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39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海东规划旅游、会务、办公、居住和购物相结合的新型城区,这是包飞扬在和海东方面的沟通中所提出来的,现在正好被陈华东适时的借用过来在会议发发言变成自己的观点,当然陈华东这样做也就是在心里真正地认可了包飞扬对海东方面未来发展构想的建议。想要让海东区按照这个发展规划往前走下去。这种工业区与居住商业区分离的做法,在当下的三四线城市中并不常见。海东区本来对工业还是念念不忘,但是在现实的利益面前,他们还是启动了新城区的建设计划。比起那些很难达成的工业梦想,毕竟让本地区能够得到眼前切实的发展才是最重要的。

  接下去场面就比较热烈了,其他与会区县的代表也纷纷进行了积极的发言,在他们的发言中,纷纷都表示要和临港经济开发区共谋发展。并结合自身的特点和需求在会议上提出种种要求。比如海城区的与会代表就希望临港经济开发区将纺织和电子制造等非重化工业的项目放在海城区。冠西县和海西县的与会代表则希望临港经济开发区支持他们的农业,云台县又希望临港经济开发区支持采石和交通发展。

  如果说刚开始海东和冠东的官员发言的时候,还是真正地着眼于跟临港经济开发区互补与共谋发展的话,后面几个县区的代表更多的则是趁机在会议上对临港经济开发区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要求,有些官员在会议提出的要求甚至连坐在包飞扬身旁的楼易成都觉得很过分。
  “谢谢大家对我们临港经济开发区的支持与关注。”包飞扬在几个区县领导当中最后一个发言,他笑了笑说道:“在临港经济开发区的招商引资和建设过程中,我们最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说我们这里的基础太差、配套不足。”
  包飞扬说道:“我举个例子,目前临港经济开发区招商引资成绩最突出的就是船舶工业,船舶工业是一个综合工业。日本人称之为综合工业之王  。大家可能并不清楚,一艘船的产值,船厂创造的只有三分之一,其它的,材料工业、机械工业、电子工业、服务业和船用品制造业占了三分之二。这也就是说,如果大唐合资船厂年产值达到三十亿的话,将会直接发出二十个亿的生产采购订单,如果这些订单中有一半留在海州,那就是十个亿。”

  包飞扬扳着手指给大家算账:“这还是大唐合资船厂的直接订单,由此层层传递。形成的产值将会远远超出这个数字,当然前提是我们本地能够留下多少。”
  “目前来说,以我们海州的能力能够吃下来的订单数量非常少,这也并不奇怪。毕竟我们的造船业原本规模并不大,相关的配套产业也还不完善,而且层次也比较低,原本几家船用机械和船用品制造配套企业的产品还达不到大唐合资船厂的要求。”
  “对于这个问题,大宙重工希望引进他们在韩国国内的合作伙伴,应该说。这原本就在项目的计划内,因为韩国企业都特别喜欢用他们自己的合作伙伴与配套企业。不过,他们在非核心的一些产品上,还是会面向国内进行公开招标。另外最近的国际金融形势比较复杂,大宙重工寄予厚望的一些配套企业可能暂时还来不了,这也是我们的机会。”
  包飞扬说道:“我可以坦白告诉大家,在临港经济开发区的产业规划中,包括了大部分船用配套产业的发展,但依然会有大量的产品是我们做不了的,其他一些产业的情况也是一样。”

  “这些产业最终将如何分布,刚刚大家都提出了很多想法。我觉得这个我说了不算,关键要看两点,一个是市里如何规划,比如海东区规划的方向就是海滨旅游度假区和居住商业区,我觉得这个规划突出了海东区的优势,至少在海州市,还没有一个地方能够跟他们竞争,所以我们非常愿意与他们在这方面合作,包括向投资商建议在海东规划建设高品质的华商社区,目前已经有投资商表示对这个项目非常感兴趣。”

  包飞扬道:“第二个则要看各个地方的条件,这个条件既是指基础条件,比如海东区的沙滩这是谁也没有的,他们具有发展旅游业的得天独厚的条件。另外条件还包括当地的产业基础,以及在相关项目上的准备情况等等。比如同样是两个工业基础比较薄弱的地方,一个地方主动找了一个纺织项目投资,还有一个地方什么都没有做,那肯定是这个已经有项目的地方更为优先。”
  会场上再次陷入一片沉默,所有人都在心里盘算着包飞扬这番话的意思。尤其是那些凭着一张嘴就想向包飞扬要项目要支持的几个区县领导,心中更是翻腾不已。都说包飞扬好说话,从他这里拉项目非常容易,看来也不尽然啊!
  散会后,陈玉清将包飞扬叫到办公室:“飞扬同志,你们临港经济开发区的那个规划定稿没有?”
  包飞扬笑了笑道:“大框架已经定了,不过有些细节还要推敲,所以还不能说已经定稿。”
  陈玉清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抬头看向包飞扬,说道:“之前那个版本我看到了,说实话,如果放在半年以前,我会觉得那份规划完全就是无稽之谈,根本不切实际,没有实现的可能。”
  “不过现在,我对你们临港经济开发区的未来怀有非常美好的憧憬。”陈玉清注视着包飞扬,缓缓说道。
  包飞扬笑了笑:“市长,我们临港经济开发区能有现在的局面,与您的支持是分不开的……”
  “好了,这些场面话就不用说了,你知道我的性格,我只想听真话。”陈玉清盯着包飞扬,脸上的表情显得非常认真:“你告诉我,从海州全局来考虑,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
  包飞扬有些意外地看了陈玉清一眼。看样子陈市长也知道自己在海州的时间不会很多了,所以想在离开海州之前前再为海州做点什么事情。要不然以陈玉清的性格,又怎么会低下头来向他求教呢?要知道,陈玉清以前可是连薛绍华的观点都不买账呢!
  沉吟了一阵,包飞扬说道:“市长,您的担心我大致明白。要说规划确实很重要,但是在一张白纸上涂画,既容易,又不容易,容易是因为不受过去的影响,可以尽情挥洒,但是我们也知道在发展的过程中,会有很多意外,在白纸上涂画也意味着意外不受限制,所以我们并不能保证未来的发展就会按照我们的规划进行。而且一份优秀的规划必然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不是短期内能够做好的……”

  包飞扬一边说着,一边看着陈玉清。就像他当初得知自己要离开望海县做的那样,陈玉清现在的心情应该和他当时差不多。应该是希望在自己陈玉清离开海州前,为海州以后的发展勾勒一幅美妙的蓝图。
  但是以眼下的情况来看,留给陈玉清的时间可能并不足够让陈玉清完成这个心愿。要知道,海州市的情况和望海县有很大不同。望海县比从地域面积还是从经济规模来说都比较小,一个造纸产业足以让望海县成为一个特色工业小城。而且从各方面条件来讲,望海县也不具备成为综合性工业城市的潜力,所以包飞扬当初为望海县规划起来发展未来发展蓝图来说相对简单。
  可是和望海县相比,海州市无论是在人口规模更大、地域面积更广、经济总量也更高,情况也更复杂。想要向自己当初在望海县那边规划一个单一产业来把海州整个经济都拉动起来,显然的难度很大,甚至说是不切实际的。
  既然是陈玉清放下市长的架子虚心求教,包飞扬心里也就不再顾忌什么,把自己的考虑讲了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