难怪当时在维纳斯神庙里的时候我瞅着这俩人在篝火前有点异样,似乎脸上叠着一层阴影一样,看起来很阴森,我还以为是他们脸色不对劲呢,现在才明白,在火光底下我看到的那阴影,根本就是上了王麻子和蛮牛身的阴魂,,
  “哈哈,有点意思,早就看出了门道,还跟着我们来了么,”
  王麻子“啪啪啪”的拍着手掌,随即道:“不过你们还真是有些自大,要是没了你们这份自大我们该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事了,也好,如今你们既然进来了,那我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