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403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真的要这么多?”陈华东不由兴奋地搓了搓手,他之前并没有想过宏达集团一家就需要上百套高端物业,按照他们的规划,海景楼一栋楼的物业数量大概也就是四五十套的样子,先期他们只想建两栋,提供八十到一百套房子,如果宏达集团真的要五十套,那两栋楼显然是没有办法满足整个开发区的需求。
  范文华笑着说道:“当然,具体数量还要看价格,如果价格合理的话,我们第一批就可以订一百套,毕竟宏达集团今后的发展速度会很快。”
  陈华东有些羡慕地看了包飞扬一眼,现在大家提到开发区,都会想到大宙重工与唐盛集团合资的大唐造船项目。宏达集团虽然也是著名企业,是台湖电子产业的代表之一,但是这个项目的投资并不大,在市里知道的人也不是很多,可是听范文华的样子,宏达集团是打算长期在海州发展的,其规模或许不如大唐造船,但是对地方的影响却可能并不迅速,毕竟电子产业是当前发展最迅速的新兴产业,而且还能够解决大量的就业问题。

  陈华东说道:“我们主要是为企业提供配套服务,并不想通过项目赚钱。不过黄金海岸的资源具有稀缺性,要进行综合开发的成本也非常高,所以这个价格肯定要进行综合的考虑,但是我可以保证最后的价格肯定不会贵。”
  包飞扬给陈华东递了一个眼神:“国内物业的价格总体上还处于比较低的水平,按照计划,我们一期将建三栋楼,大约一百五十套房子,初期供应的价格肯定不会高,但是在这批物业推向市场以后,后续的开发项目将会与市场价格进行对接,范总对台湖、新港的情况比较了解,对沪城也比较熟悉,应该知道物业市场的行情,尤其是沪城台商社区的物业价格是其他地区的数倍,但真正的好物业还是有价无市,根本就买不到。”

  范文华将包飞扬和陈华东的表现都看在眼里,他突然笑了笑说道:“飞扬啊,我知道想要从你这里占便宜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所以我也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不过作为项目的首个支持者,你们总要给我一点特殊的优待,对不对?”
  在商业行为当中,想要占便宜,往往是因为信息的不对称。比如让范文华和陈华东进行谈判的话,范文华有信心将价格压低到海州房地产市场的平均水平。由于内地的房地产市场还没有全面启动,海州房地产市场也非常低迷,商品房价格非常低,简直就跟白送差不多。
  范文华对海州的房地产市场的情况大致了解一些,而陈华东显然对其他地方的房地产市场行情并不了解,所以范文华有信心在谈判当中占据优势。
  可是面对包飞扬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包飞扬对外面房地产市场的行情也非常了解,所以包飞扬不可能接受类似海州市场的平均价格这种近乎白送的价格。
  包飞扬与陈华东不由对视一笑,包飞扬说道:“这个没有问题,我们临港开发区会组织开发区的三资企业向海东区进行团购,争取一个优惠的团购价格。”
  范文华听到包飞扬这样说,也只是笑了笑,并没有真的相信包飞扬的话。哼哼,想要让包飞扬手里让出点便宜,那不知道要付出多大代价才可以!
  于海兰在和孟茜等人沟通以后,向包飞扬汇报了相关情况。

  “据孟助理说,考察团对临港经济开发区调研了解到的情况并没有出乎他们的意料,于部长也确实是因为考察中发现新滩对当年八二一事件近乎完全耽误表示出不满。至于为什么这样,孟茜也非常想不明白。”
  虽然说孟茜当着于莉琼的面,对临港经济开发区的这些领导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其实私下里早已经被于海兰的小恩小惠给收买了,和于海兰之间打得非常火热。这次于海兰又送孟茜一款高档瑞士女表,很容易就了解到一些隐秘情况。
  “孟茜说,他们是当天去新滩以后,向当地人了解情况的时候才知道新滩八二一事件的,然后于部长就开始追问有没有纪念碑,在看到那块简易的甚至说可以说非常简陋的石碑的时候,于部长似乎有些激动,她回到酒店之后,就向孟茜表示华夏不应该忘记那些当年的牺牲者。”
  包飞扬点了点头:“那就清楚了,不过孟助理有没有说,于部长对这件事关心的背后,是不是有些特殊的原因?”
  孟茜摇了摇头,说道:“孟助理说这个她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她也倾向于应该有特殊原因,至于原因是什么,她就不清楚了  。”
  “好的,我知道了。”包飞扬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于主任,上午你有没有其他安排?,如果没事的话我们去一趟新滩,实地去看一看。”
  包飞扬履任以后,有空的话会经常下去跑一跑,有些东西只有实地看到才会有更加具体的印象。虽然这段时间他经常到外面出差,但是临港经济开发区他也跑了不少地方,也大致跑了个遍。
  包飞扬以前也来过新滩,但是比较匆忙,对新滩的历史过去并不是非常了解。这一次于莉琼发飙,也让他也有机会了解到更多有关新滩的事情。

  以往包飞扬下来考察的时候,常常轻车简从,不过这一次他跟望港乡的老书记姚根生联系了一下。姚根生虽然从籍贯上看不是望港人,不过他在望港工作了几十年,已经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望港人。
  “一九六九年的时候,我刚刚到部队当兵,那两年确实有学习新滩精神的运动。当时我们连队也参加了垦荒种地,不过是在吕州那边。”姚根生与包飞扬谈起当年的事情,也是一脸缅怀过去的表情。
  “一九六九年的八二一台风,我的记忆比较深刻,当时刚刚一个台风过去,很多损失还没有来得及修补,新的台风就来了,而且这次的台风强度更大,据说是达到了十二级,后来还有一种说法认为那一次的台风强度比普通的十二级台风还要大得多。属于百年难得一遇的大台风。”
  姚根生摇了摇头,回忆起当年的情形,似乎还有些心有余悸:“当时我们部队也参加了抗击台风,吕州也有好几个地方淹了,不过没有发生大量人员伤亡的恶**件。当时我们在部队里,都没有怎么听说过新滩溃堤的消息,后来才零零星星听到一点消息。”
  “我复员以后,一直到一九七五年的时候到望港工作,这一干就是二十多年。新滩这个地方我来过不少次,纪念碑这里我每年都要来一趟。以前有个年轻干部看过经常来,就对我说,是不是将这个碑重新修一下,起码有个碑的样子。不过我知道这事比较敏感。没有敢乱来。”

  姚根生领包飞扬等人穿过一片棉花田,来到几棵刺槐前,在刺槐树的中间,孤零零地竖着一块非常普通的水泥墓碑,上面刻着“抗台风烈士永垂不朽”几个字样,旁边还有几列小字。写着“一九六九年八月十六日,台风袭击新滩,驻守这里的解放军某部军人宋海波、陈方明,大学生王安明、李秋萍等同志,为保护国家财产与人民安全光荣牺牲,特立碑纪念!”
  墓碑虽然不大,但是周围清理得很干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