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2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话说出之后,张文定不等赵世豪说话,便又换了种语气,很郑重地说道,“姐姐啊,其实我也知道,交通厅这次拨下来这么多钱,对燃翼真的很照顾了。但是,县财政真的是没办法了,市里的情况,也不乐观。所以,我只能再找你了,不管这次你能不能帮我再要到钱,我都没二话,绝对找个时间来白漳,要怎么搞都随你。”
  赵世豪道:“我还能把你怎么搞?总不能让你以身相许吧。”
  “没问题啊。”张文定飞快地接过话,“只要姐夫不吃醋,我必须要以身相许啊!”
  “少来这套。”赵世豪笑了起来,“我帮你问问吧,你不要报太大希望。如果有时间,就过来一趟,你再跟省厅的人接触一下。”

  这个话,就是答应帮忙了,但这个忙,能帮到什么程序,却不好说。
  张文定赶紧道谢:“我随时有空,你看着安排,哪天有空,你提前告诉我,我提前赶到白漳等着。”
  “行。那就这样。”赵世豪挂断了电话。
  收起手机,张文定心里松了口气。
  再去交通厅要钱,张文定并非只能找赵世豪而不能找别人。赵世豪之前也介绍了人给他认识,而且,他自己这几次交通厅跑过,同样也认识了一些人。
  只是,这个事情,毕竟是赵世豪帮他跑下来的,现在还想再点钱,按说是不应该再麻烦赵世豪了的,可实际上,如果他敢不给赵世豪打这个电话而直接找别的交通厅的人,那就算是把赵世豪给得罪了。
  尼玛,嫌老娘给你要的项目没要下来全款,所以现在跳过老娘找别人了?
  这官场之中,有时候,你给别人添麻烦,别人会生气;可有时候,你如果想着不给别人添麻烦,那更得罪人。
  对这一点,现在张文定是相当清楚的。
  现在这个电话之后,张文定再去交通厅,不管是要钱还是要项目,既可以找赵世豪帮忙,也可以找别人帮忙。
  这个,才是刚才张文定打电话给赵世豪最大的目的。
  至于让赵世豪帮忙再要点钱,这个其实更多的,只是顺口一提,当作一个理由而已。至于能不能要到钱,都不重要。
  就像先前他打电话叫吴忠诚一起来市里,向市领导开口要钱一样,并没有想着真的能够要下来,仅仅只是摆出一个态度,为以后的事情埋个伏笔。
  到了他们现在这样的位置,当然要走一步看三步,不可能只顾着眼前这点利益的,必须要看得更远才行。
  当然了,如果市领导手里挤出来了一点点资金,那也是极好的。如果又一次从交通厅要到了点钱,那就是更好的了。
  不过,张文定也明白,这种好事,基本上没多大的可能性。
  吴忠诚明天会来市内,张文定今天就不好先去找市领导汇报工作了。总不能今天一县之长找了市领导,明天又和县委一号一起去见领导吧?
  没这么把领导不当干部的。
  于是,这个晚上,张文定就没打扰市领导了。甚至,就连给曹子华打电话,都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在快要拨出电话的时候,放弃了。
  第二天,吴忠诚来得倒是很早,才八点半,便到了市委。
  是的,先到的市委,面见市委一号佟冷海,然后,他才会和张文定一起,去市政府要钱。
  从市委出来,吴忠诚直奔市政府,张文定已经先在市政府等着他了。

  市委和市政府隔得不远,哪怕是早上,车速不快,吴忠诚赶到市政府的时候,也才九点过十分。毕竟,他在市委冷书记的办公室里,只呆了几分钟。
  一见面,张文定就伸手迎上了吴忠诚:“班长,这么早,辛苦你了。”
  这话听在吴忠诚耳朵里,那滋味真是别提了。
  尼玛,你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是一把手跟二把手说话的调调,简直太恶心了。我吴某人和你搭班子,我是班长,你是副班长啊!
  伸手和张文定握了一下,吴忠诚脸上的表情比较朦胧,声音也似乎有点飘忽:“这算什么辛苦?跟你搭班子,我是真的感到很轻松啊!”
  张文定对他这有点阴阳不调的话也是一肚子不爽,但知道此时还是合作第一,看在他从县里赶过来的份上,也就不计较了,扭头看了一眼,直奔主题道:“我们还是赶紧上去吧,现在曹市长还在办公室里。”

  “嗯。”吴忠诚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当先迈步。
  二人一起来到曹子华的办公室外,秘书一见,赶紧通报。
  曹子华一听吴忠诚和张文定一起来了,便答应马上见一见。
  这时候,原本早就等着见曹子华的另外几位市里的干部,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吴忠诚和张文定插队,无奈地继续等着了。
  没办法,下面县里的党政一把手联袂而来,不管要见哪个市领导,都是可以插队的——这绝逼是要有特别重要的工作要汇报了。
  能够惊动县里的党政一把手同时到市里来,事儿想小也小不了啊!

  一瞬间,几个人心里就琢磨开了,没听说燃翼出什么大事啊?
  “曹市长。”一进门,吴忠诚和张文定异口同声地打了个招呼。
  曹子华看着面前的吴忠诚和张文定,心里也有点打鼓,这燃翼别是出了什么大事吧?
  带着这种想法,曹子华面无表情看了这二人一眼,然后才皱了一下眉头,嗡声嗡气地发问:“忠诚同志,文定……同志,你们两个,今天是怎么?”
  这种时候,曹子华叫吴忠诚是不可能叫吴书记了,但直称忠诚也不合适,毕竟吴忠诚不是他的人,所以叫了个忠诚同志,叫张文定嘛,倒是准备直呼文定的,可既然前面称呼吴忠诚为同志,那叫张文定不加个同志,也不太好。
  所以,他就把两个人都称呼同志了,不过在文定后面,稍有停顿,以显示这两个同样的称呼,其实还是有着细微的区别的。
  吴忠诚没在意曹子华这个称呼上细微的区别,中规中矩地回答道:“今天冒昧来打扰曹市长,是我们县里没办法了。”
  “呃?”曹子华这一下就更吃惊了,县里没办法了?
  擦,什么叫县里没办法了?
  这特么说话不要这么吓人好不好!
  好在,不等曹子华发问,张文定就接过了话:“领导,是这样的,省交通厅不是给了我们一个项目嘛。但这个项目的预算本来就比较紧张,交通厅又只批拨了其中一部分项目款,剩下的,要我们自筹……但燃翼的情况,您也知道,自筹这笔款子,我们县里真的承担不起,这个还要靠市里帮忙想想办法。”
  “二级路扩建吧?”曹子华眉头又皱了一下,“燃翼就两条省道吧?去年你们一条路省厅才拨款下来,今年这条……还差多少?”
  “交通厅核定的造价是每公里九百万,但我们燃翼是山区,有两座桥要架,还有一个隧道要钻通……九百万一公里的造价怎么够?”张文定先就把困难摆了出来,“我们自己有个预算,这条路的造价,怎么着都要到一千二百万一公里才行,说不定最后还要继续往上加。另外还有沿路的拆迁补偿……”

  日期:2017-01-17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