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22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货说话的速度那个快,机关枪似的叭叭叭的就是一大堆。他乡遇故人,又是这种环境下,不激动那才叫怪事了。
  “对了,牧哥,留转之前我想尽了一切办法联系你,看看你是不是也留队,结果你猜怎么着,他-娘-的我们连长居然瞒着我给我报上去了,米已成炊,就这么的给绑定了。”
  张海超愤愤不平地说着,但看他的表情,却是得意和傲娇的成分要多一些。
  李牧把烟头扔到脚下用力踩灭,张开双臂把张海超揽入怀中狠狠地拍着他的后背,说,“兄弟,看到你终于成长起来,我很高兴。”
  张海超鼻子酸酸的,差点没哭出来,“牧哥,你是不知道,老子这两年有多苦,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什么苦都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着,又不敢跟家里说,牧哥,我想你。”
  “滚一边去。”李牧推开他顺势就一脚踹上去,“给你点阳光你还就灿烂无边了,你狗-日-的的专业学的演技呢吧。”
  “嘿嘿,牧哥,你还真没别说,要是没这两手,我也混不好。”张海超简直就是四川变脸啊,前一秒还要死要活,这活儿就神秘兮兮的,说道,“上思想教育的时候,自我批评什么的,我上去就是一副死了爹的样子沉痛地把自己往死里批评,结果你猜怎么着,回回我都是自我批评最深刻思想水平高的好同志。”
  “就你那点出息。”李牧笑骂,“看你的样子,混上狙击手了。”
  “那可不。我一早就说了,我的梦想就是当特种兵,狙击手是特种兵中最牛逼的专业,妥妥我的就奔这来了。”张海超说着,忽然压着声音,神秘兮兮地说,“牧哥,我跟你说,卜美玉这货……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不?”
  “打枪的时候起风六百米距离击中易拉罐,恰好总部首长视察,说了句枪王啊,然后就被当成典型给树立出去了,还能怎么回事。”李牧淡淡的说。

  “靠,你都知道啊。”张海超吃惊,“我跟你说,那货就一个枪打得准,其他科目……”
  张海超不住地摇头。
  “行了,全能的人毕竟少,人家抢打得准你就得认。”李牧眯着眼睛看张海超,“看你的意思,你不是卜美玉班上的?”
  “当然不是,他哪hold得住我。”张海超翻了翻眼睛不屑地说,“我班长是个十五年的老士官,当年在云南那边杀过人的!”

  李牧正想说自己班上的人都参加了两次协助地方公丨安丨机关的实战行动,而且基本上手上都有人命,一想到可能会让张海超心里不平衡,话到嘴边就刹住了。
  “好好搞,特大前途无量。”李牧点头说,“争取考学上个军校,当干部才有卵用。”
  “我就是这么想的,牧哥,你呢,你什么打算?”张海超问。
  “走一步看一步,没想那么多。”李牧说。
  “牧哥,说实话,以你的能力,绝对是特大口水的人才,要不你申请调过来,或者我回去跟领导讲讲,咱俩一块保家卫国地干活。”张海超眼睛冒着光说。
  李牧想都没想,摆了摆手,说,“别扯淡了。我在第三旅挺好,特大也没什么了不起,算个屁。”

  张海超嘿嘿地笑,一点尴尬都没有,牧哥怎么说他都不觉得是吹牛,以前李牧给他的印象太深根固蒂了。
  “牧哥,我听到一些小道消息。”张海超四周看了看,压着声音说,“你们第三旅要改成空中突击部队,像美国佬101师那种部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李牧点头,“早就有风声出来了,但是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估计起码得十年时间,才能基本达到101师的水平。”
  点了点头,张海超说,“但是有一个消息肯定是真的。你们这一批过来集训的人,会被定为蓝军部队,以后可能专门和特种部队打对抗。”

  “我们第三旅一直扮演蓝军,这没有什么新鲜的。”李牧说。
  张海超摇头,“跟你们现在的这种蓝军不一样,哎,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是肯定是像101师那种款式的部队,完了和全军各个特种部队打对抗。”
  这么一说,李牧想到了一些什么,“明白了,模拟101师。嗯,也许我们营会走这条路。之前一直在说改革会在对抗的状态下进行,恐怕值的就是这个方式了。”
  “所以啊,你留在第三旅我觉得也是很有前途的,特种部队不新鲜了,妈-的听说十二军有个旅要整体改为特种旅,步兵部队改特种部队,说改就改,什么乱七八糟的,他们就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特种部队。不过反正现在几乎哪个军都有特种部队,但是像你们这种可以说是顶级的蓝军部队,太少了,物以希为贵,所以我敢肯定,你们部队以后的发展前景非常大!”
  张海超说着嘿嘿地笑了起来,“以后升官发财岂不是简单得跟什么似的。”
  “你当兵就是为了升官发财?”李牧瞪了瞪眼问。
  摊了摊手,张海超说,“牧哥,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胸无大志,决定当兵最初是为了跟你一块玩,结果谁知道还没到部队就给咱俩拆分了,至于留队,反正特种兵我还有兴趣往下干,那就多干几年也不是什么问题。”
  李牧不禁默然,张海超的思想何尝不是具有代表性的,他基本上也是石磊那一类人,如果退伍,人还没到家,家里就妥妥的把工作安排好,没准对象都联系了一堆等着回去相,至于其他的,就更不在话下了。

  关键不是在这些方面,而是在,身边的战友越来越多类似的想法,这让李牧对部队当前的思想教育工作的效果感到担忧。人民军队如果没有了神圣的信仰,就是一座失去了基石的楼房,再高大再华丽也逃不过倒塌的一天。
  他还是个小兵,他不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对身边的每一个细小的变化,他的感知是非常清晰的。徐岩之所以说他是天生的军人,也正是因为他身上有着常人不具备的“身在局中不迷茫”的特质。
  也许与生俱来,也许后天养成,总而言之非常难得。
  甩了甩脑袋,李牧暂且把这些想法抛到一边,心里叹了口气,说,“走吧,咱这对抗今天是打不下去了,去跟领导汇报一下。”
  “嘿嘿,好嘞!”
  自然的,把情况跟陈韬汇报了之后,陈韬也是无奈得很,谁又想到“敌我”双方居然还是老熟人。
  陈韬也没多说什么,基本上今天一天的训练,他的目的达到了,晚上照例开会好好地总结。
  一路上,李牧等人说着话,心情非常好。张海超这个话痨是个自来熟,很快就和猎人小队的其他人打成了一片,当然并不是真的动手打。
  走一段唱首歌,走一段唱首歌,嘹亮的歌声伴着返回军营。陈韬也是好长时间没有体会到基层的快乐了,在基层和兵们在一起训练,简简单单的,却是让他这位大多数时间坐机关的高级参谋心情舒畅。
  “晚上加个菜!”陈韬兴之所至,挥手说。

  “万岁!”李牧等人欢呼起来。
  张海超说,“首长,猎人小队什么时候可以拉到演习场来一次真正的全方位对抗?”
  日期:2016-03-24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