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31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吴忠诚还是要先了解清楚。毕竟,现在县府那边是张文定当家,而张文定可不是姜富强那种软脚虾。
  陈从水一瞬间就分析出来了吴忠诚的目的,心中满是无奈,但在吴忠诚面前暂时还不敢反抗,只能百般不愿地答道:“招投标工作已经开始准备了,公告也发出去了,下个月要举行招标会,书记,您还有什么指示?”
  吴忠诚端坐着,表情很凝重,沉声说道:“我还是那句话,这项工程关系到全县的形象,关系到千千万万的老百姓,是县里重大的民生工程,是全县老百姓都关注的大事,招投标工作一定要谨慎。对于投标的单位,资质审核方面一定要把好关,千万不能让那些滥竽充数的混进来,这样我们没法跟老百姓交代啊。”
  陈从水有些想骂娘,每次有工程,吴忠诚就是这些话,耳朵都听的长了茧子了,你特么不就是想把工程抓到手么?

  人可以虚伪,但不能虚伪到你这程度啊!
  以前,县里修路的工程几乎都是吴忠诚拿下的,不管是省里批的还是市里批的,姜富强这个一县之长几乎是没有什么发言权的,所有的工作都是吴忠诚一手操持,更不要提县里出资修的路。
  这些工程,吴忠诚从中啃一口,甚至是抓一把,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况且,谁都不敢反对。
  而这次的情况却大不同了,这几个工程跟吴忠诚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可全都是张文定自己搞定的。
  不管是去省里要项目,还是找关系要资金,吴忠诚开始一点功劳都没有,现在他竟然想在这个项目上捞点好处,恐怕没那么简单。
  况且,即便他想捞点什么,那也要征求张文定的意见啊。
  虽说陈从水是吴忠诚的人,可他也明白,这种事自己不能像以一样坚定的跟随吴忠诚了。
  这个事儿,在张文定松口之前,陈从水不敢随便表态。
  陈从水知道,如果自己胆敢答应了给吴忠诚介绍的关系一部分工程,那自己就被动了。
  万一张文定不同意呢?不,张文定肯定不会同意!

  到时候,张文定以一县之长的身份,亲自主持这项工程的话,那自己这个分管副县长,别说搞出成绩,很有可能连口汤水也捞不着了。
  面对吴忠诚的时候,姜富强一直在认怂,可张文定自从来了燃翼,就一直在和吴忠诚对着干。
  现在这种大工程,吴忠诚想插手,张文定肯定是不会让他插的啊!
  陈从水想到张文定的反应,心里就发虚。可是,面对着吴忠诚,他也心里发虚,毕竟这是老板啊!
  这时候,陈从水早没有了捞到政绩的开心,有的只是无奈和郁闷。
  尼玛,这事儿弄的,真是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啊!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这工作实在是没法干了。
  想着这些,陈从水压下心里的烦恼,强行让自己不要多纠结,带着几分小心,轻声对吴忠诚道:“您的指示相当及时,我一定传达下去,严把质量关。这次的招投标工作,是县长亲自抓的,几乎每个重要环节,他也都全程参与。我回去后,一定把您的指示传达到位,争取让招投标工作做到万无一失。”
  陈从水这个话就有点滑不溜手了。

  只是,他这个理由也是相当强大的——张文定全程参与啊,什么事都得张文定来拿主意啊!
  吴忠诚心中相当不爽,本来他是想着如果陈从水听招呼的话,他这次也给陈从水分些好处。可现在嘛,这个陈从水竟然把张文定给搬了出来,竟然还说回去传达指示!
  尼玛,陈从水你这个孙子是要叛变啊!
  哼,陈从水啊陈从水,你这么快就投靠张文定了?以为投靠张文定了就能够飞黄腾达了?信不信老子分分钟玩死你?
  吴忠诚狠狠的用眼神剜了陈从水一眼,心中的火气蹭蹭直冒。

  不过,吴忠诚也明白,如果自己要强行插手这个工程,肯定会引起张文定的不满。
  还是要动动脑子,让张文定知道燃翼到底是谁当家!
  这块肥肉,吴忠诚是必须要吃下去了,不可能让张文定独吞。
  想着这些,吴忠诚从沙发上站起来,背着身子对陈从水道:“行,那就这样,你回去吧。”
  陈从水心中一颤,起身告退了。

  离开吴忠诚办公室,陈从水在心里骂了一路。
  他对吴忠诚越来越看不惯了,心里的怨气也是越来越多。擦,这个吴忠诚,用到自己了,就满脸笑容,用不到自己了,脸比屁股还难看!
  擦,当初自己也是瞎了眼,跟着这么一个不成器的领导?要不是自己上头的关系不硬,早就离开燃翼了,谁还受这个气?
  但发牢骚归发牢骚,陈从水觉得还是把这事跟交通局长甄兆明商量一下为好。
  毕竟,交通局是具体的经手单位啊!

  如果甄兆明铁了心的跟紧吴忠诚,那自己就要早做打算了。
  陈从水跟甄兆明如实的把吴忠诚的意思交代了一番,这个正科级的交通局一把手很痛快地表示,这个事情,他听领导的,他只管做事,别的都不管。
  这货,直接就当了缩头乌龟了。
  不管是吴忠诚还是张文定,都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正科能够惹得起的,所以,躲为上策。
  他这个态度,令陈从水很郁闷,但多少也放心了一些。
  陈从水也明白,这个事情太大,他一个人顶不住,必须要跟张文定汇报一下,让张文定和吴忠诚去协商解决。
  至于两位大佬是真的协商还是会打出狗脑子,那就不关他陈从水的事了。
  陈从水找张文定汇报工作的时候,自然不可能说得太细,只是笼统地说道:“县长,县委那边对修路的事很重视,咱们这个,什么时候跟那边通个气?”
  虽然陈从水还没投靠张文定,但这话里话外,已经开始用上了诸如“那边”啊,“咱们”啊这种话了,其中的意味,颇值得咀嚼几下。
  “唔……这个,你这边把前期工作先做详实一点,然后上个会,大家议论一下,有了个结果,才好向县委汇报嘛。”张文定嘴里答着话,还颇为意外地看了陈从水一眼,陈从水这是有意投靠了吗?
  陈从水心里就明白了,县政府这边先形成一个决议,然后报到县委那边去——县委要有什么说法的话,那这边可是县府集体决定呢。
  “好,我这儿会尽快弄出来。”陈从水点点头,心里轻松了不少。
  这一下,要面对吴忠诚,也是张文定面对了,他不用夹在中间难受了。
  等陈从水离开之后,张文定也沉下心来考虑这件事。
  县里是个什么情况,张文定也知道,以前的项目都是吴忠诚说了算,可这次,项目是他张文定弄回来的,怎么可能让吴忠诚说了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