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37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五滩乡之所以叫作五滩乡,就是因为海岸线上分布着一连串的海滩,其中有五处比较大的海滩,田湾海滩也是其中之一。
  由于开发区管委会设在老开发区,距离五滩乡比较远,包飞扬也有意加快五滩这边的发展,所以将船舶工业园区的筹备机构,以及后勤调度、支持等都放在五滩乡街镇上,这里距离田湾的距离近,也有一定的商业和服务业基础。
  快要到镇上的时候,吴超接了一个电话,刚刚听了两句,他的脸色立刻就变了,连忙捂着话筒,转过头对和陈文斌一起坐在后排的包飞扬说道:“主任,是刚才那些村民打过来的电话,好像说他们有人让派出所给抓起来了。”
  包飞扬不由皱起眉头。伸手接过电话,电话那边的人正在焦急地说着什么,包飞扬果断地道:“我是管委会主任包飞扬,你不要着急。慢慢说,现在你告诉我,你们在哪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真的是包主任吗?”听到包飞扬的声音,对方显然愣了一下,有些犹豫地问道。

  “我就是包飞扬  !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包飞扬声音不高。但是非常坚定。
  刚刚在田湾,包飞扬让吴超将电话号码留给那些村民,让村民们有事情拨打这个号码就可以找到他。村民们本来也没有想到会真的打这个电话,可是没有想到他们刚刚回到村里,派出所就过来抓了几个村民,他们在六神无主之下,试着拨打了包飞扬留下的这个号码,却没想到真的有人接电话,而且真的找到了包飞扬。
  其实包飞扬也没有想到村民们这么快就会有事情打电话找自己,所以更加想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打电话的村民旁边显然还有其他人。包飞扬听到一阵乱糟糟的议论声,接着刚刚说话的那个声音稳定了一下情绪,接着说道:“包、包主任,我们本来也不想打扰你的……”
  “没关系,我们党的宗旨就是为人民服务,党的干部就是人民公仆,这是我的工作,我应该做的。”包飞扬安抚了一下村民的情绪,然后说道:“你别着急,有什么事情慢慢说。你先告诉我你们在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到包飞扬的声音,对方显然又镇定了许多:“包主任,我们在乡里。我们好几个村民都让他们给抓起来了。”
  这些村民本来在田湾,包飞扬做了工作以后,他们就离开了,包飞扬又在现场向霍迎才了解了一些情况,耽误了一点时间,但是这中间相差的时间并不长。村民们大多是骑自行车,包飞扬他们有车,不过路况比较糟糕,车速不快,所以并没有追上这些村民,但估摸他们也是刚刚到乡里。
  “你们不要着急,我已经到五滩乡政府驻地。”包飞扬说道:“你是说,你们刚刚在海滩上的那些村民,有人被抓起来?”
  “是啊!”对方听说包飞扬已经快到了,顿时惊呼了一声,然后飞快地说道:“今天除了我们十几个人去工地那边,还有一批人来乡里要说法,还有人去开发区,我们就是想要让上面知道这件事,幸亏遇到了包主任您,我们回来的路上,就碰到村里的人,说去乡里的人被打了,还有几个人被抓起来了,我们就赶过来救人,结果那些联防队员还有好些个街上的流氓见到我们就打,还说我们袭警,又抓了我们几个人,连刘老伯都被他们抓进去了……”

  这个村民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着急,话说得有些语无伦次,而且说到后面越说越着急。不过包飞扬还是听出了事情的大概轮廓。
  他原本以为是五滩乡专门针对这些人进行的抓捕,原来并不是,五滩乡应该还不知道田湾发生的事情。村民们为了讨要被截留的补偿款,分成了几批,一批去乡里要说法,田湾拆迁办就在五滩乡街道上,另外截留款项的主要就是五滩乡政府,村民们希望将钱要回来,当然要找拆迁办和乡政府。
  其实村民们此前已经找过拆迁办和乡政府很多次,但是都没有得到理想的结果,所以这次村民们又分了两批人,一批人去开发区管委会,一批人到田湾的工地上,一来是想要给乡政府施加压力,管委会是乡政府的上级主管部门,合资项目又涉及到外资,上面肯定很重视,村民们想让乡政府迫于压力,将截留的补偿款发给他们。这些村民也在多次的斗争当中总结出经验教训,找到自认为有用的办法。

  现在还不知道去开发区管委会的那一批人的遭遇,去田湾工地上的这些人几乎就让霍迎才几句威逼利诱的话彻底缴械,要不是霍迎才无意中暴露了包飞扬的身份,村民当中又有人认出包飞扬,他们今天只会无功而返。
  来乡政府这边要钱的那一批村民们遭遇显然要更加惨烈,按照打电话村民的说法,他们应该是遭到了殴打,甚至有人被抓起来了  。而且当其余村民们赶来的时候,也让人打了。
  包飞扬让这些人马上到乡政府门口找自己,然后将手机递给吴超:“你马上给审计局的陈家义打个电话。让他马上派人查封涉及到田湾项目征地补偿的账目,对相关账目进行严格审计。”
  看到车已开到五滩乡乡政府门口,包飞扬让司机将车停了一下:“你们和吴超先留在外面,吴超你再给纪工委李书记打个电话。告诉他补偿款被截留的情况,就说我希望他亲自核查一下这方面的问题,回头我再给他打电话。”
  说完这些,包飞扬转头对陈文斌说道:“陈总,让你看笑话了。你看你是和吴超他们留在外面,还是跟我一起进去。”

  陈文斌看了包飞扬一眼,哈哈笑道:“小吴留下来,包主任你身边也不能没有人,要是包主任你不介意,我就凑个数?”
  陈文斌这次似乎吃定了包飞扬,陈文斌年纪不大,四十出头,已经是副厅级国企负责人。继续留在江北省船舶工业总公司,他的上升已经不大。要是他有那个雄心,倒是可以留在江北省船舶工业总公司,一心一意地将江北省船舶工业总公司做大做强。可是江北省船舶工业总公司的框架虽然不小,问题却也不少,陈文斌显然也不甘心自己的前程局限在江北省船舶工业总公司上面。
  陈文斌希望跳出江北省船舶工业总公司,但是怎么跳,则需要好好考量,他在船舶工业领域的经验和影响力是他最大的优势,因此他最好的去向就是通城或者海州。目前来看,海州可能更合适。海州的船舶工业刚刚开始发展,海州的官员显然缺乏大船舶工业的经验和视野,而通城市的船舶工业一直不错,与之相比。陈文斌并没有什么优势。
  陈文斌执掌江北省船舶工业总公司的时间还不长,至今只有两年多不到三年,在执掌江北省船舶工业总公司之初,他也曾想要锐意革新,哪怕是搬去通城,他也是倾向于支持的。只不过江北省船舶工业总公司的情况比较复杂,陈文斌的革新虽然起到一定的作用,但还是不能够从根本上改变江北省船舶工业总公司的走势,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陈文斌意识到江北省船舶工业总公司可能会是他仕途的顶峰,开始产生跳出江北省船舶工业总公司谋求发展的念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