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27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燃翼的这条二级路扩建,跟普通的项目还有点小区别,情况比较特殊。
  这个特殊,就在于项目是张文定的私人关系要下来的,是省里直接给燃翼的,而非燃翼县上报的项目,所以在工程款上没有那么多的虚夸,预算做得比较实。
  于是,这个二级路扩建的钱,省交通厅给了燃翼七成,剩下的三成则是由望柏市和燃翼县自己想办法解决。市里不想管这事儿,而燃翼的财政情况非常不乐观,筹集这三成款项难度也很大。
  但是,省交通厅下拨了七成的款项,如果县里敢不动工,那这个责任,谁都担不起!
  张文定现在已经是一县之长,这些问题自然要他动脑筋去解决,但县里的财政情况实在是不敢恭维。
  亏空就不说了,就连县里在职干部的工资也是每个月需要跟银行贷款来发,下个月财政有了收入再把这个缺口补上。
  况且,今年县里还有很多民生项目需要投资兴建,在这种情况下,筹集出这三成的款子的确难度不小,张文定为此伤透了脑筋。
  不过,修路这么大的事情,他觉得不能单靠燃翼本地来解决,市里也应该表示表示吧?
  尼玛,这是省道好不好!

  你市里没钱,但就算不把那百分之三十的款子给我们解决,解决个百分之二十,呃,百分之十五也是好的,那剩下的百分之十五,县里就完全没压力了——拖欠工程款这种事儿,大家都干得相当顺手了。
  于是,张文定就去市公路局了。
  张文定也知道市公路局资金不宽裕,但他却没想到市公路局远比自己想象的要穷得多。公路局直接表示,这个事情,局里爱莫能助,别说公路局没钱,就算是报到市交通局去,同样没钱!
  甚至,他们还把今年的计划摆到了张文定面前,说燃翼虽然修路的工作很迫切,但比燃翼情况糟糕的县多的是,资金要先顾着那些更迫切的地方,要顾全大局,保持全市的稳定发展才是硬道理。
  市公路局站在了全市一盘棋的高度,搞得张文定也相当的郁闷。

  这种时候,张文定知道,跟市里交通系统是扯不清皮子了,只有直接找市委政府才是正途。
  于是乎,张文定都没回县里,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吴忠诚:“班长,你有没有时间,这个修路的事儿……咱们一起到市领导那里磨一磨吧!”
  “市里的钱不好要啊!”吴忠诚回了一句,但还是答应了下来,“我明天就去市里!”
  吴忠诚和张文定的关系并不好,但现在两个人毕竟在搭班子,而且,为了县里的大事,个人恩怨也只能先抛开一边了。
  “交通局这边,有点铁公鸡。”张文定先给吴忠态打了个预防针,然后道,“这个事情,恐怕最终还是要从市领导手里特批资金了。”

  市领导手里特批资金,那基本上就是找市长和分管副市长了。
  曹子华那里,张文定肯定是要跑一跑的,但却并不抱什么希望。拉上吴忠诚一起,最重要的目的,还是向市里表示出一个积极端正的态度。
  并且,也是在向市里真正的哭穷——我们县里是真穷!
  向市里哭过穷之后,如果再从省里要到点什么别的项目资金了,也免得市里从中横插一杠子——尼玛,我们县里都穷成狗了,你们市里当初不帮我们,现在却还想从我们这儿分好处,没这个道理嘛。
  这种手法,其实基层干部玩得是真的很顺溜。

  当然了,县里也没少打乡镇的秋风就是了,可却偏偏不希望被市里打了秋风。人啊,就是这么自私。
  吴忠诚听到这个话,纵然是隔得电话,也情不自禁地吸了口气:“特批啊……”
  张文定就来了一句:“我也知道特批资金不好要,但不到市里争取,也不好去省里讨啊。”
  瞬间,吴忠诚就听懂这话的意思了。
  顿时,他心中就相当不自在了,看来,张文定在省里还有路子啊,貌似还能够要得下来资金。这个念头一起,他真是满嘴苦涩。

  别说张文定原本就没姜富强那么好欺负,单就人家这弄钱的能力,也会在县里树起很大的威望啊!
  这世道,有钱就有一切啊!
  然而,纵然如此,吴忠诚却还要配合着张文定把这个要钱的戏码演下去。不为别的,就为了那政绩,都得演!
  不管张文定弄来了多少钱搞出了多少成绩,只要张文定还是县府一把,他吴忠诚还是县委一号,那怎么着都跑不了他的成绩——县府的工作和成绩,也是在县委的正确指导下取得的。
  所以,就算心里不爽,可吴忠诚却还得支持张文定这个工作。
  “嗯。市里的支持有限,但哪怕再有限,也是市里对我们县里工作的肯定。”吴忠诚不着边际地来了一句,丝毫没接省里要资金的话,便准备结束这一场对放顾,“明天我和你一起去见市领导。”
  挂断电话,张文定想了想,觉得光靠市里还是靠不住。
  这事儿吧,还是要问省里再要点钱。
  当然了,这个钱,肯定还是要继续到交通厅要——这可是交通厅的项目呢。

  最主要的是,这个项目的钱,虽然说交通厅批下来了七成,但如果项目由他们县里做预算的话,哪怕被交通厅挡腰砍一刀之后再批五成下来,也比现在这个七成的钱要多。
  所以,他再次问交通厅要钱,虽然有点不知好歹的味道,但却有着足够的理由——我不跟省厅讲什么几成不几成,我只讲拨款的总数!
  明面上的规定,这个都是摆样子的,暗地里的规则,你们交通厅又不是不懂。
  交通厅,张文定自然还是找赵世豪了。

  毕竟,一事不烦二主嘛。
  “姐姐,这次你们厅里拨款,预算也卡得太狠了吧?”张文定一个电话打给赵世豪,“按这个总造价,我们这条路的三分之二都修不好啊!”
  “工程造价,你还真当我不懂啊?”赵世豪没好气地说道,“厅里的造价,给你们都是有富余的,别欺负我不懂行。”
  “哈哈哈,在公路建设这一块,你绝对是专家。”张文定干笑了几声,然后才道,“不过你们厅里的造价,确实有点过于理想,没有考虑到我们县里的实际……姐姐,我这儿修路缺口还很大,你看省厅是不是再拨点?”
  赵世豪语气不是很好:“你现在在高管局,既不在公路局的,又不是省厅计财处的,怎么给拨款?”
  张文定却没在意她这个语气,依然笑着道:“我不管你是哪的,反正省交通厅,我只认你一个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