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3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吴忠诚,竟然想趁火打劫,在这个时候旧话重提,打起了劳动路开发的主意,真当我张文定像姜富强那么软吗?
  吴忠诚和张文定之间的第一次矛盾,就是因为燃翼县劳动路的开发这个问题。
  当初在县委常委会上,吴忠诚抛出这个问题,本来是要确定下来然后立马开始搞的,但却被张文定打了个狙击。
  之后,张文定趁势而起,劳动路开发与否,怎么个开发方向的问题,在县委班子里,一直就没有达成过统一的认识。
  张文定知道吴忠诚不会轻易放弃对劳动路那一片的开发,但张文定本人,却又确实想要保住那一片的特色建筑。
  他一直想着,看等到哪个合适的机会的时候,找出一个大家都能够接受的方案,到时候对劳动路那一片民居,进行保护性的开发。
  却不料,现在正遇到缺钱的关口,吴忠诚居然趁着这机会,以想办法筹钱为理由,想要重启劳动路的开发。这里面的味道,实在是令人不得不多想一想了。
  但不管怎么想,不管吴忠诚有多少理由,现在在这种时刻,玩出这一手,无异于从背后捅张文定一刀,令张文定极度恼火。
  擦,吴忠诚,老子还是县委专职副的时候,就搞得你焦头烂额,现在老子已入是一县之长了,你觉得你真的能够跟我斗?
  回燃翼的路上,张文定又给赵世豪打了个电话。

  这个电话,不是催赵世豪定日子,他好去省里跑关系,而是专门和赵世豪联络一下感情,并且隐晦的表示一下。
  就算这一次,赵世豪一分钱都帮他要不下来,他也对赵世豪相当感激。毕竟,赵世豪这次帮他要下来的项目和钱,真的不是一笔小数目了。
  就算张文定跟赵世豪的关系不错,但这个情他是要认的,也是要还的。赵世豪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张文定心里自然记得她的好,这个人情怎么还,张文定自有想法。
  交通系统的人情,还起来其实也方便。
  赵世豪一直从事交通工作,她自己有个施工队,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当然是挂在别人名下的,但她是背后的老板。

  张文定的打算就是,到时候县里的工程启动之后,其中肯定要给一部分工程给赵世豪,这不但是对她的感谢,而且还要维持住这个关系,日后再有好事,人家才会继续帮忙。
  当然了,在电话里,他不可能说得那么直白,而是要说,对于公路修建的工程,希望师姐指导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施工单位推荐一下。
  张文定知道,燃翼县以前的工程,基本上都是吴忠诚说了算。但他觉得,吴忠诚就算是再霸道,也不可能在这个问题上,敢驳了交通厅介绍下来的施工单位关系吧?
  说到底,这工程,还是挂在交通厅名下的呢。
  这个,本来是理所当然的。可是,张文定显然低估了吴忠诚的私心!
  谁都明白,道路工程,在挣钱方面,总包利润拿大头,二包的利润也很可观,三包施工还要垫资,但同样利润不少。
  只有一个工程出现四包的时候,那利润才算比较少了,而且工程款这玩意儿,也没有了多大的保证性。
  燃翼这边只是二级路扩建,又不是高速公路,能够到三包都不错了。
  三包是具体做事,利润有,但跟二包和总包比起来,真的少得很可怜。
  吴忠诚以前遇到这种事情了,往往会把总包和三包都拿下,最多二包给别人。现在,二级路扩建这个项目眼看着摆上了日程,他便又起了心思。
  这种工程,总包的资质肯定不能低,但光有资质不行,还得招投标,以避免直接指定施工单位所产生的利益输送。
  不过呢,俗话说方法是死的,人是活的。

  有人想出了用招投标这个办法来阻止官商之间的利润输送,自然就有人想出对付招投标的办法。
  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陪标公司这种东西,也就顺应时代出现了。
  燃翼县的工程,在施工队伍的选择上,历来都是有讲究的。
  这个讲究,就是吴忠诚认定一家公司,甚至可能只是那家公司下面挂靠的一个部门或者分公司,然后,找几家陪标公司,到时候招投标的时候,保证他的意图能够完美的落实。
  在姜富强主政县府的时候,这种本来应该由县府把握的权力,全部都被吴忠诚给夺了过去。
  这一次,吴忠诚还想把以前的惯例继续下去。
  当然了,这一次,吴忠诚也知道,想要像以前一样,估计有难度,得改变一下策略了。
  想了许久,他一个电话,就把县府分管交通的副县长陈从水给叫到了县委。
  “书记,您找我?”陈从水一进吴忠诚的办公室,就小心地打了个招呼。
  “从水同志来了?”吴忠诚笑呵呵站了起来,边往沙发那面走去边说,“坐,坐。”

  陈从水就依言坐了下来,看着吴忠诚。
  吴忠诚也坐了下来,先是简单寒暄了几句,然后便对陈从水说道:“从水同志啊,这次县里能在省交通厅争取到这么一个大项目,你作为分管县领导,功不可没啊,县委对你的工作,是认可的。”
  陈从水当然知道吴忠诚撅什么尾巴就放什么屁,但他却不能表现出自己的聪明,只得陪着笑脸,道:“书记可别这么说,这都是职责所在,主要还是您领导得好,没有您的正确指示,这事肯定办不到这个程度。”
  陈从水跟张文定去省里,回来以后也想在吴忠诚这里表现一番。
  毕竟,这事儿他也是参与了的,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现在吴忠诚夸他了,他脸上却又挂不住了。
  当然,这不是因为他没付出什么就得到了领导的认可而不好意思,他只是觉得,这个吴忠诚肯定不会平白无故的说这些话,主题应该在后头。
  先夸人,再给人出难题,一向是吴老板的拿手好戏!
  果然,吴忠诚哈哈一笑,狐狸尾巴露了出来:“从水啊,你也别谦虚了。你的成绩,大家都有目共睹,啊,你放心,你这个功劳我心里有数。”
  说着,吴忠诚没给陈从水说话的机会,接着又道:“招投标的事安排的怎么样了?”
  陈从水就知道,吴忠诚所关心的,肯定是招投标。
  以前,凡是跟县里有关的工程,吴忠诚不仅仅知道标底,还要最后决定让谁夺标。
  这次的工程,吴忠诚当然也是想要把在手里的。这个把在手里,可不仅仅只是知道标底就完了,在实际操作中,还是有不少意外的情况的,并不是说投标人完全按照这个标底去弄标书,就可以顺利夺标。

  你可以喊几家公司来陪标,但有时候,也有可能有外来的强龙,直接以钱压人啊!
  日期:2017-01-18 07: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