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37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五滩乡乡长李明辉苦笑了笑:“霍主任,这些话咱们也说过,可是那些村民都好像吃准了我们不敢这么干,这态度是越来越嚣张!”
  王运森板着脸说道:“这次他们应该知道我们不是在跟他们开玩笑了。”
  霍迎才点了点头:“王书记说的没有错,这一次你们虽然有些鲁莽,险些闯下大祸。但是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对,说的就是这个道理,经过这件事以后,那些泥腿子确实也应该知道我们不是在跟他们开玩笑了。”
  “不过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有的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就是告诉他们要将他们抓起来,他们还是抱着侥幸心理,觉得咱们政府好欺负。他们不是要钱吗,说明他们最在意的还是钱,所以你们要告诉他们,如果配合政府的工作,以后就可以到船厂上班,在工业区做生意,如果不配合,那他们就不能去工业区做生意,最最重要的就是他们的子女都将被排除在船厂的招工范围之外  。”霍迎才说道:“我们这也是为了保证工业区的正常秩序不会受到破坏,所以必须要严格要求。”

  李明辉的眼前顿时一亮:“霍主任,你这个主意高明,要说还有什么办法能够让那些泥腿子听话,大概也就是他们子女的事情了。有的人家的子女还没有到出来工作的事情,那咱们就可以在上学的问题上严格审核,有的人家的子女已经参加工作,那我们就有责任向他们所在的单位反映情况……”
  李明辉根据霍迎才的建议,迅速举一反三,其他人也很快想明白过来,顿时轻松地笑了起来:“对那些年轻还没有孩子的,我觉得可以做他们父母的工作,可怜天下父母心,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前途受阻。”
  武峰看了看李明辉,又看了看霍迎才:“对对对,这个办法高明,那些人被我们抓起来,依然嘴硬得很,我看抓他们就不如抓他们的子女……”
  包飞扬站在门口,里面说的话他几乎都听得清清楚楚,虽然霍迎才等人口口声声是为了维护工业区的秩序,但实际上他们就是要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恐吓那些村民,让他们不敢再讨要被截留的补偿款。这种任意歪曲利用手上权力胡作非为的事情,向来是包飞扬最厌恶的。
  “是谁给你们的权力,可以任意往老百姓的身上编排罪名?是谁给你们权力,喊着维护秩序就可以任意干预老百姓的正常生活?”包飞扬实在听不下去,伸手推开门,冷峻的目光扫过会议室,将里面的人都一一看在眼里。
  看到突然出现在会议室门口的包飞扬,霍迎才、王运森、李明辉等人顿时都愣了愣,然后慌忙都站了起来。

  “包、包主任,你怎么来了?”霍迎才连忙露出笑脸,迎上前说道。
  包飞扬冷冷地看着霍迎才:“霍主任,你刚刚的话我都听到了,我倒是要请教,是谁给你们个权力,可以决定船厂招那些人,不招哪些人的?”
  霍迎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开口辩解道:“包主任,不是那样的,这只是一种策略,再说、再说有的村民无组织无纪律,也确实不适合进船厂工作嘛!”
  包飞扬走到会议室中央,双手撑在会议桌上,目光从众人的脸上扫过:“好,那我们现在就谈谈什么是纪律,什么是组织。”
  包飞扬说道:“两个多月以前,也是在这里,我在跟大家开会的时候,一再强调征地补偿这件事一定要规范,规范是什么意思?那就是无论是在程序还是具体的做法上,都必须符合市里、区里的有关规定。在开发区管委会下达的有关拆迁工作的规范文件当中,明确规定了如果出现纠纷的处理办法,我现在就想问问霍主任,还有王书记和李乡长,在那份文件当中,具体是怎么规定的?”

  听到包飞扬丝毫不留情面的话,霍迎才、王运森、李明辉等人的脸色不禁都有些难看。
  想着自己的哥哥是市财政局副局长,包飞扬竟然这么不给自己面子,王运森就不由得有些恼火。他突然瓮声说道:“包主任,你对基层的情况并不了解,规定不能够解决所有问题,太祖他老人家也说过,理论要联系实际,我们五滩的实际情况就是,按照程序很多事情都没有办法做,都按照规定,我们的工作就没有办法做……”
  包飞扬心中冷冷一笑,他早就收到关于王运森的举报,正想着怎么找个由头呢,现在王运森既然主动跳出来挑衅他这个管委会一把手的权威,那颗怪不得他了!
  包飞扬脸色平静地看着王运森:“王书记,我今天就在这里,现场办公,你倒是跟我说说,到底有什么样的事情是按照规定、按照程序做不好的?”

  按照地域回避制度,乡镇的一把手不能是本地人,王运森也不是五滩籍,但是他在五滩的工作时间长达十几年,是五滩的老干部,今年也有四十出头,再加上自己哥哥王家森是市财政局副局长,平时为人非常跋扈。这时他听包飞扬的声音很平和,但是责问意思还是很明显,本来就有些不好看的脸色顿时又黑了几分。
  “包主任,乡下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如果严格按照规定、按照程序去做,根本就做不好。就比如计划生育,你要是按照政策跟那些村妇莽汉讲什么少生优生的大道理,恐怕谁也不会理你,包主任要是不信,大可以去试试。”
  王运森的声音有些嘶哑,就好像闷葫芦里发出的声音,他举的这个例子也很尖锐。就华夏目前实际的国情来说,在基层农村确实有很多工作不规范,但很多事情都不好拿到台面上来说,也只有作为一项国策的计划生育,基层的做法事实上要比政策粗暴得多,但这是通行的做法,谁要是真的文明执法,恐怕计划生育的指标一个也没有办法完成。
  听王运森一点都不给包飞扬面子,还拿出计划生育工作当做例子,霍迎才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虽然很快隐去,但还是禁不住抬头看了看包飞扬的脸色,心中暗道姜还是老的辣,看他包飞扬如果回答王运森这个官场老油条的问题。
  包飞扬心中也是微微一怔,没有想到王运森会祭出计划生育这个大杀器,按照国家政策,提倡晚婚晚育,提倡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虽然也有社会抚养费的规定。但强制性的规定并不多,但是到了基层,这些都是死规定,强制打胎、高额罚款等等高压措施司空见惯。没有这些手段,农村的计划生育工作根本无法进行,而且就算是这样,每年的计生工作指标都很难完成,可见计划生育工作的难度。

  “计划生育工作是很有难度。但是工作再有难度,也不是我们基层干部可以粗暴执法的理由!不是你今天说起,我还真不知道你们五滩乡计划生育工作中存在违反规定、违反程序的事情。”
  包飞扬见惯了大风大浪,又怎么会被王运森这一点小把戏给难倒?他面容严肃地说道:“王运森, 你先给我说一说,你们五滩乡计划生育工作中违反规定违反程序的事情有哪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