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390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现在省里却突然打算要将陈玉清调走,另外任命一位新市长,谁也不知道新市长会是谁,工作作风如何,对海州的发展有什么样的看法,上至市委书记薛绍华、下到普通的机关干部,都要重新适应新的市政府一把手的工作方式,这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的磨合,肯定会给市里的工作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
  如果这位新市长的想法与薛绍华、与海州现在的规划不一致,那么就会出现新的矛盾。就算薛绍华能够控制局面,也会造成海州市委与市政府间的矛盾,为工作带来不好的影响;如果新来的市长比较强势,薛绍华不能够在短时间内控制局面,那情况很可能还会变得更加糟糕。
  薛绍华希望能够保持住海州市目前平稳发展的局面,也向省委领导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但是省委领导也有省委领导的考虑,未必能够让他如意,所以尽管不愿意,但是无论是薛绍华还是包飞扬,都必须为可能面临的新市长上任做好心理准备——薛绍华提前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包飞扬,用意也正是在此!
  *****************************

  下午要召开的是一个海州市经济工作会议,目前海州市临港经济开发区的招商引资工作接二连三取得重大突破,发展势头非常迅猛  。相比之下,海州市的其他县市区的情况还有些不温不火,这次经济工作会议的主题就是如何配合临港经济开发区大发展,推动海州全市的经济发展。
  “包主任,听说你们经济开发区这次又请到了台湖的宏达集团、联合化工集团,恐怕又拉到了好几个亿投资吧?”这次参加会议的包括市直主要职能部门负责人、各县市区政府一把手、分管经济、招商工作的副职。包飞扬在其中年纪最轻、资历也最浅,不过做为海州市最近最为耀眼的风云人物,他刚出现在会场,立刻就有其他地区的领导主动走上前来与其攀谈。
  “包主任。你们经济开发区的大项目一个接一个,有没有什么不要的、或者你们看不上眼的小项目,让咱们冠西也解解渴的?”冠西县的县长张畅松凑上来,笑哈哈地说道。他看上去估计年龄大概四十多岁,个头不高。稍显黑胖的脸上透露出一种基层干部的直爽和精明,是那种一看就像是田间地头成长起来的乡镇干部。
  因为之前和张畅松之间的工作并没有什么交集,包飞扬并没怎么跟张畅松打过交道。以前在市里开会时包飞扬和张畅松碰到时顶多是相互礼貌地点点头,两人之间没什么交情,更谈不上了解,可以说是真正的点头之交。
  海州下辖海城、海东两个市辖区,一个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海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以及冠东、冠西、海西、云台和赣云五个县,在江北省几个地级市当中。海州的辖区面积并不大,只有南边靖城市的一半左右。

  海州市的综合经济实力在江北省内的排名也仅仅位于中游甚至要偏下的位置,实际上海州的主城区海城区的经济实力还是很强的,海东区和冠东县的实力也不错,但是其他几个县的经济发展程度甚至还不如靖城市北部几个比较落后的县,尤其是位于海州北部,境内多山的云台县,是江北省不多的几个国家级贫困县之一。
  其他几个县,海西县位于海州通向徐城的方向上,境内有徐海铁路、高等级的国道、省道经过。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还不错。赣云县临海,依靠渔业和盐业,经济也说得过去;就只有冠西县没有什么特色,地处海州、靖城、迁城的交汇处。经济发展非常一般,这么多年以来也一直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支柱性的经济产业。
  “张县长,不是我要打击你的积极性,你们冠西县的位置太过偏远,交通太不方便了,就算有什么项目。人家投资商也不会愿意跑那么远的,那是要花费更大的成本的。相比之下,我们冠东县紧挨着经济开发区,又靠着海边,真有什么项目是临港经济开发区不要的,那也要优先照顾我们冠东。”冠东县县长楼易成仗着和包飞扬是老熟人,笑呵呵地从后面凑了上来说道:“包主任,你说是不是?我们冠东与经济开发区在造船项目上,也算是合作愉快。”

  “楼易成,你还要不要脸?”张畅松顿时急了,他佯装生气地瞪着楼易成:“你还好意思说,当初你捂着墟沟那个船厂,不肯进行整合,包主任胸怀远大,没有跟你计较,将市里几家船厂都搬到你们冠东先去了,你占了这么大的便宜不说,现在还不知足,还想要继续占便宜,有你这样的吗?”
  “张县长,话不能够这样说,包主任为什么将船厂放到墟沟?那是因为包主任有大局观,知道将小型船舶的制造放在墟沟是最合适的。其他项目的情况也一样,现在不是有卫星城的说法吗,我们墟沟就是临港经济开发区的卫星城。”楼易成连忙说道。
  看到楼易成与张畅松两位堂堂的县长,竟然当众像市井小民一样争吵起来,包飞扬也感到很头疼。楼易成和张畅松一样,都是从基层成长起来的干部,工作作风非常泼辣大胆,但是他们也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为了地方的发展,别说当众争吵,就算再丢面子的事情他们也愿意干。
  “好了好了,两位都不要吵了  。”包飞扬连忙伸手拦住楼易成与张畅松,不让他们再吵下去:“我跟你们说实话,我虽然是管委会主任。但是我这个主任呢,只管开发区的招商引资,其他的我不管。不管市里召开这次工作会议,主题不就是讨论全市经济的协同发展问题吗?我看两位也不需要争。市里会有全面考虑的,我们先听听市里领导们这次有什么计划,好不好?”
  楼易成与张畅松相互看了一眼,又都不服气地转过头去。张畅松叹了口气,说道:“包主任。说实话,对于今天这个会议我也没抱什么希望,开会就能解决问题吗?市里以前也不是没有开过这样的会议,结果有什么项目还是放在海城和海东,我们冠西就是后娘养的,市里有什么好东西从来就轮不到冠西。就像楼易成说的那样,我们那里偏远,我看市里都快不记得我们冠西还是海州的一个县了。”

  冠西的地位也比较尴尬,按照海州的情况,要么是沿海州湾发展。要么是沿徐海线发展,与冠西县都没有关系,所以冠西也就成为云台县之后,海州最穷的一个地方。
  “所以我就只能找你了。”张畅松有些激动地拍了拍包飞扬的手臂:“包主任啊,我知道你以前在望海县工作,并且改变了望海县的面貌,我张畅松没有包主任你的能力,没有办法以一己之力改变冠西县的发展格局。我就想包主任你应该能够理解冠西县的处境,想请你帮一帮我们冠西,也不要别的。就帮我们介绍一两个合适的项目过来就可以了。”
  冠西县有一段地方与望海县接壤,所以包飞扬对冠西县的情况确实有所了解。这时候的华夏虽然经过将近二十年的改革开发,经济发展状况已经同改革之初大不一样,但是同二十年后的情况又不一样。地区间的差异还是非常大。有的地方,比如一线城市的燕京、沪城等地,改革和开放都进行得比较早,发展比较充分,而像内地和偏远地区的县市,虽然也进行了改革。但是依然以农业为主,工业甚至因为受到外来商品的冲击,还出现了倒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