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91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开门走了进来,江可蕊就用眼光深深的看着他,看了好一会,华子建始终在微笑,江可蕊就在内心判别着华子建的微笑是不是真心的,多年的夫妻不是白做的,江可蕊也笑了,她明白自己的老公这一次有化险为夷了。
  这个夜晚华子建抛弃了最近一段时间的焦虑,所以表现的有点急切,有点抗奋,有点激动,当怀抱中的江可蕊娇喘着对华子建喃喃述说的时候,华子建浑身火热起来。。。。。。
  第二天,华子建一早就接到了车本立的电话,电话中,车本立先把自己很英雄化的描述了一番,说自己在里面怎么怎么的坚强和勇敢,怎么怎么的机智的和对方周旋,听的华子建是一愣一愣的,不过在说到这次火灾的时候,车本立还是很揪心的说:“没想到会出了这样一场麻烦,现在放出来我,是不是要我解决遇难民工的事情,解决完了,会不会还要把我弄进去。”
  看来昨天晚上的省常委会议的信息并没有传到一向消息灵通的车本立耳朵里,这也很正常,毕竟他也是昨天半夜才放出来的,这回家泡澡,吃饭,睡觉的一折腾,那里顾得过来打听消息。
  华子建觉得自己有必要和车本立好好谈谈,就说:“下午吧,下午我争取推掉应酬,给你接风,我还有很多话想和你说说。”
  车本立本来今天已经有很多朋友都要给他洗尘接风的,但一听华子建要请他,他当然是喜出望外的,他觉得,自己进去几天还是有效果的,至少换来了华子建的信任,也表现了自己不屈不饶的精神。
  一会,邬局长的电话也来了,他给华子建汇报了一下案情,说越来越多线索和证据都指向徐海贵的手下刀疤,但目前暂时没有找到这小子的藏身之地,不过已经在车站等地安排了警力,只要这小子一出现,就能捉拿归案。
  华子建又鼓励了邬局长几句,但说真的,华子建开始对能否捉到这个叫刀疤的人有点担忧了,这此事情闹得太大,伤及了如此多的人,不管是徐海贵,还是刀疤本人,都应该知道案件的严重性,也肯定会躲得深深的,想要找到只怕并非易事啊。
  这些话华子建自然是不会给邬局长说的,但邬局长心中的想法也未必和他嘴上说的那样轻松,他应该更能明白案件的复杂性,也许,他同样的是在安慰华子建而已。
  看来啊,北江市里注定会有很多人担忧,杨喻义也是一样的,从听到了昨天晚上召开会议的结果之后,杨喻义一宿都没有好好的休息,整个晚上,他都在思考着目前的局面,现在的问题已经不再是简简单单的华子建胜出,自己败北的这个问题了,丢人,掉价和徐海贵策划火灾的严重性相比根本都不算什么。
  自己又一次的被华子建涮了,但这要不了命,以后还有机会可以翻盘,还有可能给予还击,但只要徐海贵的事情坐实,他就会供出很多事情来,其他的暂且不说吧,但自己和婉儿的事情他一定要交代,还有他给自己送过几次钱的事情,他也肯定会交代,有了这些交代,自己就无路可走了,那个时候,不要说自己在北江市根深叶茂,就算苏省长想要帮自己,也是爱莫能助的,何况到那个时候苏省长又怎么可能继续帮自己?

  想起了这些问题,杨喻义就觉得头很大,他拿起了电话,给老婆打了过去:“那天的钱你都存了吗?”
  “什么钱啊?”
  “就那天早上的,皮箱里。”
  “奥,奥,那个啊,早存好了,怎么了?”老婆有点奇怪的问。
  杨喻义就说:“你今天抽时间取出来,对了,另外再添进来30,凑个整数准备好。”
  “干什么?”
  杨喻义有点很不耐烦的说:“不要问那么多,让你取你就取,哪来的这么多的废话。”
  杨喻义一发脾气,他老婆还是有点害怕的,就在那面嘀咕了几声,嘴里也答应了,杨喻义也懒得和老婆计较,挂上电话之后,他又认真的向了向,这个事情赶早办理,现在要尽快的和徐海贵果断切割,绝不能在拖泥带水,这个人太危险。
  他拿起了电话,给徐海贵挂了过去:“徐总啊,我杨啊,嗯嗯,好啊,晚上找个地点我们见上一面吧?”
  电话那头徐海贵有点气急败坏的说:“杨市长,我还正准备给你去电话呢,我听说昨晚上的会议情况不大好啊,项目还是车本立在做吧,而且听说昨天半夜车本立已经放出来了。”
  杨喻义皱了一下眉头,他没有想到这个徐海贵怎么还有如此快捷的信息来源,本来自己还想在他不清楚状况的情况下和他做出切割呢,现在看来对方什么都知道了。
  杨喻义也不再好欺骗他,怕弄巧成拙了,说:“是啊,所以我想和你见见面,看来你和这个项目真的很无缘啊,我也算尽力了,但终究是没有给你帮上忙,这无功不受禄,只好说声遗憾了。”
  杨喻义没有提火灾的事情,但他不能保证徐海贵不知道北江市公丨安丨局已经把他列入火灾嫌疑之中,现在的杨喻义也只能装着不知道。
  徐海贵在那面桀桀的怪笑一声,说:“怎么,杨市长是要和我一刀两断了吧,你也太现实了一点,刚刚有人对我有了敌意,你就要抛弃我了。”
  杨喻义只好说:“徐总啊,你误会了,我只是觉得没有帮上你什么忙,很愧疚,谈不上抛弃不抛弃的。”
  “杨市长,我知道,华子建他们认为我是火灾的幕后操控者,呵呵,你信吗?好吧,就算你也相信,但现在是一个法制社会,一切都要讲个证据吧,不能因为怀疑就做出判决。”
  杨喻义在这面很是无奈的摇摇头,这人啊,不到黄河不死心,都现在这份上了,他还嘴硬,过去是没有把火灾和你联系在一起,所以我杨喻义大意了,现在回头想想,不是你干的才怪。
  杨喻义说:“徐总啊,我不是公丨安丨局的,我也不管火灾和你有没有联系,总之,我们的事情算结束了,等以后在有好一点的项目,我们在合作吧,这次我也劝你,想开一点。”
  “既然杨市长怎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再勉强了,行吧,晚上见。”
  两人挂断了电话,杨喻义也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这次的事情办的真是窝囊,平白无故的沾了一身的霉气,华子建没有对付上,还让自己搞的紧紧张张的。
  杨喻义点上了一支烟,抽了两口,又觉得不对,自己晚上不能一个人去见徐海贵的,至少还应该带一两个证人,这样真有什么问题了,也稍微好说一点,但问题是还钱啊,这事情非比寻常,等闲的人那是绝不能随便的叫的,杨喻义想了好一会,就给建设局杨局长去了个电话,说晚上自己要见徐海贵,让他和秘书小张陪自己去。
  那面杨局长肯定是爽快的答应了。
  华子建今天也是没有出去,他推掉了工作安排,就在办公室坐着思考着一些问题,华子建反复的想了好长时间,最后还是在抓捕刀疤的问题上陷入了绝路,这是一道最难逾越的障碍了,抓不住他,所有的问题都会出现不确定的变化,杨喻义和苏省长,也许包括李云中,都会用这个问题来对自己进行攻击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