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3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县委可以指导,你吴忠诚要给亲近的人搞点工程也可以,但这事儿,得我作主!
  张文定要作主,并不是想捞多少钱,而是要通过这个项目,来平衡各方的利益,让自己以后的工作开展得更加顺利。
  当然了,他自己把控着这个事情,也才有可能严守质量关——仅仅只是有可能,而不是一定能。
  毕竟,他是一县之长,要操心的事情多了去了,不可能天天跑工地啊!
  各方利益,首先一个,肯定是要照顾到赵世豪的。
  赵世豪自己有公司,而且这个项目还是赵世豪拿下来的,等到项目招标,张文定肯定照顾一下,这个人情不能不还。本来这笔钱就是赵世豪给要过来的,没有她,恐怕这条路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动工呢。
  更何况,她还答应了会协调望燃高速公路尽早开工,如果这次的项目,把赵世豪给恶了,那到时候望燃高速动工,估计要等到第五年去了。
  以赵世豪的能量,成事可能会有很大的难度,但要坏事,绝对没难度的。
  这日子还长着呢,赵世豪这条线,绝对要维系好。这对燃翼,对自己,都是有好处的。
  给赵世豪的工程也不能像打发要饭的,而是要给就给个大的,给出去一半都不过分。当然了,除了赵世豪之外,县里市里,估计也有几家是要照顾到的。
  干基建工程,哪里都离不开本地力量。
  这方面,燃翼本土的利益集团能力非常强大,不管是吴忠诚掌管项目的时候还是现在,县里的工程都要照顾本地的势力。虽然这几家施工队平日里和政府和和睦睦,称兄道弟,但他们的背景也不能小视的,照顾一下本地企业并非仅仅只是因为地方性保护主义,还有许多具体的环节要考虑。
  如果这么大的工程,丝毫都不用本地的施工单位,那到时候,说不定这工就施不了!哪怕最终施工了,两年的工期,说不定三年都不见得能够完成——随便村民阻个工,哪里闹个事啊,这工期就可以一拖再拖了。
  这种情况,张文定不想看到。
  话又说回来,县里的利益如何去分,张文定又可以拿来做个文章,可以拉一批人打一批人。
  甚至于,借此立威也是相当方便的。
  当然,现在还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当务之急就是要先顶住吴忠诚。
  以前的工程怎么分,张文定不管,但这一次,他是要一定作主的。如果吴忠诚识趣,那给吴忠诚分点利益也是可以的,如果吴忠诚太不懂事,那他可能连口汤都不会给吴忠诚喝了。

  说到底,这是政府具体事务,不是方向上的大问题。
  张文定这个决心一下,刚准备找个机会和吴忠诚谈谈,吴忠诚却主动给他打了电话,要和他见个面。
  张文定挂断了电话,就去了县委。
  寒暄过后,吴忠诚便满脸是笑地对张文定说道:“文定啊,县里这次从交通厅拿下这么大的项目,干部群众都在讨论你呢,说你很有能力呀!”
  张文定才不相信他这个话,但这话听着毕竟很舒服,他就微微一笑,道:“班长你过奖了!都是县委县政府前期的工作做得扎实,我也就是跑跑腿。”
  吴忠诚也笑了笑,又道:“你不要谦虚。啊,县政府的老大难问题,你刚接手就解决了,这怎么奖都不为过。啊,这个事情,县委也是松了口气的。这里呢,我也有个思路想跟你讨论一下。”
  张文定知道正戏要来了,点点头,道:“班长你请讲。”
  吴忠诚就道:“政府的工作,特别是事关民生工程的工作,一定要慎重啊!这个,工程质量上,一定要注意,一定要严防死守,一定要经得起时间的检验。啊,全县干部群众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道路改造,可不希望刚修的路用不了几年就变成坑坑洼洼,那样是不行的,有损我们县委县政府形象的,也会是被老百姓骂娘的。”
  这个话,张文定听得就有点不开心了。
  尼玛,老子这儿还没开始修路呢,你就想指责老子对工程质量不重视吗?

  我知道你想从我手里抢这条路,可你能不能换个态度?
  张文定在腹诽,但也明白,这时候自己还不能表现出来。
  毕竟,这个时候吧,很多事情都要相互平衡,很多矛盾也要暂时压下来,特别是和吴忠诚之间,能不翻脸就不翻脸。
  相比跟陈从水的谈话,吴忠诚跟张文定说话要简单明了得多。

  两个人现在级别相当,心照不宣,对于对方的心思,那是再了解不过了。所以,没必要遮掩什么,直奔主题才是最正确的。
  说得太虚了,倒显然自己心虚呢。
  不管怎么说,丨党丨委对政府还有指导职能的嘛。
  张文定有个原则,这个工程,自己一定要主导,可以给吴忠诚一些利益,但不能让吴忠诚来纸指手画脚。如果这次把持不住,以后恐怕他就会变本加厉。
  这就像两口子刚结婚,开始有蜜月期,蜜月期过了,矛盾开始出现,在第一件大事的决策上,那个干赢了,那以后这个家里就是谁说了算。
  张文定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输。
  脸色一正,张文定点点头,沉声道:“班长指示得对,这方面的工作,一定要慎之又慎,对这次工程的招投标工作,政府方面一定会在各种程序上都做到位,要把这次的工程,做成燃翼的标杆。”
  这句话说得很硬,噎得吴忠诚直瞪眼。
  不过,吴忠诚怎么说也是县委一号,是整个燃翼县的一哥,就算你张文定明确了说这是政府的事,那又怎么样?
  重大项目,还是要在县委的指导下进行的嘛!
  政府事务怎么了?政府事务也要在丨党丨委的领导下来干嘛。
  吴忠诚努力平静了一下情绪,脸上挤出个笑,对张文定道:“文定同志啊,这招投标的工作,一定要慎之又慎,一定要公平公正,可不能走过场,应付事。啊,不但要客观公正,而且要注意投标人的资质,这方面,我们一定要严格把控,现在很多投标人都借用了别人的资质,干出来的工程,全是乱弹琴。这一点,一定要严格审核,绝不能有任何意外。”
  这个话,张文定感觉自己都要替吴忠诚脸红了。
  尼玛,吴忠诚你的脸呢?

  你还有脸在这儿说资质?你那些相熟的施工单位,别说借别人的资质了,完全就是草台班子好么?
  看看燃翼县里这些路,质量差到了什么程度?
  这可都是你吴忠诚的人施工的啊,你现在还有脸跟我说这个?
  尽管张文定还不想跟吴忠诚闹得太僵,但到了这个时候,也不能太软了。
  日期:2017-01-18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