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405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时在思想领域的斗争比较激烈,那位老领导的话也对事情的后续处理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那位老领导现在虽然已经退下来了,他大概也早就忘记了这件事情,但是他的门生故吏众多,影响还是很大,一些官员顾忌到他们的态度,也刻意淡忘这件事,甚至阻挠事情的处理。
  薛绍华建议包飞扬不要出面去推动这件事,是担心他会受到牵连,但是他并不反对包飞扬通过其他方式促成这件事的处理,从个人主观想法上,薛绍华也希望这件过去了快三十年的事情能够得到一个妥善的处理。
  包飞扬对于薛绍华的建议却不苟同。姑且不说这件事情很可能关系到台湖联合化工集团在海州地区巨额投资的成败,单单是从道义上来讲,包飞扬也觉得作为临港经济开发区一把手,他有责任给新滩那些当年在抗击八二一台风中牺牲的人一个交代!
  淮戏是江北省的传统戏剧,和其他的传统戏剧形式一样,淮戏这些年逐渐被电视、电影等新兴的娱乐文化形式所取代,越来越式微,曲高和寡。
  海州淮戏团的情况也不怎么样,除了政策性、公益性的演出,一年也没有多少场商演。

  不过淮戏团占着云台路上的隆园,隆园以前是一个盐商的宅院,具有前后五进,左右两个跨院。据说以前淮戏团只能窝在东跨院,主院和西跨院是另外两家单位。后来主院的人受不了每天清晨就听到隔壁咿咿呀呀吊嗓子,就搬走了。再后来西跨院的人也受不了,于是整个隆园都成了淮戏团的驻地。
  对于人丁凋落、后继乏人的淮戏团来说,隆园的地方倒是挺大的,不过从外面看,也能够看出设施的陈旧和环境的窘迫。
  “你找戴老师啊,他应该在后面跟人下棋。”包飞扬来到隆园,跟坐在传达室里正在听戏的老头说明来意,对方马上向后面一指,让他自己去找人。
  包飞扬顺着老头指出的方向走过去,很快看到一个小亭子里面坐着两个人正在下棋,两个人大概都五十多岁的样子,听到有人走过来,其中一个人抬头看了一眼,看到不认识,便又低下头,而另外一个人依然非常专注地盯着棋盘,连头都没有抬。
  包飞扬也没有说话,站在旁边看了看棋盘,棋盘上的局面应该是已经到了收宫阶段,双方旗鼓相当,整体上黑棋应该略占优势,不过黑棋先手要贴目,扣掉贴目,领先也就是几目上下,要是稍微软一点的话,就可能让白棋扳回去。
  “咦,小伙子,你也懂棋?”过了片刻,拿白棋的抬头看了包飞扬一眼。
  包飞扬点了点头:“稍微懂一点。”
  听包飞扬回答说懂棋,拿黑棋的也抬头看了看他:“那你说这盘棋我们谁会赢?”

  “还不好说吧,有两个地方还存在变数。”包飞扬看了一会儿棋盘,说道。
  “咦,还有两个地方存在变数?”拿白棋的连忙低头仔细看了看棋盘:“我怎么看不出来哪里还有变数?你倒是说说看。”
  “这个不大好吧?”包飞扬犹豫了一下说道,观棋不语,很多人在下棋的时候都非常讨厌其他人插话。
  拿黑棋突然摆了摆手说道:“没事,我们就是下着玩的,你倒是说说哪两个地方还存在变数。”
  “这样的话,那我就随便说说,说错了两位可不要介意。”包飞扬笑了笑,伸手指了指白棋右下角:“这里白棋虽然做了一个无忧角的形,按理说任何打入都是无理手,很难取得战果,不过黑棋在争夺左边棋盘的时候,往这边多放了一个子,这就让白棋的无忧角没有那么齐整,说不定可以在这里取得几目的成果,但是如果应对不当,白棋左边这一块也可能受到影响。”
  下棋的两个人都点了点头,这个地方也是他们早就看出来的地方,本来他们觉得这一块收完,整盘棋也就是结束了,没想到包飞扬说还有两处可以争。
  包飞扬能够指出第一处,说明他确实是懂棋的,两人不由都一齐看向包飞扬:“那第二处呢?”

  包飞扬伸手往中腹附近白棋的一条大龙一指:“就是这里,白棋的大龙看似是活的,但是如果黑棋肯舍弃掉这几颗棋的话,依然可以攻击这条大龙,如果黑棋应对有误,就有可能让白棋翻盘  。”
  两人又盯着棋盘看了半天,然后几乎同时抬起头看了看对方,眼中流露出来的目光说明他们都已经看出包飞扬说的那种可能,黑棋确实存在崩盘的可能。
  “小伙子水平不错啊。只看了几分钟就能够看出这么多门道来,要不咱们来一盘?”执黑棋的男子笑着说道,与他的棋友相比,他的棋力要略微胜出一些。就算包飞扬指出那两处可以争,真下的话,他也有七八分的把握争取到对自己更有利的局面,因为在贴身缠斗方面,他要比对方强出不少。
  包飞扬笑着摆了摆手:“戴老师。我就是旁观者清,真要下的话,我是不行的。”
  “咦,你认识我?”戴晋荣有些惊讶地看了看包飞扬。
  包飞扬摇了摇头:“我是第一次见到戴老师,不过从两位的棋风、说话的方式上能够看出一些区别。”
  戴晋荣狐疑地看了看包飞扬,又看了看对面依然盯着棋盘的棋友,说道:“怎么样,这棋还要不要下?”
  “呵呵,算了,这种胡搅蛮缠的地方。算起来太复杂,我下不过你。”对方抓起一把白子放到棋盘上,这就叫投子认输。
  “呵呵,老梁啊,你还是害怕战斗,韩国人的围棋这两年越来越厉害,就是因为他们的战斗力太强了,要说棋盘上的造诣,韩国人并不强,可是他们的战斗力太强了。咱们华夏还有日本的一些围棋高手都不习惯,下棋就容易软,一步软步步软,就容易吃亏。”戴晋荣笑呵呵地将棋盘上的棋子捡回来:“所以啊。现在的围棋和以前不一样了,不学会搏杀是没有前途的。”
  “哼,我最看不惯韩国人那种死缠烂打的下法。”
  “你看不惯也没有用,下棋就只能输。”两个人斗了几句嘴,很快将棋子都收了回去。戴晋荣抬头看了看包飞扬:“来一盘吧,有什么事情咱们边下边说?”
  包飞扬通过观察。从两个人当中认出了戴晋荣,戴晋荣察言观色,也看出包飞扬并不是路过,而是特地来找他的。
  “那就手谈一盘?”包飞扬沉吟了一下,看了看老梁。
  “下一盘就下一盘,好好杀一杀这家伙的嚣张气焰。”老梁连忙将位置让了出来,然后又犹豫了一下:“你也是力战型的?”
  “不敢那么说,我的战力还没有那么强。”包飞扬笑了笑:“我的看法和戴老师差不多,韩国的力战派确实很难对付,曹薰铉就是力战派的代表,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围棋大满贯,他的弟子李昌镐的特点没有那么鲜明,那是因为他各方面都比较均衡,不过他最厉害的还是收宫阶段,出色的战力也是他能够在收宫阶段屡屡占据上风的重要原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