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的堕落,我身不由己》
第206节

作者: 睡前偷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头,推开屋子里的木头门的时候房子里掉落了一层尘土,我下意识的别过头咳嗽起来,可是傅经年却忽然捂住了我的鼻子。
  我诧异的睁大眼睛,看见傅经年一只手捂着自己的鼻子,另一只手捂住我的口鼻,随后等到灰尘差不多落下了,他才松手。
  我忽然觉得心脏里似乎什么东西被猛然击中。

  “走吧。”傅经年的手松开之后便一直放在我的腰上,我跟着掀开窗帘进了屋子,墙壁上也已经蒙上了一层灰尘,绣着粉色牡丹的棉被上已经落满了尘土。
  我轻轻叹了口气,打开衣柜,里面后妈的衣服已经空了,只剩下爸爸的一些旧衣服,我眼眶酸酸的,连忙关上衣柜,墙上挂着八十年代的那种相框,我将相框摘下来,整个带回去肯定不方便,我便将相框拆掉将里面的照片拿出来。
  但是拆掉相框的时候不小心被锋利的边角划到了手指,我惊呼一声,这时傅经年已经先我一步捉住了我的手指,“怎么这么不小心?”
  他皱眉吼了我一句,下一刻直接将我还在流血的手指放进了嘴巴里。
  指尖被温柔的包裹着,我大脑一瞬间愣住了,傅经年深邃的眸子盯着我,眸中荡漾着一抹温柔,凉薄的唇瓣紧紧地贴合着我的手指,我想要抽回来,傅经年却开口,“别动。”
  我抿了抿唇听话的没有动,不知道傅经年从哪找来创可贴给我贴上了,我错愕的看着他,“你怎么会随身携带创可贴呢?”
  傅经年白我一眼,指了指我的鞋子,“你之前穿高跟鞋的时候不是经常磨破皮么?笨女人。”

  傅经年说完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搭理我了。
  原来傅经年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才随身携带创可贴么?我心里忽然传过一丝异样的感觉,将照片叠好了放在一起,看着照片上憨厚的在笑的爸爸,我只觉得心口像是堵着什么东西。
  手指颤抖着抚摸着照片上的人,傅经年忽然说,“人要往前看,你爸爸肯定希望你和你弟弟以后能过好的生活,而不是一直缅怀过去。”
  我含糊不清的恩了一声,夹杂着重重的鼻音,这屋子确实是好长时间没人打扫了,桌凳库上都积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我深吸了一口气,“傅少,我们走吧。”
  “你不再收拾一下别的了么?”傅经年声音低沉,让我莫名的安心。
  我摇了摇头,将照片紧紧地握在手里,像是握着这些年逝去的光荫,“不用了,我们出去吧。”
  傅经年深邃的眼睛盯着我,眉头微微皱着,我知道让他在这样狭小并且不干净的空间里呆着确实是为难他了。
  但是傅经年并没有抱怨什么,我们出来之后,我看到了窗台上那盆已经快要枯死的吊篮。
  那盆吊篮是我很小的时候爸爸领着我去镇上的集市上买来的,一直养了这么多年了,我走过去将吊篮抱在怀里,傅经年有些讶异,“你要把这个抱回去?”
  我点点头,“这盆吊篮是爸爸买给我的,如果留在这里肯定会枯死的,我……”
  “那就带回去吧。”傅经年说,随后握着我的手腕将我从家里拖了出来,我不解地看着他,而傅经年直接将我拽到了刚才那个二十来岁的男人面前。
  他抬起手来指着我家的房子,侧脸刚毅,语气低沉,“这里,你们老板花多少钱买下来的,我三倍。”
  我眼睛缓缓地睁大了,男人也有些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你——”
  他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只听到“剌啦——”一声,一道极为剌耳的声音传来,随后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停在了我和傅经年面前,带起了一阵尘土。
  我下意识的捂住鼻子,此刻时间仿佛静止,从黑色的保时捷上走下来一个男人。
  首先是一双程亮的皮鞋,紧接着是修长的双腿,但是当我看到男人的英俊邪魅的脸庞的时候,我的身体狠狠一怔。
  “哦?原来是潘朗,我当是谁呢。”傅经年嗤笑一声,有些不屑的说,但是他垂在身侧的手忽然揽住了我的肩膀,并且将我往他怀里带了带。
  我没有挣扎,只是漠然的看着车上下来的人。
  原来……想要将我家这里拆迁的人是潘朗?竟然是潘朗?!
  我张了张嘴,却发现嗓子里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这时潘朗已经朝着我们走过来,他唇边挂着招牌微笑,“我说是谁在这呢,原来是傅少。真是无巧不成书。”

  潘朗挑眉,这时旁边的男人凑上去跟他耳语了几句,他有些微微讶异,“傅少想用三倍的价钱买下这里?”
  傅经年眯了眯眼睛,我率先站出来说,“潘总对不起,我……这房子我们能不能不卖了?”
  “不卖?”潘朗冷笑一声,眼中挂着浓浓的讥讽,“白纸黑字写的很清楚,你凭什么不卖?”
  “可是那个并不是我签字的啊……”我有些委屈的吸了吸鼻子,傅经年揽着我的手紧了紧,直接将我带了回来,漆黑的双眸紧紧盯着潘朗,“潘总是生意人,我出三倍的价钱买下这里,你赚差价难道不好么?”

  虽然傅经年用的是询问的口气,但是他的声音里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两人,潘朗穿了一件淡粉色的衬衫,看起来十分骚气。
  我咬了咬唇,潘朗倏地眯起眼睛,“傅少这算是冲冠一怒为红颜?为了一个夏青青,变得这么大方了?”
  “我的事情不用你来管吧?”
  “哦?动用这么大笔的资金,难道你不用向远思集团的董事会汇报么?”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开始针尖对麦芒,我看了看那包裹着我回忆的房子,又看了看皱着眉头凌厉的傅经年。
  即便我真的很希望傅经年将房子买下来,但是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傅经年为了我再出什么事情,我咬牙拽了拽傅经年的袖口,“傅少这个房子我不要了,我们回去吧好不好?”
  谁知道傅经年并没有理我,而是眯起眼睛盯着潘朗,“如果说我就是要把这里买下来呢?”
  “哈哈哈哈。”潘朗不可一世的仰头大笑,这一刻我才发现,他并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会对我温柔的潘朗,或许他们那个高高在上的世界我从来没有融入进去过。
  “傅少还真是天真呢。”潘朗忽然说道,随后他嘴角杨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不过——如果是夏小姐求我一句,我可能考虑一下不把这里夷为平地。”
  潘朗说话的时候眼光意味深长的在我身上打转,我心里咯噔一下,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潘总你……你的意思是只要我求你你就答应不动我家吗?”
  潘朗扬眉不置可否,我心里有些犹豫,脚步下意识的就要往前迈,但是还不等我往前迈一步,傅经年猛然拽着我的胳膊将我拽到了他的怀里。
  日期:2017-01-19 07: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