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90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市长。你可别误会我意思啊。我可是市长一手带出来的,如果不是市长提拔,我现在还在那个小县城混呢,你如果不肯原谅了我的做法,兄弟可要给你跪下求了你的谅解的。”小张说着竟眼泪花花的。
  “怎么?和你开不得玩笑么?我知道给了你这个胆子你也不敢。刚才那些话是我和你说的一些玩笑话,怎么就真当成话了?”杨喻义说着为小张认了真的表情趣笑起来。
  “只要市长不怪了我就好。谢谢市长的宽宏大量。”小张说着竟用手臂摸了一把眼睛,闻听杨喻义谅解了自己才显出兴奋来,不过这依然实在作戏,此刻小张的内心极度的恐慌着。
  “你瞧你,简直一个孩子一般,一件屁大的事儿就惹出了眼泪,哪能干得了大事儿?还一门心思地让我给你安排个位子施展才华呢,我看呀,就是我依了你,给了你这个位子,你也坐不上几天就会下来的。还得再锻炼!”杨喻义带着丝丝批评的口吻指教小张道。

  “是的,是的,在政治上我还很嫩,以后一定加强学习。只是辛苦了市长要从旁边多敲打啊!”小张诚恳万分地说。
  “这件事就不提了。那对镯子本来是想还给你的,但我想让你受点损失来记住这个教训。也许你会在心里恨你的我,但我还得这么做,你得从这件事儿清醒过来,你现在虽然损失的是一对镯子,但以后你会得到比这镯子更有份量的东西。”杨喻义说到至此见小张还欲再为这事喋喋不休,便手一挥挡了回去,这件事便由此打住。
  小张那里还敢说什么镯子的事情,赶忙转移了一个话题说:“对了,市长,今天晚上你没有应酬活动,需要不需要另外安排一下。”
  “最近有没有耳闻得什么新鲜性的食物?”杨喻义问。
  小张建议道:“市长。好久你都没到我家里坐坐了,今天晚上不妨去我家里让内妻做上几个家常菜换换口味。”
  “这倒是个好建议。你那老婆做得那菜还别说,真正还有一番独特的味道呢。去,就去你家里。”

  “那好,那好,我现在就打电话让老婆迅速做起准备来。”
  小张见杨喻义不再为那件事情生气了,心里也是轻松了起来,刚才那会他真的很怕啊,怕杨喻义从此对自己心生厌恶。
  一会,杨喻义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杨喻义一看,是徐海贵的电话,接通之后,徐海贵说他已经到了包间,请杨喻义也过去一述。
  杨喻义就答应了。
  而后对秘书小张说:“你去备车,不要叫司机了,你跟我到南岸菊香茶楼去。”
  小张就忙这到自己办公室安排了,杨喻义又在办公室悠哉悠哉的抽了一支烟,这才摇摇晃晃的下楼上车,往北江南岸开去。

  五月的天气北江市已经是很热了,但景物也很好,沿江两岸翠柳青青,树下繁花似锦,杨喻义一路心旷神怡的看着窗外的景色,心情愈加的畅快起来了,塞翁失马安知非福啊,这一仗下来,自己又将气势恢宏的屹立于北江政坛,华子建啊华子建,你真的应该明白,什么叫强龙压不住地头蛇,可惜你太过天真了。
  这样一路想着,要不了多久,杨喻义的车就到了菊香茶楼的门口,这里早就停放了好几辆车,其中一亮很霸气的奔驰应该是徐海贵的,而旁边还停着几辆破旧的面包,杨喻义看着这伎俩面包车笑了笑,转身叮嘱小张:“你就不要上去了,在下面等我,要是时间长,你就在下面点一些茶果休息吧。”
  小张恭恭敬敬的说:“请杨市长不要为我费心。”
  “嗯,嗯,那我上去了。”
  杨喻义就走进了这个茶楼,这是一个装修典雅,古朴的茶楼,也不知道从那一年开始,人们更向往那些复古的装饰,就像这个茶楼一样,好好的窗口上弄成几个木框旧窗户,那些大堂的家具也都有意的打磨城老旧的样子,不过偶尔的身处在这样一个环境中,感觉也还不错。
  杨喻义抬眼一看,大厅里坐着几个彪形大汉,茶楼的老板有点战战兢兢的说:“请问。。。。请问先生是喝茶吗?”

  杨喻义用手扶了扶墨镜,说:“到茶楼当然是喝茶了。。。。。”接着就说出了包间的名字,这老板一听脸色突变,好一会结结巴巴的说不清话,杨喻义也不理他,径直的上了搂。
  还没到那个包间,就见包间的门口已经站了好几个人,但杨喻义一点都没有在乎,继续走了过去,当中的一个男人就点点头,对杨喻义笑笑,杨喻义也不理他,推门走了进去,就见这是一个大包间,但里面已经乱七八糟的好些个人在,其中那韩阳市的徐海贵正被几个人摁在地下,一个长相凶狠的男子拿自己的脚底在徐海贵的脸上正蹭着。
  而徐海贵的几个手下也都是双手抱头,蹲在墙角,动都不敢动。
  杨喻义大吃一惊,喝道:“你们什么人?干什么的?”
  那个用脚正在徐海贵脸上蹭的男子也不转身,说:“你什么人啊,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
  “瞎闹,什么公务?你们那个部门的?”杨喻义官气十足的说。

  那个长相比较凶恶的男子就把脚从徐海贵的脸上移开了,转身看着杨喻义,就看了一眼,立马紧张起来,说:“是。。。。是杨市长。”
  杨喻义脸瞪的平平的,喝问:“你们干什么的?在这闹什么?这是公共场所。”
  这个人就战战兢兢的说:“我是缉毒大队的,我们怀疑他们其中有人吸丨毒丨,贩毒。”
  “怀疑?有证据吗?”

  “有啊,你看看,这是刚从旁边那小子身上搜出来的一包东西,很像是丨毒丨品。”说着,这个人就给杨喻义看了一个塑料袋子,里面有个很小的纸包。
  杨喻义哼了一声,说:“这算什么?真是的,万一是感冒药呢,再说了,也不是徐老板身上搜出来的,你们怎么可以如此对待人家,赶快都都放了,放了,我还有事情和徐老板商量呢。”
  这男子一听,愣了愣,就说:“杨市长你认识这个人啊,哎呀呀,你看看,这事情弄得,不好意思啊,赶快放人,放人。”
  所有人都放开了,徐海贵也被刚才摁住他的几个人提溜到了椅子上,杨喻义很生气的说:“这真是乱弹琴。”

  那个男子就陪着笑脸,说:“对不起,对不起,”然后转身喊一句:“收队。”
  这些人很快就从包间消失不见,一会下面响起了面包车发动的声音,再过一会,这里就变得静悄悄的了。
  杨喻义坐在了木桌旁边,对徐海贵的那几个手下挥挥手,让他们离开,又说:“徐老板啊,你还是应该注意一下,这丨毒丨品是不能沾的,你就算是人大代表,就算是企业老板,但稍微沾上了这个玩意,将来是会出大娄子的,还好今天我遇上了,要是换个别人,真怕你脱不了身。”
  徐海贵端起了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从兜里慢慢的掏出了手帕,把脸上刚才被脚踩的灰搽干净了,才不阴不阳的说:“好了,杨市长,我们扯平了,说吧,今天找我还有什么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