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5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我的讲述,杂毛小道沉默了一会儿,说如此也好,去看看,也算是了结一个心思。
  我说那就等我堂哥回来了,我们商量一下。
  杂毛小道挥了挥手,说老情人相见,少不得要做些少儿不宜的事情,他哪里有时间理你?反正这两天没有什么事情,不如你趁这段空闲,去镇宁看看,我守在这里就行了。
  我说啊,我一个人啊?
  杂毛小道笑了,说不然呢,要不然让胖三和朵朵陪你走一趟呗?
  听到朵朵的名字,我便知道这家伙是有意引开朵朵,让她没办法参与进陆左和黄菲的事情来。
  我想了想,说好。
  事不宜迟,我骑着摩托车,搭着屈胖三和朵朵两个小孩儿下了山,离开敦寨,回到了亮司。
  回到我家之后,我去了一趟村东头,找到了村子里的一个年轻人。
  他叫闻三儿,学名叫什么我忘记了,听我母亲说这小子有一辆面包车,专门跑晋平到大敦子镇的私人客运——他跟闻铭,似乎还有一点儿亲戚关系。
  我赶到闻三儿的家里时,他正在吃饭。
  这家伙比我还小两岁,不过娃儿都能够满地爬了,听说了我要去镇远的事情,他沉吟了一番,没有一下子就答应。
  我直接下猛招,说钱的事情好说。

  闻三儿小心翼翼地说道:“五百?”
  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他也很高兴,说不得了,陆言哥许久没见,变大老板了。既然如此,等我吃完这碗饭,回头我们就走……
  闻三儿的这面包车长期跑客运,有些陈旧,气味也不好闻,对这事儿屈胖三挺介意的,不过我却还好,让他们上车便睡觉,别多想。
  我们等闻三儿吃过饭后,又稍微准备一下,便开车出发。
  闻三儿是个很喜欢胡吹乱侃的家伙,一上车就跟我瞎吹,先是问我在外面做什么啊之类的,然后又说起了之前棍子贩毒的事儿来——他告诉我,说棍子那个家伙最后判了死刑,年前的时候执行的,枪毙,好家伙,一枪崩下去,半个脑瓜子都没有了,根本不像是电视剧里面那种屁事儿都没有,中了几十枪还能够喊万岁的样子。
  我有点儿诧异,说现在执行死刑,还是用枪毙?不是听说已经全面改革,用打针了么?
  闻三儿摇头,说不,是枪毙,我记得可清楚呢,当时去围观的人啊,人山人海的,我也去看了,好家伙,那一枪下来,脑浆飞溅,我好几天都吃不下饭,晚晚做噩梦。
  我笑了,说也对,估计这么做,是为了震慑那帮不法分子,好好的农村,变成了毒窝点,我听到了也气愤。
  闻三儿说可不,以前咱们亮司多好的一点儿,个个都倍儿精神,可现在呢,好多人都染上了毒瘾,害人啊……
  如此聊着天,倒也不烦闷。
  至于屈胖三和朵朵,则无聊地在后排睡觉。
  闻三儿是个爱聊天的人,跟我讲起了这些年来老家的变化,还有村里面这些家长里短的事情,让我感觉十分亲切。
  我想起了闻三儿跟闻铭还有一点儿亲戚关系,便问道:“对了,最近有没有见到闻铭那小子?”
  闻三儿说你说铭哥啊,他可是好久没有回来了。
  我瞧见他不太知晓,也就没多说。

  闻三儿想了一下,说对了,你跟铭哥关系挺好的,还是同学啊,对吧?
  我说对,是同学,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一直都是。
  闻三儿低声说道:“我跟你讲啊,铭哥在外面发大财了,上一次回来的时候,我听我爹说了,给所有的亲戚都拿了一万块,说是感谢大家这些年来对他父母的照顾——好家伙,一万块啊,而且还是所有的亲戚,可真有钱;不光如此,我听说跟铭哥家关系近的,发的更多,他大伯家那儿,我听小六子说了,整整十万呢,妈的,真是狗大户……”
  他压低着声音,我听了却有些好笑。
  按照老鬼现如今的江湖地位,那点儿钱都不过是小钱而已。
  别说老鬼成名已久,就算是我,这些钱我都能够拿得出来,只不过是不想惹太多麻烦而已。
  至于老鬼办这事儿,我也并不意外。

  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
  如此聊着,不知不觉出了晋平地界,过天柱,到了三穗,离开天黄高速的时候,前面通知昆沪高速在修路,通行不了,于是只有走省道。
  省道不如高速好开,而且盘山公路特别多,在这地界,公路边往往都是绝壁,稍不注意开出了车道之外,便是几百米的悬崖,所以闻三儿便没有再与我们多聊,而是专心致志地开起了车来。
  我眯眼打量着窗外的风景,那蜿蜒曲折的公路让人的心神莫名就是一阵烦躁。
  我闭上了眼睛,让自己的心情变得平和一些。
  可能是因为破败王者之剑的缘故,当听到杂毛小道谈及了它不可能再修复的时候,我的心中其实是有点儿痛的。
  这剑说起来,可以算得上是我和虫虫的定情信物。
  现如今定情信物都破碎了,让我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心慌。

  会不会有一天,虫虫与我之间的情感,也会如同这金剑一般破碎,再难回来?
  一想到这里,我又忍不住地想起留在了蓬莱岛上面的虫虫。
  时值如今,我依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选择去蓬莱岛。
  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成为凤长老的弟子。

  若是她能够从里面走出来,甚至很有可能成为蓬莱岛下一任的海公主,而我呢?
  我算什么?
  我陆言能够成为蓬莱岛的驸马爷么?
  我现在还是蓬莱岛上面的通缉犯呢。
  一想到这些事儿,我就无比的烦躁,并不是我对虫虫不够信任,而是因为一种发自内心的自卑,让我不愿意去面对这种让人头疼的事情。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间面包车紧急刹车,轮胎与地面发出了一声刺耳的摩擦声来。
  吱……
  我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满脸苍白的闻三儿,说怎么啦?
  闻三儿的脸有些僵硬,哆嗦着嘴唇说道:“我好像撞到人了……”
  啊?
  我说在哪儿呢?
  闻三儿一下子就崩溃了,嚎啕大哭道:“我不知道啊,这车开着开着,前面就突然来了一个长头发、穿白衣服的女人,一下子就闪过来了,我哪里来得及反应?”
  我皱着眉头,说扯那么多,先下去看一看吧。

  闻三儿小心翼翼的说道:“哥,这荒郊野岭的,什么人都没有,要不然咱跑吧?”
  我瞪了他一眼,说你想什么呢,跑?你跑得了么?不救人了?
  闻三儿哀求我道:“哥,这事儿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别说,能有什么事儿?我这车的贷款还没有还清楚呢,如果要赔钱,我可赔不起啊……”
  我说要你赔么,保险公司是干嘛的?
  闻三儿头都快低到胸口去了,低声说道:“我没有买保险……”
  呃……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是一阵无语——保险都没有买,怎么在路上跑起来的?

  我不管他,解开安全带,从副驾驶室里推开了门,走了下去,绕着车子走了一圈,什么东西也没有发现。
  日期:2016-08-08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