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91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邬局长也在自己办公室蒙头抽烟呢,他人是耿直,但也好歹是换官场的,对官场这明争暗斗的事情也见的不少,现在他很明白一点,那就是华子建和杨喻义正在斗法,他们手中的筹码就是徐海贵,拿下了徐海贵,华子建就一路绿灯,畅通无阻了,拿不下徐海贵,华子建总是有些麻烦,但拿个人谈何容易,没有十足的证据,谁也不能乱动人家徐海贵的,好歹人家还是韩阳市的几个代表呢,只有抓住他的属下刀疤,才能套牢这个徐瘫子。

  刚才他又几次的严令下去了,对机场,车站,交通路口,都要严加封锁,24小子不间断,一定要把这个刀疤围在省城,让他插翅难飞。
  但就是这样,也未必保险,万一人家提前跑了呢?
  这也就是一种押宝,就压徐海贵在刚开始的时候觉得火灾不会查到他们的头上,所以没有及时安排刀疤离开,最后等情况明了了,想跑又来不及了,只好窝在省城。
  这都安排一遍之后,邬局长才宽心一点,就接到了华子建的电话,邬局长问:“书记啊,你说吧,让我办什么事情啊?”

  华子建徐徐的说:“我让你现在给杨市长汇报一下案情?”
  “汇报案情?给他?书记啊,你有没有搞错,他们是一伙的吧?”这邬局长早对杨喻义卡看顺眼了,所以说话之中也是全无半点客气。
  华子建说:“我没有搞错啊,就是要你给她汇报一下案情,不过案情可能需要稍微的调整几个细节。”
  “什么意思?哎呀,我得华书记啊,你就直说吧,我老粗一个,没有你们这些知识分子的花花肠子,听不懂你的弦外之音,所以求你了,直说好吗?”
  华子建忍不住了,‘呵呵呵’的笑了好一会,说:“我可不是知识分子啊,你老邬在抬举我,是这样的,你一会过去汇报的时候就说已经控制住了徐海贵的手下刀疤。”
  邬局长吃了一惊,说:“不会吧,这样说最后会露馅的。”
  “你先不要管露馅不露馅吧,你就说已经盯住了刀疤,抓他是随时的事情,另外请示一下,准备对徐海贵动手,考虑到徐海贵是韩阳市的人大代表,还是北江市的客人,所以你不敢自作主张,准备请示杨市长和我华子建之后动手。”
  邬局长在那头很是思考了一会的时间,但最后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就有点无可奈何的说:“华书记啊,这样对案情有帮助吗?”
  “有,你听说过引蛇出洞这句话吗?”华子建开导着邬局长。

  “引蛇出洞?”邬局长在一想,自己也嘿嘿的笑了起来,说:“我知道了,呵呵,呵呵,书记真实妙招连连啊。”
  华子建见邬局长已经理解了自己的想法,又叮嘱了几句话,说了几个要注意的地方,然后才挂断了电话,而后,华子建就长吁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的陷阱已经张开了,就等着有人往里面跳了。
  显然的,杨喻义现在就站在了华子建挖好的陷阱的边缘了,就在刚才,杨喻义认真的听取了公丨安丨局邬局长的火灾案情最新汇报,这个汇报一下就让杨喻义心里紧张起来了,邬局长对他说,公丨安丨局已经掌握了徐海贵手下那个刀疤的行踪,现在正派人在监视着,从种种的迹象都表明,这次的火灾就是徐海贵一手导演,刀疤不过是他的执行者。
  邬局长请求市里同意他对徐海贵马上采取行动。
  杨喻义按捺着内心的恐慌,用最平静的语速说:“老邬啊,这个事情你们可要有把握才能动,不然后面的麻烦会很多的。”
  邬局长也赞同的说:“是啊是啊,我也是给刑侦队这样说的,但他们说不会错,有绝对的把握,所以我才赶来找你们汇报。”

  杨喻义强自镇定的说:“这。。。。。这事情找华书记汇报了吗?”
  邬局长说:“刚才给他电话联系了一下,他正忙着,所以我先过来,一会就给他汇报,还要请他和韩阳市联系一下,免去徐海贵的代表身份。”
  杨喻义听的是心中暗惊,想了想说:“那你们准备什么时候采取行动。”
  邬局长就板着手指算了算,说:“一会过去请示华书记,他和韩阳市只要一联系,那面召开一个紧急会议,估计晚上就能免掉徐海贵的代表身份,我们就今天晚上凌晨动手吧。”
  “奥,这样啊,可是徐海贵会不会在这个其间逃跑呢?”
  邬局长连连的摇头,说:“怎么可能啊?现在局里刑侦队24小时对他监视着,他一个瘫子,能跑哪去。”
  杨喻义就觉得头皮一麻,乖乖,这真是危险啊,自己还准备晚上和他一起吃饭见面的,还准备给他还钱,这要是去了,让刑侦队记录下来了,那还得了啊,一想到这里,杨喻义就觉得冷汗直冒。
  邬局长心中在暗自的享受,你杨喻义紧张什么,嘿嘿,看来真的没少拿好处:“杨市长,你很热吗?”邬局长有点幸灾乐祸的装着关心。
  杨喻义一愣,不由的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说:“是啊,今年这天气真的很热,这样吧邬局长,这个事情你还是请示一下华书记,让他决定吧,我这面没有什么问题的,只要他同意就成。”
  “嗯,嗯,那好吧,华书记那里刚才电话中简单说了说,他说没问题的,现在我过去看看,看他回来了没有。”
  “好好,你先过去。”杨喻义打发走了邬局长。

  邬局长是走了,一路上哼着小曲的离开了,但杨喻义就没有他这样的轻松了,他站在办公室里,心中不安,各种想法都一下涌上了心头,他痛定思痛越加的恍惚不定、惊恐不已。毋庸置疑的说,只要徐海贵一抓住,自己收受他钱财的事情就会暴露出来,这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事情恐怕不止这些,还会牵连到自己支持他搞北江大桥的很多内幕,有了这些问题,自己的政治生命也就算走到头了。

  而且可以百分之百的保证,只要徐海贵落进了邬局长的手心,他什么都会说出来的,就算他不想说,华子建也会有办法让他说出来,对了,他还会说出自己和小碗的事情,更有甚者,他会不会为了减轻刑罚,把火灾的事情也给自己压上一头。
  杨喻义汗水又一次的冒了出来,秘书小张恰巧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杨喻义,说:“市长,你,我把空调打开吧。”
  杨喻义知道小张是看到了自己头上的汗水,他挥了挥手,说:“嗯,不用,你先出去,不要让谁进来打扰我。”
  小张赶忙点头,一面离开,心里一面的发着愁,这杨喻义最近怎么了,老是魂不守舍的样子,唉,自己的事情他也是只字不提啊,自己连老婆都奉献出来了,他还想怎么样呢?
  杨喻义现在是顾不得小张是什么情绪了,他连自己都顾不过来了,有一种大火临头的感觉,怪真只怪自己这个土皇帝当的时间长了,对一切都麻痹都太理所当然了,而导致今天这个使人惋惜和遗憾的错局,所谓百密一疏,自己威风一世,得意半生,现在却要为一个徐海贵付出粉身碎骨的代价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