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0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除了去工地,楚天齐每天就是整理一些资料,做一些计划,并把《“股”变“局”报告》又进行了局部修改,同时对于《接受评比验收方案》也做了适当调整。
  这几天,单位来人不多,楚天齐的应酬反而多了不少。不但和雷鹏、二狗子聚了几次,也接受了单位副职和个别股室负责人的邀请,现在大家已经混的很熟,如果总是拒人千里之外,也不合适。另外,他多少有一种预感,预感自己可能在开发区待不长,便也想和这些人聚一聚、聊一聊。
  在楚天齐值班期间,虽然来人不多,但要文武却来了好几次,几乎每天都来一趟。要文武的家在县城,放假也没什么事,他还是办公室主任,自然要来看看单位有什么事,尤其要来看看主任有什么安排,有时也是陪主任待一会。
  每天上工地、整理资料,还要出席应酬,七天时间转眼就过了。这七天,楚天齐不但觉得没有休息过来,反而身上显得更累了一些。他不得不感叹:当差不自在,自在不当差。
  八号正式上班了。

  各位副职都到主任办公室小坐一会,各股室负责人也找理由来露了一脸,算是休假后,来报一下到。人员来来往往,将近十点的时候,办公室才算清静了一些。
  刚点燃一支烟吸上,手机响了。楚天齐看了看来电显示,按下了接听键:“俊琦,是不准备出发呀?”
  “先别说那事。”宁俊琦的声音传了过来,“你拿昨天报纸看一下,看看上面的一篇文章。”
  “哦……”楚天齐点点头,又问,“什么报纸,什么内容?怎么啦?”
  “《河西经济报》,第三版有一篇农业方面的文章,你先看,看完以后再联系。”话音刚落,宁俊琦声音戛然而止。
  带着一丝疑惑,楚天齐给要文武打了电话。不一会儿,要文武拿来了《河西经济报》,不只是昨天的,放假期间的全拿来了,其中七号的报纸放在最上面。
  要文武放下报纸走了,楚天齐开始翻阅起来。翻到第三版,一个醒目的标题出现在眼前——《论新时期农村经济发展》。

  看到这个题目,楚天齐觉得眼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等他再一读文章正文,更觉熟悉。读到一半的时候,他明白了自己之所以熟悉的原因,因为这里边百分之八十多的内容自己都写过。再一浏览后半部分,几乎都是自己曾经写过的内容。
  两年多以前,楚天齐那时还在青牛峪乡,农业是他主抓的一项工作。平时,他总会把一些经验、心得、案例进行记录,并进行了专门整理。后来,县委书记赵中直看过他的初稿后,要求他站在全县高度,对文章进行拓展。正是在县委书记的关注下,他认真对文章进行了润色、丰富。写文章的过程,也让他自己对一些问题思考的更深刻、更长远。等到在省委党校的时候,他的毕业论文就是关于农业和农村经济的,其中很多都是借鉴了在乡里时整理的那篇文章。

  现在报纸上的文章,跟自己在乡里时整理的那篇特别相像。所不同的是,文章的开头、结尾不太一样,还有就是里边的地名被用“某地”替换了。其余的部分,几乎百分之九十多都雷同,甚至有的地方更是整段完全一样。
  这也太奇怪了,两篇文章有个三、四成内容巧合还好理解。要是像这么大面积相像,就不应该是巧合那么简单了。可自己并没有把稿件投上去,也更没有让别人做投稿呀,莫非是……
  楚天齐想到了欧阳玉娜,因为他给对方看过那篇文章,而且对方也在报社工作。嗯,一定是她。可她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呢?是为了避嫌?既然要避嫌,你又何必这么做呢?这倒好,欧阳玉娜的家人还没反应呢,倒让俊琦先发现了。
  “叮呤呤”,手机再次响起,还是宁俊琦的号码。
  宁俊琦开门见山,直接问道:“看到了吧,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里面有百分之八十内容,跟我写的那篇雷同,按说没有这么巧的事,可我从来没把这篇稿件投给报社呀。”楚天齐没有说出刚才的猜测。
  宁俊琦问:“那你都给谁看过?”
  楚天齐边想边说:“我想想啊,给你看过,给赵书记看过,还给……给欧阳玉娜看过,别人就想不起来了。”

  “没有别人了吗?那你认为谁有可能干这事?”宁俊琦追问。
  “谁有可能?我想想啊。肯定不是赵书记,应该也不是你吧,那就只能是欧阳玉娜了。”楚天齐吭吭叽叽的说道。
  宁俊琦笑着道:“为什么这么说?”
  “分析的呗,她在报社工作,也有这个便利。”楚天齐给出了答案。
  “就这么简单?我看未必。你提前不知道?”宁俊琦的语气满是疑惑,“就没点什么?不是某些人在替你宣传?在想着你吧?”

  “不知道,真不知道。”楚天齐马上回答,“不管别人有没有,我是没那想法。”
  “咯咯咯,听你说的就心虚。”宁俊琦笑着道,“我告诉你吧,肯定不是玉娜。这件事就是她告诉我的,她还怀疑是你弄的呢。”
  楚天齐“哦”了一声,但随即疑惑更甚:“那会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正要问你呢,你好好想想,到底还给谁看过这篇稿件。这当然构不成侵权,但肯定是剽窃,这个人为什么要做,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宁俊琦提示着,“对了,你看看作者的名字,有没有印象?”
  经对方这么一提醒,楚天齐才意识到,急忙低头去看。只见标题的下方是“若愚”两个字,这显然是笔名,可这名字从来没见过,就更不知道是谁了。便说道:“我不知道这个‘若愚’是谁?”
  “哦,那你下来再好好想想。”宁俊琦嘱咐道,“一定要找出这个人来,要了解他的目的。”
  “嗯,我知道。”楚天齐应承着,然后又问,“什么时候去省里?”
  “现在知道着急啦?”宁俊琦腹诽了一句,然后又说,“再安排一两天。”
  正要回话,宁俊琦的声音再次传来:“我这里来人了,先挂了。”说完,声音戛然而止。
  会是谁呢?带着疑问,楚天齐再次翻看起了这篇文章。从整个内容看,这篇稿子不像自己的第一版,也不像是后几版,更不像在省委党校写的那版,最像是自己写的第三版。
  在写那篇稿子的时候,楚天齐前后修改过五、六次。这既是因为县委书记要看,不得不认真,更是由于自己对工作认识不断加深,随时有新内容需要补充。
  如果是第三版的话,那自己确实就只给宁俊琦、欧阳玉娜、赵中直看过,可他们又都不会是这个“若愚”,那究竟会是谁呢?会是哪个李鬼,来冒充自己这个李逵呢?不是“冒充”,是剽窃,楚天齐自己纠正着。
  想了一会儿,也没有头绪,楚天齐又开始着欧阳玉娜的事。
  欧阳玉娜这次为什么没给自己打电话,而是找了宁俊琦,那不用说,肯定是家里不允许,肯定是她怕给自己麻烦。既然家里阻止你和我接触,你又何必关注我的信息呢?话虽这么说,可他还是不禁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
  日期:2017-01-17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