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91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他承认,自己是喜欢过安子若的,即便现在,说真的,内心还是喜欢,但他只能放手,一盘局被大家下到了死棋的时候,彼此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就只能放手了,可是为什么心中又有那么多的难以割舍啊。
  人生就像是一场旅行,说好和你结伴同游的人也许下一个瞬间已经离你而去。总有那么多的分岔路口等我们去抉择。
  最后华子建还是选择了离开,是的,他提前回去了,王稼祥开车送的他,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王稼祥也跟华子建好几年了,但今天,他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华子建的情绪是这样的低落,他更不知道华子建在想什么,夜色中,他们默默无言回到了各自的家中。
  这个夜晚华子建失眠了,他很晚了,还在自己的凉台上抽着烟,恍然中,华子建觉得一个人吸烟的时候有种被世界遗忘了的感觉,这种感觉很模糊,说不清道不明,不吸烟的时候根本难以理解,就像梦幻中的那样不真实,但一旦重新点燃起那跟香烟的时候,这种感觉却又真实的回来了。
  这个时候没人能来打搅自己的停滞不前,不思进取,自己也没有压力,没有责备,没有谎言、欺骗,没有金钱、爱情、权利,没有**,只有不停的吸,不去考虑把人折磨的筋疲力尽的世俗。
  同一时间的省城另一个地方,徐海贵也在紧张的等待着,他已经到酒店外面的一个隐蔽之处等了好久了,他坐在一辆小车中,一直看着酒店的门口。
  下午的时候,徐海贵得到了一个北江市公丨安丨局内线的情报,说缉毒大队准备在晚上抓捕他,这让徐海贵很觉得意外,缉毒?怎么能和自己扯上关系呢?但他还是相信了这个信息,因为这是一条可靠的内线,徐海贵为了维护这个内线,花费了不少银子了,再说了,人家为什么要骗自己。
  也就在这个时候,徐海贵又接到了杨喻义的一个电话,奇怪的很,电话不是杨喻义的号码,他说他手机没有电了,用的是别人的电话,他告诉了徐海贵,说自己晚上要开个会,所以见面的事情就要推一推,不过杨喻义还说,自己可能晚点时候能抽出时间,他让徐海贵在酒店等着自己,晚上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他说。
  多疑的徐海贵感到情况很不正常了,他在考虑过后,拿过了一个兄弟的电话,给杨喻义的手机打了过去,没有停机,杨喻义的电话是畅通的,徐海贵没有说话,缓缓的压断了电话,他需要好好的想想,他要把杨喻义和内线说出的情况做一个联系了。
  他一下就想到了上次茶楼里杨喻义用缉毒人员给自己来的那一招了,那么今天看来杨喻义不是开玩笑,更不是威胁自己,从内线的消息来说,切切实实是要抓自己。
  但抓住自己对杨喻义有什么好处呢?杨喻义难道不怕自己对他的检举和揭发?

  徐海贵为这个问题想了好长的时间,最后他有点弄明白了,看来杨喻义想要灭口,他绝不会把自己抓回公丨安丨局,当然,也不排除他抓自己回公丨安丨局的可能,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杨喻义是不会让自己开口说话的,什么样的人才不会乱开口?那就是死人,在北江市的看守所,恐怕一样是凶险万分。
  这个问题想通之后,徐海贵才大吃一惊,他嘴里咒骂着:“老子混了多年的江湖,人都够黑了,没想到还有一个比我更黑的人。”
  但显然的,咒骂是起不到任何作用,所以徐海贵目前也只有一条路可以选择,那就是跑路,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就算自己自首告发了杨喻义,恐怕在北江市这个地盘上,自己也不要想着能或者走出监狱,这不是韩阳市,失去自由之后的自己,会一文不值。
  但想想这些年自己攒下的基业和挣来的钱财,这都要抛弃了,徐海贵的心还是很疼的,那一个个的公司,还有好多银行的存款,对了,还有很多房产啊,现在都变成别人的了。
  可是还能怎么办呢?命只有一条啊,那就跑路。
  不过徐海贵也算的上是勇气过人了,不要看他瘫痪了,他依然是强悍的,就在远离自己住的酒店的车上,他还是想要证实一下消息的准确性,所以他看着早就关掉灯光的房间,默默的等待着。
  果然,到了晚上12点左右的时候,那个房间的灯亮了起来,再过了一会,徐海贵又看到了自己住的房间的窗户上闪动了好几个身影。到这个时候,徐海贵再也没有一点幻想和希望了,他黯然而沮丧的拍拍前面司机的肩膀,说了一句:“走吧。”

  小车就拐到了另外一条路上了,但小车并没有出市区,进了一个高档小区,这是徐海贵早就布置下来的另一个藏身之所,他在接到内线的消息之后,就决定了不去出城,那样会很危险,只有藏身在这个地方,才是安全的,这叫着灯下黑,等风头过后,在慢慢的打主意。
  当然了,这是理智的一种想法,而在徐海贵最为野性的骨子里,还有一种若隐若现的想法在折磨着他,那就是报仇,自己不能就这样白白的让杨喻义毁掉,这么多年的积蓄,这么多年的努力,现在都化为了灰烬,自己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生活也宣告结束,从此之后,自己犹如是丧家之犬一样的要躲避警方的追逐,虽然自己没有贩.毒,但***到哪里去说得清啊。
  这个仇恨徐海贵是不能忘记的,他在躲避和逃亡的时候,心里还是念念不忘的想着这个事情。
  所以当车停在了地下室的车库的时候,徐海贵对身后两个推着他前行的手下说:“一会给刀疤去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趟,对了,你们都把手机的卡换一下。”
  身后两个弟兄就一起点头答应。。。。。。

  这样的消息很快就反馈给了正在家里焦躁不安的杨喻义了,他根本都没有办法入睡,一直在等这个消息,当消息传来以后,杨喻义最初的表情是一种解脱的样子,说实话,他还从来没有组织过杀人的勾当,在心理上多多少少都有一种不安和紧张。
  但随后,杨喻义就放弃了这种情绪,又陷入了更深的一种惊忧里,因为他不能自欺欺人的以为徐海贵不会感觉到是自己主持的这场绞杀,这一点杨喻义有自知之明,徐海贵不是笨蛋,他只要用上一些时间,就会想通这个问题了。
  那么接下来呢?徐海贵肯定会对自己恨之入骨,他会认为自己昧了他的钱,还要取他的命,他一定会对自己展开疯狂的报复,是的,他敢放火烧掉北江大桥施工工地,敢连伤几条人命,那他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事情?
  杨喻义感到了害怕,自己身在明处,而徐海贵躲在暗处,这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说不上他就会抽冷子给自己来上那么一下,这些人都是干的刀口舔血的买卖,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对了,还有婉儿!
  想到了婉儿,杨喻义打了个寒颤,自己怎么就把这茬给往了,他们一定会先从婉儿下手的,上次他们就去了婉儿的家。
  杨喻义忙掏出了手机,一个电话挂到了婉儿的手机上:“喂喂,喂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