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0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鼓动韩文、庞大海在全体员工会上向你发难,还撺掇那些商人向你催债。结果被你轻描淡写就化解了,还把那两个小子收拾了,顺便也教训了我。后来你主张出租办公楼,我就想法阻挠,因为我不想失去大套间,更想在你的楼上办公,期望压你一头。可是你通过描绘开发区美好前景,把大家的愿望和开发区命运联了起来,致使出租办公楼的事全票通过。
  从大套间搬到了小房间,我非常不适应,也很是不舒服。可是几次交手我没有占到任何便宜,深知你的厉害,但我还不死心,还期望着寻找机会。反击的大机会没有找到,我便利用各种机会想要看你的笑话。比如咱们一起去财政局那次,本来我以为你肯定也会弄个灰头土脸,也肯定白给,可是你竟然痛痛快快就把钱要下来了,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
  六月底的补偿款算是到了一半,可是另一半还是没有着落。我当时既盼着能有钱解决问题,也想看你的笑话。最后笑话没看成,但我也很欣慰,欣慰开发区又一次度过了难关。从那时开始,我才真正开始反思,反思和你交手的事情,反思该不该和你做对。经过反思,我改变了策略,不再给你拆台,而是想法让你给我补台。果然,你并没有因为我做过的那些事情,而故意难为我。这让我既佩服你的人品,也同时牙根犯酸水,嫉妒你为什么就那么优秀。

  虽然我准备通过合作的方式,获得我期望的利益,但我还必须把你的一些事情汇报给我的领导。只是我在汇报的时候,总是说一些不痛不痒的事情。当然,你做的事情都很光明磊落,我也确实找不到你真正的短处。我的领导倒也没有因此过于难为于我。在你的领导下,开发区工作突发猛进,在你的支持下,我也做成了一些具体事情。
  就在我想以这种共赢方式,来实现自己抱负的时候,今天却来了这么一个狗屁不通的决定。我以前对你做过那么多错事,而且今天的事好像我还是受益者,但这事真不是我*干的,我提前根本一无所知。另外,我也知道,肯定不可能天上掉馅饼,就是你真不干了,这个职位也轮不到我。主任,不管上边现在有了什么决定,开发区工作还必须由你来主持,我还是听你安排。”说到这里,王文祥停止说话,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香烟,点燃吸了起来。

  刚才在王文祥说话的时候,楚天齐一直观察着对方的表情。看样子,倒有几分真实。当然,有些事情王文祥没提,想是他有顾虑,或是故意隐瞒的。
  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楚天齐微微一笑:“王副主任,你为什么要说这些?是因为黄敬祖把有些事情告诉你了吧。”
  “黄党组是和我说了一些事,但这只是其中的部分原因,其实我早就有这个想法,只是不知如何提起,也没有这个契机。”说到这里,王文祥迟疑着道,“主任,你是怎么发现我和他们之间的关系的?”
  “恐怕最后一句,才是你最感兴趣的吧。”抢白之后,楚天齐笑着说,“我这个人吧,没什么本事,但有一个特长,能读懂别人的心思。其实你们之间的联系,我早有发现,但我一直没有点破,我想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另外,我见你近一阶段干工作还比较积极,也就没准备难为你。”楚天齐这句话,诈乎的成分居多。其实他是两个月前,偶然发现王文祥去找黄敬祖,和王晓英在小区院里说话,才把他们之间联系起来的。

  王文祥却不这么认为,他完全相信了楚天齐的话,不禁惊出一身冷汗,不住的摇头:“怪不得呢,怪不得呢,原来一切尽在你的掌握之中呀。”
  见自己唬住了对方,楚天齐问道:“老王,你和任芳芳关系不一般吧。”
  “是。”说完,王文祥又马上摇头,“以前是,我们好了好几年,可她这次重新回来上班,我却不知道,到现在也不知道原因。从她回来上班后,我就再也没找她。”
  看来跟自己猜的差不多,楚天齐便趁热打铁说道:“老王,恐怕不是你不理她,而是她甩了你吧?她现在的依仗恐怕是你不能比的。”
  王文祥面上表情急骤变化,显得很是痛苦,过了一会儿,才长嘘了口气:“是的,那个娘们肯定又钻了别人的被窝。”发觉失口,他尴尬的笑了笑。

  “老王,想说的也说了,你回吧。”楚天齐说着话,身子向后一仰,伸了个懒腰。
  王文祥站起身,说道:“主任,我还是那句话,我不管那些什么决定,还请你继续主持整个大局,我完全听你的安排。”
  楚天齐摇摇头:“不行。”
  “为什么?你不相信我的话?”王文祥反问。
  楚天齐答非所问:“我得服从组织决定。”
  “我不管,反正有什么事,还得你做主,我还是向你请示。”说完,王文祥不等对方答复,快步走了出去。
  看着王文祥的背影,想到刚才对方的坦白,楚天齐心情复杂,不知是喜是忧。
  下午,宁俊琦打来电话,她也知道了楚天齐被有病的事。她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告诉他尽快安排一下,争取本周去省城,去处理天宇速递股东的事。
  刚放下电话,要文武来了,和他一起来的还有杨大庆、石重生。他们的神情要比楚天齐沉重的多,楚天齐反过来还得安慰他们。
  刚把他们劝走,电话便响个不停,先是雷鹏,接着是二狗子、魏龙、赵玉芬,邹英涛也打来了电话。这拨人刚告一段落,刘文韬、郝晓燕等乡下一些朋友也打电话问候。这些人打电话,都是表示慰问、关心,当然人们还要骂骂街。尽管心里不痛快,楚天齐也没有骂街或是怨天尤人,只能是尽量对对方表示感谢,并表示自己很好,不用惦记。
  一些企业也纷纷打电话过来,他们除了表示慰问外,更主要的是关心企业在开发区的发展。面对这样的问题,楚天齐只得很官方的表示“你们是和开发区合作,不会因为个别人员调整而受影响”。
  除了这些人,除了这些电话,开发区工作人员也来了好几拨,有的是单独来,有的是结伴来。有的是以工作为由过来坐一坐,有的就是直接过来看看主任。无论哪种情况,楚天齐都要感谢对方的问候,也要关心一个对方的工作和生活。
  本来中午稍微休息后,楚天齐的心境已经基本平静了。可是被人们这么一好心问候,反而增加了更多的酸楚。

  晚上,由要文武召集,雷鹏、杨大庆、二狗子等人参加,陪同楚天齐一起出去吃饭。饭局即是酒局,开局前大家特意约定要少喝酒,但最后人们还是喝了好多,几乎都醉了。酒桌上气氛沉闷,人们做的更多的就是举杯豪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