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5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了点头,说这件事情,是我们欠你的。
  马海波挥了挥手,说别说这些,要这么讲,如果不是陆左,我估计到现在还是一个办案子、下基层的老刑侦,什么领导啊,根本不用想——人贵知足,反正再干几年,我也退休了……
  聊了一会儿,马海波告辞离去,而我们也结了账返回酒店。
  在酒店房间,我拿着手机给几个未接电话回了过去,林佑没有什么最新的消息,扯了两句,而林齐鸣那边则问我,说你在哪里。
  我说我在老家晋平。
  林齐鸣有点儿意外,跟我确认,说你们没去东北滨城?
  我说我去滨城干嘛?
  林齐鸣却没有具体说,只是随便聊了两句,挂了电话。
  而黄胖子那边则告诉了我们,关于太皇黄曾天剑主的消息,说此人的儿子,据说叫做太明玉完天剑主,这人在几日之前,于滨城某河滩之上,给人击杀,有关部门对此大为震动,因为根据评估,此人的实力足以媲美天下十大,结果就给人悄无声息地按倒在了河滩上。
  有目击者声称看到了现场有极为恐怖的雷击场景。
  还有极为恐怖的爆声。

  黄胖子问我,说是不是茅山前任掌教萧克明出的手?
  因为江湖传闻,那人是给神剑引雷术劈死的。
  我问真的死因呢?
  黄胖子压低了嗓门,说据内部消息,好像是中毒而死……
  我笑了笑,说:“呵呵!”
  次日清晨,我乘车返回了亮司。
  再一次回家,空空荡荡,我父母去了夏威夷,我在家里待了不到半小时,就坐不住了,于是骑着父亲的摩托车,载着屈胖三去敦寨。
  我们与陆左约定的,是在他外婆的老宅子里见面。
  路上的时候,我与屈胖三讨论了一下,看是否要将黄菲的事情告诉陆左,我偏向于不说,而屈胖三告诉我,这种事情,还是由陆左来决定。
  两人讨论着,来到了敦寨。

  我先去许老家,想去打个招呼,结果门敲了半天都没有回应。
  他还没有回来?
  等到隔壁的小姑娘过来开门时,我们才知道许老在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真的没有回来。
  不过他交代了隔壁的姑娘,让我们回来的时候可以进屋。
  这事儿让我沉默了许久。

  等那姑娘离开之后,我低声问道:“你说,许老会不会出事儿了?”
  屈胖三瞥了我一眼,不置可否地说道:“你觉得像许映愚这种活了一百多年的老怪物,他有可能会突然间出事儿不?特别是在那个他待了大半辈子的地方,而且还是早有了防范的前提下。”
  听到他的话语,我忍不住点了点头。
  他说得对,许老这样的人,别看这平日里跟一乡下老农一般,但人家可是宗教局的创始人之一,而且还经历战争年代。
  那个时候可比现如今的江湖更加动荡和残酷,能够最后留下来的人,个顶个都是厉害到了极点的人。
  许映愚许老,他应该是没事儿的。
  他只不过因为某些事情,已经不能够再继续安逸的退休生活了。
  而这事儿说起来,最终还是要落到黑手双城身上去。
  我和屈胖三相对无言。
  两人闷坐了一会儿,屈胖三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然后说道:“我去赶赶山,把那些个不开眼的家伙给弄走,你呢?”
  我说我想睡一觉。
  屈胖三笑了,说你这是准备再做一梦呢?
  我笑了笑,说对,如果再来一个一剑斩,又或者大雷泽强身术这样级别的法门,我想面对现如今这么错综复杂的形势,或许会更加有把握一些。

  屈胖三说那你睡吧。
  许老家的堂屋这儿有一个躺椅,我经常瞧见许老将这椅子搬到外面的晒谷场里,一边假寐,一边晒太阳,悠闲极了,于是便也有样学样,将椅子拦了出来,然后躺在上面,望着难得的好阳光,眯眼小憩。
  我这一路来也是折腾,此刻好不容易晒着太阳眯瞪,整个人就轻松了下来,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我睡的时候还是早上,结果睁开眼睛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有蚊子,不过这些小虫儿却不敢靠近我,只是在远处转悠。
  聚血蛊散发出来的气息,是这些小东西所不敢靠近的,而我睁开眼睛来,回忆了好一会儿,才发现依旧没有任何梦的回忆。
  这事儿让我有点儿恐惧。
  自从大雷泽强身术之后,我再也没有做过梦了。
  十八个梦,我才做了三分之一,而我会不会以后都不会再做梦了?
  我有些担忧,而这个时候村口的小道上,瞧见屈胖三慢慢悠悠地朝着这边走来,就好像是寻常的山里孩子一般。

  走到跟前来,屈胖三拍了拍手,说有吃的没?
  我翻了一下白眼,说刚睡醒呢,没。
  屈胖三说那做白日梦了没?
  我摇头,说没有,有点儿感觉都没有,难道是因为我没有遇到什么危机?
  屈胖三听到,不由得笑了,说得,那是不是要把你送到许鸣那里,又或者找一天牢给你待一待,你才会有点儿感觉啊?
  我不理会他的讥讽,只是苦笑,说唉,如果以后都不能做梦了的话,我真的要哭了。
  屈胖三瞧见我情绪低落,又跑来安慰我。
  他说别着急,这种事情总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要这东西真的可以量产,也就不会那般神奇了——人苗疆万毒窟的创始者是厉害,不过那是人家厚积薄发,几十年的沉淀,你这才几个年头啊?慢慢来,跟着大人我,你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我瞧见他这般好心,忍不住感激地说道:“谢谢你。”
  屈胖三立刻打蛇随棍上,说那晚饭怎么办?
  呃……这个吃货!

  我拿屈胖三没有办法,只有去隔壁找许老那个房族的小姑娘,人挺客气的,早就准备好了晚饭,虽然都是农家的粗茶淡饭,但是屈胖三却吃得很香。
  我们临走的时候,准备给钱,结果人女孩儿不收,说许老已经给过了,她不能收双份钱。
  我们全了好久,她依旧是一根筋,就是不肯,我也没有办法,只有不断感谢。
  回到了房中,我问屈胖三,说今天干嘛去了。
  屈胖三说去撵人,那帮留在这里监视的家伙,都给我吓跑了。
  我说你没怎么样人家吧?黄小饼那天可说了,现如今修行界严打,人家可是官差,要万一出点儿什么事情,别看你年纪小,一样抓你进去坐牢——不过那样也好,饮食规律,按点吃饭,对你来说,说不定也是一件好事儿,对吧?
  我们谈笑着,屈胖三告诉我,说也就是吓吓人而已,那帮家伙也知道这儿是老许的地盘,并没有太过分。
  我说如此便好。

  我和屈胖三在许老的宅子里住了下来,一日三餐有隔壁的小姑娘照顾,其他时间呢,我一直都在练剑,练累了就睡觉,睡醒了就打坐修行,日子过得充实无比。
  不过比起我规律的生活,屈胖三却显得有些凌乱。
  这家伙也不知道是抽了哪门子风,原本是嗜睡如命,结果现在却老爱往外面跑,敦寨附近的高山深谷,他没事儿转悠一个遍。
  日期:2016-08-07 0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