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0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来,徐敏霞要留下楚天齐,单独聊一聊。可是却接到了柯兴旺电话,只得改到下次。
  回到开发区,坐在办公室里,楚天齐顿觉空落落的。
  但是有人一来,楚天齐又觉得非常别扭,这些人要么是找自己签字,要么就是汇报工作。他只得向对方解释一番,把对方挡走。但有的人却二次来找,因为同样也被王文祥挡了出来。
  楚天齐意识到:自己应该“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才对。否则,大家都别扭。
  第二天,楚天齐白天又安顿了一些事情,和宁俊琦一起,乘坐晚上七点的火车,奔省城而去。
  这次买票比较匆忙,只买上了硬座,所好的是两人坐同一张座椅。看了看周围,都是一些陌生面孔,宁俊琦把目光投到楚天齐脸上,微微一笑。
  “笑什么?”楚天齐问道。
  “不告诉你。”宁俊琦语气有些神秘,然后话题一转,“单位的事都安排好啦?”
  楚天齐轻声道:“安排了。既然让我退居幕后,我当然就得把该交的交出去。真是奇葩决定,还退居幕后,我又不是高级首长。不过这一招也挺损的,让他们这么一弄,我退也不是,进也不是。可又没允许我请假休息,只能在单位活受罪。单位人们也是无所事从,不知道该向我这个占着茅坑的人请示,还是该向暂时主持工作的王文祥汇报。长此下去,对开发区工作也会造成不良影响。”
  “是啊。升级验收的事越来越近了,这对于县里来说也是大事,不能当做儿戏,必须要有一个稳定的领导班子才行。而且十月底的征地补偿款支付,也是一件重要的事,如果不能圆满解决,也是一个大隐患。”说到这里,宁俊琦语气一转,“不过,这种状况应该不会持续太久的,肯定要有一个解决方案。”
  “为什么?你有什么根据?”楚天齐反问。

  宁俊琦微微一笑:“我估计的,没有什么根据。”说着,她把右手放到了他的手上,轻声道,“稍安勿躁,一定会有办法的。”
  说到这里,两人都不再说话,不愿再提起这个话题。很明显,楚天齐这次被有病,是柯兴旺的一个报复手段,既是对前几天被利用一事的回击,也是柯兴旺整体计划的一部分。柯兴旺肯定想要彻底整倒楚天齐,但也苦于没有对方把柄,才采用这种办法折磨对方,同时也是为让对方彻底交出权力做一个铺垫。另外,这里面还留着后手,一旦开发区有了特别难办的事,一旦需要楚天齐出面的话,只要再宣布一个决定就可以了。这样的安排,可能还有另一层意思,也不排除和宁俊琦说的派系争斗有关。

  在火车有节奏晃动下,随着时间推移,两人都昏昏欲睡,不多时就倚着对方肩头,进入了梦乡。
  楚天齐被有病的消息,很快传遍了玉赤县全境,包括县城也包括乡下。
  人们都觉得,楚天齐就是新闻制造者,也是麻烦制造者。楚天齐是近些年来,第一个被取消科级后备干部资格的人,这次又让县里来了一个被有病,被要求退居幕后。当然,他也是县里唯一的双料正科主任,曾经获得过县里颁发的很多“先进”,还曾经被授予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更是占用过极其稀少的省委组织部学习名额。在他身上,既有各种荣誉加身的辉煌,也有流言漫天的落寞。
  对于楚天齐这次被有病的事,好多人都是出于好奇,而对这件事谈论并进行传播,并不去关注事件背后深层的原因。但也有人却从中看到了机遇,看到了收拾楚天齐的机会,王晓英就是其中之一。
  王晓英是今天从乡下赶回来的,目的就是和黄敬祖谈论楚天齐的事。
  王晓英坐在沙发上,黄敬祖正在地上来回踱着步。
  “别转悠了,你倒是给句痛快话,到底出不出手?”王晓英有些不耐烦,“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现在正好可以利用机会,彻底赶走他。”
  黄敬祖停下来,看着王晓英:“你认为机会合适吗?我却不这么认为。你想啊,这次让老王主持开发区工作,我们提前没有得到任何消息,更没有人和我们谈条件,这正常吗?我认为这只不过是某些人的一个权宜之计,王文祥不过是因为正好在那个位置,才临时充当了缓冲,那个位置肯定不是他的。现在只把姓楚的强行推到幕后,就是一个证明。因为县领导还没有合适的人选,或是还没有完成交换,一旦等到交换进行完毕,才可能彻底把姓楚的拿掉,换上选好的人。当然,也可能是姓楚的继续主持工作。

  还有,他们手里可是有我们的把柄,一旦让他们发现我们出手,那么他们的报复肯定会接踵而来。我了解那两个人,尤其是宁俊琦,不出手便罢,一旦出手的话就肯定是狠招。另外,那天姓楚的已经点出老王做过的事,点出老王是我们的人,现在老王又暂时顶了他的位置,他们一定会对我们重点防范的。”
  “你总是这么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的。刚才老王那么急的给你打电话,肯定也是和我想法一样,我看你怎么回复他?”王晓英说完,气呼呼的坐到沙发上。
  黄敬祖“哼”了一声:“有想法也得有实力,有……”
  “笃笃”,敲门声响起,打断了两人谈话。

  “谁?”王晓英问了一声。
  门口传来王文祥声音:“我,老王。”
  “等等。”说着,王晓英站起身,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王文祥径直走了进来,叫了声“领导”,冲着王晓英点点头。
  “老王,坐,你是不是来说楚天齐的事,来说开发区的事?”王晓英忙问。
  王文祥没有坐下,而是站在当地,说道:“是的。”
  王晓英点点头:“那你说说看,坐下说。我们能帮的尽量帮,是不是,老黄?”

  黄敬祖没有说话,而是看向王文祥。
  王文祥坐到了旁边单人沙发上,说了起来:“现在开发区的各项工作进展顺利,成效显著,县里却做出这样的安排,很耐人寻味。楚天齐身体壮的像头牛,哪里有病?分明是有领导要他离开这个位置。只是这个决定很突然,没有确定替代他的人,或是县里对开发区下步发展心里没底,才采取了这么一个过渡方式。现在让我暂时主持,也不过是巧使唤人罢了。以前都不让我做这个主任,眼看就要升格成副处,更不可能落到我的头上。

  位置肯定不是我的,但对我来说却潜藏着很大危险。马上就到了支付补偿款的时候,如果款项不能全额按时到位,那么我就必须面对因此而引发的后果。一个处理不慎,我就会首当其冲被当做替罪羊。如果侥幸平安度过,那也只是做了份内事而已,并不会被上面领导欣赏……”
  听出王文祥的说辞和黄敬祖类似,王晓英忍不住打断了对方:“老王,照你这么说,你是不准备争取,不想取而代之了?”
  “根本就不具备争取条件,县领导就没这个意思。即使真把他弄下去了,我们也只是给别人做嫁衣。”王文祥摇摇头,“另外,我现在也不敢有这个想法。”
  日期:2017-01-19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