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50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1-18 23:23:00
  ———————更新线———————
  班火正动作之迅速,为人之奸诈,心肠之毒辣,手段之残忍,无一不令人发指。
  我们这边甚至连说话的机会都来不及。
  老爹忽然叹息了一声,道:“此人如果本事再高些,那必定是祸乱天下的奸雄。”
  陈汉隆摇头道:“太毒了,太毒了!”
  陈汉礼道:“不愧是真小人!”
  陈汉雄道:“这人对自己人,怎么也忍心下这样的毒手?”
  老爹道:“从来都只有自己人对自己人下手才会最毒、最狠、最残忍!尤其是叛徒。这也是从古至今,大到国家政府,小到家族门派,都最痛恨叛徒的原因。”
  陈汉雄道:“那是为什么?”
  老爹道:“因为叛徒没有脸面再见昔日的故人,羞惭到极点,便化为恶毒。为了让自己有脸继续活着,就只能杀光不做叛徒的自己人。当然,人心之复杂,纵然学尽相术,也难以窥尽,人之所以有此心性,恐怕也不仅仅只因为此。”
  我突然打了个冷颤,想到历来读书,看到古往今来的许多事情,确实是叛徒杀自己人最狠,譬如害死岳飞的是曾被金人劝降的秦桧,带兵灭掉南宋的是效忠蒙古人的宋人张弘范,为灭掉南明出力最多的是降清的吴三桂,他亲手勒死永历帝,而抗战期间,汪精卫的伪政府伪军也不遗余力的残害抗日志士……
  日期:2017-01-18 23:24:00
  以前,我从未想过,但是现在,老爹一说,想到深处,我不禁汗流浃背。
  突然听见万夙歌说道:“班大哥,你,你才是叛徒,你才是害死我哥哥的凶手,对不对?”
  “哈哈哈……”班火正大笑,道:“夙歌妹子,直到现在你才明白,也太晚了。杀掉万夙笙的人确实是我,但是对于万夙笙,我可称不上是叛徒,我何曾忠于他?”

  万夙歌喃喃道:“那对于仙宫呢?”
  班火正道:“对于仙宫,我也不是叛徒,我到现在仍然忠于仙宫!只是,我对仙宫中的人,十分不满罢了。那些部首,那些幻领,尸位素餐,有什么能耐?又有几个人能胜得过我?我偏偏只能做一个小小的局首!我瞧他们多半也都该死!至于宫主,信任他们,不信任我,那是他自己昏聩!对于一个昏庸的宫主来说,继续死命效忠于他,就是对仙宫最大的不忠!”
  万夙歌道:“你强词夺理。”
  班火正道:“强词算是,理还没有夺。”
  日期:2017-01-18 23:28:00

  万夙歌道:“你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子?”
  班火正道:“是你还在痴迷中。”
  万夙歌扭头看向我们,道:“那这几个人不是你的属下吧?”
  “不错。”班火正道:“他们都是麻衣陈家的人。”
  万夙歌道:“你投降了他们?”
  “没有投降,我们也没有相互隶属。”班火正道:“不过,我和他们,业已达成了合作!夙歌妹子,我对你一向不错,你也是知道的,做哥哥的不愿意害你,你要是愿意加入我们,我万分欢迎。”
  “呵呵……”万夙歌苦笑道:“班火正,到现在了,你还说这种话,你害死了我的亲哥哥,又杀光了我御灵部的人,你觉得我会加入你们么?”
  班火正目中寒光一闪,道:“良臣择主而事,良禽择木而栖,你真要执迷不悟么?!”
  万夙歌道:“我怕死后见到我哥,无脸以对。”
  班火正道:“那你就只能现在下去见他了!”
  万夙歌道:“你要杀我?”

  班火正“嘿嘿”冷笑。
  日期:2017-01-18 23:29:00
  我大声道:“班火正,不必非要杀人!御灵部的人都被你害死了,她也做不出什么坏事来了。”
  班火正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不做我的人,就是我的敌人!少族长又妇人之仁了——万夙歌,做哥哥的让你先动手!”
  万夙歌摇了摇头,道:“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怪只怪我错信了你,我不会跟你动手,也不用你动手。”
  说话间,万夙歌挺起手来,骈起二指,猛然向上,在自己咽喉下疾戳,一声轻响,她竟然自己洞穿自己的喉咙,刹那间血流汩汩,仰面气绝而亡。

  班火正“哼”了一声,道:“顽固不化!”又对班猛、班烈等人说道:“你们把御灵部的尸体全都烧了。”
  “是!”
  主人既死,那些灵物全都一哄而散。
  班火正朝我们走了过来,道:“御灵部全军覆没,一笔勾销了。仙宫现在可以说是失了耳目,没有灵物再为他们探路,咱们的行踪,他们再也不会提前预知了。”

  叔父道:“班火正,你刚才那几手,可是惊人的很啊。我小看你啦。”
  日期:2017-01-18 23:29:00
  班火正笑道:“相脉阎罗过奖了。”
  我冷笑道:“你可真毒!”
  班火正一愣,随即道:“你以后也是当族长的人,统领一家一族一门一派,应该是杀伐果断,说这种话,心存妇人之仁,未免太可笑了。”
  叔父道:“我看啊,我这‘阎罗’的号送你得了,我可比不上你狠啊。说笑之间,就能杀人,举手抬足,就能毙命,厉害呀!”
  “真是见笑了。”班火正道:“无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

  陈汉杰道:“我看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班火正,不说别的,那个万夙歌对你死心塌地,你也下得去手?”
  班火正脸色一红,啐了一口,道:“是她痴心妄想!”
  陈汉杰不屑道:“那你对顾水娘呢?自己是老母猪,还嫌人家乌鸦黑。”
  班火正道:“我跟她怎么能相提并论?”
  “是不能。”陈汉杰道:“我刚才觉得她丑,现在觉得她可比你顺眼多了。你这个人,处的时间久了,瘆得慌。”
  “好了。”老爹不愿多说,道:“咱们走吧。”
  经过这一场惊心动魄的残忍杀伐,虽然是灭掉了遗世魔宫一整个部,但是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心情颇为沉重。
  陈汉礼、陈汉雄、陈汉隆也都沉默不言语。
  老爹和叔父倒是没什么,似乎是曾经沧海难为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