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125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家人又说了一阵子闲话,眼看酒菜端上来差不多一半了,这顿晚宴也就算正式开始了。
  骆金同让儿子骆强给两家长辈倒了酒水,随后第一个端起酒杯,道:“来吧,咱们一起干一个,咱们两家也好久没聚了,今天又聚在一起,也是缘分。往事不再提,咱们只看明朝,呵呵,来吧,干一个。”
  李睿见他轻描淡写,一句“往事不再提,咱们只看明朝”,就巧妙的避去了以往两家关系的尴尬,也是暗里佩服他的奸猾,不过既然已经来了,也就喝了这杯酒,当是再给他一个面子,便举起杯碰了过去。
  众人干了这第一杯酒,就开始正式吃喝。席间骆金同与秦美娟两人频繁劝酒让菜,说说笑笑,倒也显得其乐融融。

  酒过三巡,骆金同忽然看向女儿骆姗,道:“小姗啊,你跟小睿可是打小就好的,怎么这一见面,关系这么冷淡了啊?我记得小时候,你们俩不是挺好的嘛,还一起玩过家家呢。哈哈,这怎么长大了,反而还见外了?这样,你去敬小睿一杯。”
  李睿闻言忙道:“哎呀,不用了,不用这么客气,都是自家人……小姗你别过来了。”
  青曼则是面带笑意看向骆姗。
  骆姗已经听了父亲的话,端杯起身,把修长白皙的藕臂递到桌间,略有几分不自然的说:“小……小睿,我敬你一杯。”

  两人虽是曾经的干兄妹关系,不过彼此年纪只差一岁,几乎没有年龄差距,因此从来没以兄妹相称过,向来都是直呼其名。
  骆金同听后怫然不悦,道:“真是没规矩。小姗,我是不是没教过你酒场规矩啊?哪有那么敬酒的呀?你要敬酒的话,先要给小睿把酒满上,然后说两句祝福的话,再然后碰杯,接着你先干为敬,可你现在这算什么样子?小睿的杯都不满,你怎么敬?”
  骆姗闻言脸色更尴尬了,却也没说什么,把自己酒杯放下,拿起酒瓶,绕到李睿身边,讷讷的道:“我给你满上。”
  骆金同听后脸色又是一变,恨铁不成钢的叹道:“你这个傻丫头啊,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傻丫头来呢。你好歹也在教育局上班,没上过应酬场合吗?满酒哪有这么满的?你不知道要先让小睿喝一口吗?”
  骆姗被父亲教训的脸红如朱,白净的脸蛋都要渗出血来似的,神情也很窘迫,都要被吓哭了一样,垂着头可怜兮兮的说:“小睿你先喝一口吧。”
  李建民忙道:“唉,咱们自家人,没那么多事,小姗想怎么敬就怎么敬。”
  青曼也劝道:“是啊,别难为小姗了,呵呵,自家人用不着这样。”
  李睿早已被骆姗丽色所征服,又见她被父亲教训的手足无措,心底大生怜意,便不想着为难她,不等她说什么,端起酒杯来就喝了一口。
  骆姗见他为自己考虑,也是暗暗欣喜,两手持瓶给他倒酒。李睿端着酒杯让她倒酒,目光留意到她持瓶的手指,纤长白嫩,如若春葱一般,端的是一双素手美荑,心头跳了跳,暗说美女就是美女,身上无一处不美。
  骆金同见李睿喝白酒不扭捏,赞道:“好小子啊,喝白的比你爸厉害。所谓酒风就是官风,从酒风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官风,一喝就倒官位难保,一喝就跑升官还早,一喝九两重点培养,常喝不输领导秘书,全程领跑未来领导啊。”
  李睿对他的话如若不闻,眼里只看着骆姗那双柔荑。当然,在外人眼里,他是只看着杯里的酒。

  骆姗给他倒完酒就回了自己座位上,再次举杯递到他身前,略有几分难为情的说:“小睿我敬你,我祝你……祝你官运亨通,早日成为大领导。”说完眼巴巴的望着他。
  李睿也起身,端杯跟她酒杯轻轻一碰,笑道:“谢谢你,也算借你吉言吧。”说完仰脖干了杯中酒。
  骆姗见他抢了先,忙也喝掉。她没敢喝白酒,喝的是啤酒,饶是啤酒,一大杯也有二三两,她轻松的喝下去,也算是酒量不错。
  骆姗刚放下杯子,就见父亲骆金同在向自己打眼色,明白他的意思,忙又拿起酒瓶,再次走到李睿身边,又给他倒上,这才坐了回去。

  两家人又吃一阵,骆金同已是酒色上脸,一张脸如同猪肝似的,心情却似乎越发的欢畅,他对李睿道:“小睿啊,干爹要求你帮个忙啊。”李睿心说来了,正事终于来了,还以为他这顿饭只续情谊不求帮忙呢,看来他还是没忍住,笑道:“您说。”
  他始终不叫干爹,骆金同无奈之下,只能不以为意了,指着坐在他斜对面的骆强道:“小睿啊,小强是你兄弟,大学毕业后在省城谋职,可惜一直没找到好工作,目前在做快递,你说快递那算个什么职业?快递员那是什么人?唉,真是把我的老脸丢到省城去了。我有心把他叫回家里来,在区里给他安排个工作,可是你也瞧见了,我已经退了二线,现在说话已经没人听了,因此呢,只能厚着脸皮求你帮他这个忙。你要是还念着兄弟情谊,就拉他一把,给他安排个工作,事业单位就行,总比快递员强多了吧。你要是给他安排了工作,他以后回区里发展了,我跟你干妈心里也踏实,你呢,也多个兄弟,多个支持。老话说得好啊,好汉还要三个帮,你现在虽然给书记做秘书,但很多事情你不可能全部自己做了,也需要帮手,这时候兄弟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

  李睿很耐心的听着他这番话,这个人虽然这不好那不好,但到底是个官场前辈,有些话有些道理总结的还是很中肯的,就像他说的那样,自己帮骆强安排了工作,既是落下骆家一个大大的人情,也能多个兄弟多条路子,谁知道以后有什么事就会用到人家呢?何况自己跟骆强这小子也算小时候一起玩的,也应该拉他一把,倒是并不看他老爹的面子,再说,不是已经把这事托付给季刚了嘛?想到这,说道:“您放心吧,小强工作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我近期给他解决一下。”说完这话,瞥了骆姗一眼,暗想,骆金同不是也要求自己帮她调动下工作嘛,怎么没有提出来?难道要一个一个的先后说出来吗?

  骆金同也没想到他会答应的这么爽快,微微有些吃惊,但很快回过神来,激动地说:“小强,赶紧的,还不赶紧敬你小睿哥一杯酒。”
  如果说骆姗可以不叫李睿为哥,是因为两人年纪相差无几,那么骆强就一定要称李睿为哥了,毕竟李睿大着他好几岁呢。
  骆强一听这位干哥哥能帮自己在区里安排工作,也很高兴,闻言跳起身来,抢过酒瓶就冲李睿去了,嘴里连声感谢,先给他满了酒,然后跟他干了一大杯白酒。
  李睿干完以后,打量着这位干弟弟,见他完全继承了乃父骆金同的身高与容貌,生得高大白净,也很文秀帅气,赫然是个大帅哥,连自己都要嫉妒,暗道,这小子长得倒是一表人才,可惜和他爸一样,也是个势利之辈,自己刚进包间的时候,他对自己爱答不理,可现在自己答应帮他介绍工作了,他马上亲热得不行,如此前倨后恭,真是可叹可悲啊。

  日期:2017-01-19 07: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