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91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秋紫云就瞪了华子建一眼,在李云中宣布会议结束声中,站起来,离开了会议室。
  华子建等大部分常委们都离开了,才慢慢的站了起来,他一点都没有轻松,因为事情虽然看似解决了,但实际上后面的麻烦依然存在,就说徐海贵的事情吧,很多猜想和线索都指向了徐海贵,但证据呢?
  没有人看到徐海贵放火吧?而且徐海贵就在那个火灾的晚上,好像还陪着其他几个老板喝了一个通宵的酒,唯有拿下了那个叫刀疤的属下,才能对徐海贵绳之以法,否则,后面的事情还真的不好说。
  但刀疤能不能抓住呢?这一点连邬局长都不敢保证,假如这个叫刀疤的男人在外省躲上那么三两年?想一下,不管是苏良世,还是杨喻义,在得知侦破并不能很快明了的情况下,难保他们不会再起心事,搅动波澜。
  华子建想着心思,低着头就到了秋紫云的办公室了,他肯定要给华子建说说情况的,进去之后,秋紫云并不理他,华子建有点讪讪的笑笑,说:“秋书记有点不高兴啊,怎么了?”
  秋紫云瞪他一会,才说:“这个情况你怎么不早点给我通个气,你不知道我担心吗?”
  华子建忙说:“事情就是昨天刚刚听说的,在一个,起初我还没有想好,也不敢保证事情的把握性有多大,直到今天我专门到公丨安丨局刑侦大队听了案情分析会,才敢于确定下来,这事情一多,也就耽误了给你汇报。”
  秋紫云脸色也缓和了许多,她不是真的生华子建的气,就是这突然的变化让她一时有点发蒙,她需要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这两天秋紫云的玄绷的太紧了,她也做好了各种反击的准备,也做好了接受各种不利后果的准备,却没有想到,剑拔弩张的状况被华子建一下就扭转了,大家都保住了明面上的配合和客气,这对北江市和所有人来说,都是幸事啊。
  秋紫云站起来准备给华子建倒水,走过华子建身边的时候,华子建抬手拉了拉秋紫云的手,说:“不用倒水,我们坐坐。”
  就这一下的牵手,就让秋紫云最单纯的男女原初欲~望突然的升腾起来,这感觉让秋紫云有点忘乎所以的迷醉;芊芊玉指握在华子建的手中,秋紫云觉得,关于现实的一切,都只如虚云幻雾了;成熟而深沉的华子建,带给她这样的女人更多的,是物质以外的东西——譬如他的圆熟的微笑、眼角的皱纹、特有的声音、从容的神色、广博的见识……让她晕眩而心动不已。
  她内心的激~情,从未被如此狂热地焕发出来;她第一次如此切身地体会到,成熟而有魅力的男人,对女人,是种磁力;他不必多说、多做什么,只须那恰到好处的感官的调动,竟可以让人如入云霄,他这个人本身,就是卓越与迷人的结合,在华子建面前,秋紫云感觉自己是一个真正而纯粹的女人,在与一个优秀而成熟的男人**的女人。

  但幻觉很快就消失了,秋紫云知道自己要克制自己的感情,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顺从的在华子建旁边的沙发上坐下,但很快的就打破了这与点暧~昧的气氛,说:“你啊,真是让人摸不透,对了,下一步你准备作何打算?”
  华子建想了想说:“初步只能先份两头走,一面加强侦破力度,一面让车本立继续准备开工。现在的问题就在于车本立受到这样大的损失之后,他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秋紫云也深有同感的点点头说:“是啊,搁在谁的身上,都会想不通,但这有什么办法呢,除非你能快速的破案,那样他的损失就可以找到徐海贵来赔偿,但没有破案之前,肯定他会有压力。”
  华子建也有这个担忧,他准备好了,等车本立出来之后,自己找他好好的聊聊,以化解他心头的郁结。
  想到车本立,华子建就对秋紫云说:“那你赶紧给省厅发个话,放人吧。”
  秋紫云呵呵的笑了,说:“本来想好的马上打电话的,你一来,影响我工作。”
  华子建也哈哈哈的笑起来,说秋紫云是乱扣帽子。。。。。
  再谈一会,她们就一起离开了省委,夜已经深了,华子建就用自己的车子送秋紫云走,北江市城的夜,不若南方城市攘着亮眼灯火浓妆迷彩的模样,多了几分阔爽和随性;但也毕竟是大城市的,依然免不了烟酒扰心霓虹刺眼的模样儿。终夜不断的车流,衬着都市不可少的景致——女人似比男人更爱这惹眼的形容——这现代的、外似唬人的华丽模样,竟都浮躁着受过高等教育的心,也不知明天的自己,其实,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上车后的秋紫云闷着一张脸,仿佛和谁赌气似地,呆滞地望着车窗外面,不知道为什么,秋紫云感到了很累,冷眼瞥了眼汽车后视镜里自己的脸,自己很难看吗?穿着不得体吗?好像没有,但为什么自己总会莫名其妙的不开心啊。
  好像省委办公厅里那个比自己老了好几岁、相貌平平的老女人,上个月,还嫁了个金龟婿!而自己这几年生活下来,仿佛什么感觉呀、欣喜呀,都被世俗平常的生活,给一点点抹杀掉那本就不多的光彩了。
  现在,秋紫云开始微有几分怀疑并暗自懊悔当初的选择了;干什么不多认识几个男人呢?为什么要把自己完全的依附在华子建的身上呢?自己要是能改变这样的生活多好啊,。
  但这只是很奇怪,很短暂的一点点叛逆的想法,当转过头,看到华子建的时候,秋紫云又觉得心头那么一软,她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在夜色中就抓住了华子建的手,一霎那,心里很有些温暖的感觉;温馨的亲情、友情、爱情,总能在太过机械化的现代生活中,予人干涸的内心,一股温热的灌溉。
  华子建也在看她,夜色中华子建的眼睛很亮,华子建竟带点渴切痛惜的表情看着她;白天的姿仪,清灵透明,而即便那一个个夜晚放纵的她,依然带几分清莲般地楚楚之姿。
  但在两人默然间,都明白,有时候,言语,无力而苍白;甚或于敞开心胸的畅谈,都有内心深处或多或少无从挖掘的茫然。不若迎着微风,在这么个夜晚,静静的坐着,看着,这对都市中迷醉的男女而言,已然极奢侈了,何况是对两个身居高位的宦海中人呢。。。。。
  车继续跑着,不长的时间就到了秋紫云住的地方了,华子建没有送她上楼,只是在门口看着秋紫云缓缓的步入,秋紫云踏上几级台阶,走到玻璃门儿前面,警卫早就开了门儿,秋紫云也只是回转了一下头,对华子建招招手,转身而去了。
  华子建一直等到秋紫云的身影消失不见之后,才上了自己的车,对司机说:“我们也回吧。”
  小周点下头,汽车有一次启动了。
  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老爹,老妈和小雨都睡觉了,只有江可蕊在客厅里等着华子建,她一直在为华子建担心,今天开什么会议江可蕊心里也是清楚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