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226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无奈,站到起跳线那里去,开始摆臂运气。
  赵一云等人憋着笑在一边看,心里可得劲了,什么时候见过李牧吃瘪的样子,太罕见了好吗!
  呼呼,李牧深深地呼吸,眼睛盯着及格线,牙齿一咬,就猛地起跳!
  两米二还显得勉强。
  陈韬坐不住了,他盯着李牧问,“你告诉我下午你在村庄那一跳是怎么跳过去的?”

  “什么!猎头,你怎么知道我跳楼了?”李牧吃惊地看着陈韬。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天生贱骨头!”陈韬骂道,“你是怎么跳过去的?”
  “助跑啊!”李牧说,“如果能助跑,我能跳很远,三级跳远我以前上高中的时候可是拿过全校第一的。”
  陈韬一开始怀疑李牧装傻充愣的,现在开始相信了,难道真有这么神奇的事情,助跑能跳第一,立定跳远居然跳不及格。

  “这他-妈-的够奇葩的。”陈韬苦笑着摇了摇头,指了指起跳线,对李牧说,“你给我站那边去。”
  李牧就像是个壹加壹等于几斗算不出来的小学生,委屈又尴尬,乖乖的站了过去。
  陈韬绕着沙池思考,目光不断的在李牧身上以及其他几个兵身上扫视,想着对策。
  显然,李牧的身体机能没有任何问题,他的弹跳力绝对不差,那么,问题只能是出在……
  “去,一枪,找根绳子来。”陈韬挥了挥手,说。

  要绳子做什么?
  石磊不由暗暗想,猎头该不会是要把班长给吊死算了吧,心里这样想,他目光就自然的朝上抬起,落在风雨器械棚的棚顶的架构上面。
  “往哪看呢?”杜晓帆低声说了他一句,捅了捅石磊。
  石磊摸了摸鼻子,好像心里想的被看穿了似的,低声说,“猎头该不会要吊死班长呢吧?”
  “我先弄死你。”李牧没好气地扫了石磊一眼,说。
  陈韬也听见了他们的嘀咕,但他什么也没说,这时,赵一云取了绳子飞奔过来,直接就把细的那根背包绳给整过来了。

  “来,准备!”
  陈韬示意李牧,然后拽了背包绳的一端,对赵一云说,“你站那边去。”
  赵一云站到他对面,稀里糊涂的,不知道陈韬打算做什么。
  “蹲下来,楞着干什么!”陈韬蹲下去,瞪眼说赵一云。
  “嗯?是!”赵一云回过神来,蹲下去。
  “拉紧拉高,三十公分高。”陈韬一边说着,一边调整着绳子的位置,基本上就是在及格线上面拉了起来,三十公分左右高。
  此时,大家都瞪大了眼睛,再笨也知道陈韬打算干什么了,不由的瞪大眼睛看向陈韬——猎头就是高啊!
  跳不过去就会被绊倒摔个狗啃屎!
  李牧脸都绿了!
  高!
  真他-妈-高!
  陈韬毫无疑问地断定,李牧立定跳远跳不及格,不是身体素质问题,而是心理问题!
  李牧怕死!
  天啊,我的天呐,这么神奇吗?
  关键在于什么呢,关键在于,这让大家笃定地认为,陈韬认为李牧怕死!这个办法就是专门治怕死的人的!李牧怕死,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这不是很神奇吗?

  天啊,我的天呐,这么神奇吗?
  然而,再刚强的人,内心始终会有一块儿柔软的地方。
  退一万步说,没错儿,李牧就是怕死!
  他就是怕死!
  跳不过就要摔个狗啃屎。
  “愣着干什么,跳!”陈韬催促李牧。

  李牧一咬牙,闭了闭眼睛,一摆臂就猛然起跳!
  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目光紧张地随着李牧的身体也呈抛物线运动,一直看着李牧抛物线上升,落下。
  对于李牧来说,什么技巧啊什么步骤啊,都是扯淡,他的问题不是掌握不好技巧,也不是步骤上面出错,而是心理方面的问题!
  有句话说得好,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也许李牧内心深处是不把这个科目当回事,毕竟就这么一个立定跳远,有什么难度,而且大比武的话也不会有这个科目。立定跳远锻炼的是兵们的弹跳能力,立定跳远跳得远不是最终目的,把弹跳能力提上去才是根本目的。
  部队里面有句话,形容好兵的:能打能跳能投能跑。说的就是射击、弹跳、投弹和越野,基本上讲的就是三大硬科目,弹跳实际上指的是兵们的灵活性,解放军陆军尤其强调这一点。
  哐当的一声,李牧几乎是整个人砸下来的,落地之后,直接就朝前面扑了出去,一个狗啃屎扑在了前面的软沙上面。
  大家的目光迅速落在及格线上,背包绳没有被绊倒,及格线也没有被踩到,李牧跳过去了。
  陈韬满意地笑了笑,扔下绳子站起来,指着李牧就笑骂:“你小子就是怕死!”
  众人忍不住呵呵地笑起来。
  李牧爬起来仔细看着自己的脚印,真的跳过来了,太神奇了呢!
  赵一云收起背包绳,说,“老李,我还以为你无所不能呢,你也有弱项。”
  “我还钢铁炼成的人呢。”李牧无语摇头,暴露了一个弱项叫弟兄们笑话,这才是最要命的,不过那又如何呢。
  李牧心里总结了一下,也找到了自己的症结,连续来了几次,一次比一次跳得远,反复地跳了二三十回,这个弱科目就算是克服掉了,甚至到最后,他还成了小队中跳得最远的一个。
  折腾一个多小时,也就差不多到洗漱的时间了,李牧他们以为陈韬会接着搞他们体能,毕竟高强度训练什么的,都习以为常了。

  谁知,陈韬把队伍带回到老营房楼下后,说道,“这段时间同志们辛苦了,回去之后好好洗个澡今晚早点睡,明天展开轻武器学习。”
  大家都不相信地瞪眼看着陈韬。
  “解散!”陈韬下令。
  大家都犹豫着,迟迟没有解散。
  陈韬刚转身要走,见状就回过身来,眯起眼睛,“怎么,看你门恋恋不舍的样子,还想继续体能搞起来?”
  “报告猎头!不是!”
  兵们轰的一下作鸟兽散,几秒钟后已经冲进了二楼的101房,他们的狗窝。
  “老李,我怎么似乎嗅到了一股阴谋的气息?”赵一云一边飞快地脱掉身上脏兮兮的迷彩服,一边说。

  李牧在脱鞋子,他还没说话,杜晓帆就说,“我也是。猎头今天太不正常了,首先晚上的体能训练,猛禽不搞他来搞,而且就搞了个立定跳远,有这么好的事?我认为,肯定有问题。”
  石磊说,“没准一会儿我没正洗澡准备上床睡觉,他上来就是一阵紧急集合哨给咱们直接搞死。”
  “你个乌鸦嘴就别说话了!”林雨没好气地说,石磊实在是前科累累。
  石磊扫了一眼林雨身上那跟健美运动员一般的肌肉,嘴角抽了抽,说,“不说就不说。”
  大家的鞋子都脱掉了,于是一下子班房就充满了美妙的味道。李牧揉了揉鼻子,说,“是有点不对劲,集训也不可能现在就转入缓和阶段。总而言之,今晚咱们小心点。”
  石磊贪婪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一副这酸爽的表情,说,“班长,今晚又排岗?”

  日期:2016-03-26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