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3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嘿嘿,以后县里面,恐怕有的是乐子看咯。
  吴忠诚没料到,就连梅胜言和刘爱琼这两个人,都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支持自己。
  他心中的滋味,真是没办法形容了,也只能继续亲自上阵了。
  动了动手,把面前的话筒压了压。

  他要把话筒调到一个最合适的位置,这样才能够让他的声音最大的传播出去。
  虽然开会的只有这几个人,但他还是想通过扩音器把自己的声音放大,以至于让所有人都明白,现在他是老大,老大说话就要有底气,就要嗓门大。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的吴忠诚,心里就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够显得自己有权威,有掌控一切的权威。
  话筒调好之后,吴忠诚也冷静了下来,觉得没其他人说话也好。
  这种时候,如果梅胜言和刘爱琼说话了,一个不注意,哪句话没说好,被张文定抓住机会的话一番攻击,那自己就被动了。

  所以,这种事关以后话语权的战斗,他必须亲自出马,以泰山压顶之势,才能够压住张文定的嚣张气焰,才能够给跟随他的人一个强烈的信号——燃翼还是姓吴!
  一念及此,吴忠诚就一脸严肃地说道:“刚才文定同志讲得非常好,他这个意思,我个人表示认同。啊,常委会拍板重大工程,正是体现了丨党丨委‘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职能,大项目先经过常委会是丨党丨委的职责。啊,当然了,并不是说常委会拍板之后,就对这个项目不管不顾了,不关心不过问了。啊,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本着忠于党忠于人民的态度,只要是常委会上拍板的项目,在后期实施阶段,县委常委会也要全程参与,监督执行,避免出现问题。啊,同志们呐,想必大家也都清楚,很多项目,从开工到建成,由于缺乏了必要的监督,丨党丨委的监督没有到位,使得项目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最终造成不必要的浪费,甚至是出现一种重大的过失。这些虽然都是外地的事情,但同样触目惊心呐!所以啊,我觉得,重大项目的施工过程,包括招投标的这个过程,都需要有常委会的监督,否则最后能不能实现设计效果,能不能达不达要求,这个都是有疑问的。”

  这个话说得相当不客气,跟张文定先前的话,直接就是针法对麦芒,丝毫不相让!
  吴忠诚的当仁不让,令张文定非常气愤,老子都入主县府了,你吴忠诚还要插手政府的细致工作,还披上一层理所当然的外衣,那我张文定还玩个鸟啊!
  不过,张文定虽然气氛,却也相当冷静。
  他也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你吴忠诚想插手,我偏不让你得逞。不就是讲政策么?谁怕谁啊!
  会开到了这个程度上,张文定也就不再有太多顾忌了,很放松地笑了笑,也不去看吴忠诚,眼睛目视正前方,但并没有定格在谁身上,坚定地说道:“重大面目要有县委的监督,我是非常支持的。县委总揽全局,在抓方向、议大事、管全局上,一定要把好关,一定要掌好舵……在具体项目的实施过程中,县政府是县委执政的重要载体,首先要服从县委的领导,重大问题向县委请示报告,通过决策程序把县委的主张、意图、决策转变成县政府的政令并付诸实施。啊,只有这样,我们的工作才能够不迷失方向。所以说,重大项目县委要决策,政府要实施,这样项目才能顺利开展,不至于乱了手脚。”

  话一落音,会议室里顿时出现了轻微的嘈杂音。
  张文定这是要闹哪样啊?
  刚才不是只说修路的事儿,怎么话题越扯越大了啊!
  而且,这个张文定,一口咬定了政府事务,这是完全要和吴忠态硬顶硬啊!他就不怕这样做,会让市委对燃翼有意见?
  顿时,众人有些坐不住了,特别是列席的人,纷纷开始交头接耳小声议论起来,刚才还静谧的会场,顿时叽叽喳喳,各有各的说法。
  吴忠诚知道这个事情吧,如果仅仅只是嘴上讲道理,那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谁也不能从道理上完全压服另一方。

  这个情况,他心里是明白,他也想到了张文定肯定会反击,不过,他还真没想到张文定会把话说的这么绝。
  如果说自己为了搞到一部分工程而在常委会上讨论这件事,那么张文定的目的就不单单是这点工程了,他这是想跟县委划江而治啊!
  尼玛,这个坚决不能忍啊!
  吴忠诚心里开始衡量了,张文定的这番话说的如此之绝,很明显他是下定了决心不给自己机会。
  但是,这机会不是说他张文定想不给,就能够不给的。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燃翼一哥呢。
  道理吴忠诚明白,他甚至可以全力而为和张文定拼个两败俱伤。
  但是,他只能这么想想,而不能真的这么干。

  真要这么干了,全力而为,和张文定拼个两败俱伤的话,那最终的结果,最好的也是他和张文定被双双调离燃翼,差一些的结果,那说不定还会被上面当典型了。
  这一点,是吴忠诚极为忌惮的。
  如果今天自己硬是要把修路的工程要过来,那也不是没有可能,大不了就举手表决啊,反正自己的人多。
  但是,这么做的后果吴忠诚也很清楚,那就是矛盾公开化了,肯定会令市里震怒。
  现在,市里对燃翼是给予了很大的希望的,特别是张文定当了县长以后,不管是市里还是兄弟县,都觉得燃翼会有一个很好的发展,现在燃翼刚刚才有了一点进步的苗头,这个时候自己跟张文定撕破脸,别人会怎么看?肯定会把责任全推到自己身上来,会说自己排挤张文定,不懂得稳定大局,破坏了团结。
  这个后果,吴忠诚真的有点承受不起。
  毕竟,张文定不是姜富强。
  如果是姜富强,那欺负了也就欺负了,可是张文定不一样啊,他后面站着一个武贤齐呢!

  看着张文定那微笑着的脸,想到张文定的背景,再想到自己没有那么强的背景,吴忠诚心里那是一个气啊!
  他真想掀了桌子,和张文定大战一场,可是,他真的不敢。
  臭骂张文定一顿,但现实让他不得不往远了考虑,为了这点利益闹得鸡飞狗跳,甚至万一引起上头的注意,那后果就无法收拾了。
  即便吴忠诚心里有一百个不甘,但现在的情况不得不让他变得清醒,他不能再让下面这么讨论下去了,几个不知情的常委说不定正在埋怨自己起得头太高了。

  这矛盾真要公开化了,上面的板子落下来,第一个就要落到他吴忠诚身上来了。
  眼见张文定那毫无惧色的脸庞,感受到了张文定鱼死网破的决心,吴忠诚只能咬牙硬生生承受了这无奈,猛然咳嗽了两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