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37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云山上看了看田湾的格局,包飞扬与陈文斌又下到海湾进行实地考察,云山山脚与海岸线之间,大约一到三四公里不等宽幅的土地就是发展临港工业的最佳所在。而田湾传统上是一个小渔港,在山上可以看到海面上一艘艘小船,而在山下则能看到一些渔民的房子和码头。
  早在几个月前,田湾这一带已经开始进行征地和拆迁,随着投资的到位,拆迁费已经发下去,这一片地块已经全部拆光,那些打渔为生的渔民已经分别迁往其他渔港。在靠近大阳山的地方,韩国大宙集团与美国唐盛集团投资的合资项目已经开始工程建设,而在相距不远的地方,海州船舶工业集团的厂区也在进行土地整理工作  。
  包飞扬这次来,和陈文斌轻车简从,总共只带了三个随行人员,随着临港工业区建设大幕的徐徐拉开,这段时间来海州考察的投资商络绎不绝,工地上的人已经习惯这种三五个人走过来指指点点的情况,习以为常,根本不会过问。当然在韩国大宙集团和美国唐盛集团的合资船厂项目正式开始建设的工地上,主要工地都砌着隔离墙,并拒绝人靠近。
  合资船厂项目由大宙重工主导建设,现场就有大宙重工的工程技术人员,不但对工程施工质量的要求非常严格,在安全施工、文明施工等方面的要求也非常高,刚开始的时候,承接了工程施工的海州一建还抱怨过按照韩国人的要求,安全施工与文明施工的措施费肯定要大大增加,而且建筑公司的工人三天两头被处罚,也很不满,最后还是市里出面协调,合资方提高了措施费的标准,建筑公司也加强了对员工的教育和说服。

  包飞扬说道:“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海州一建的变化很明显,一建的老总杜广学现在也学乖了,决定将自己手底下的管理人员和工程技术人员轮番送到合资船厂项目的工地上做事,一建内部称之为轮训。”
  “哈哈,这位杜总的脑筋挺灵活嘛,韩国人那边就没有意见?”陈文斌问道。
  包飞扬笑了笑说道:“韩国人管理还是挺严格的,尤其是一些核心工程,要对施工人员的身份和资格进行审查,甚至最最核心的部分,还会动用他们自己的工程队进行施工,杜广学进行轮换的人员也只能够在外围一些工程上使用,当然就算这些外围工程,韩国人的要求也非常严格,还是能够得到锻炼。不过如果你想要进去偷师的话,还是尽早打消吧,有些东西啊,咱们还是得自力更生去克服。”

  陈文斌回头看了包飞扬一眼:“我就不信你们没有安排人进去?”
  “嘿嘿。”虽然韩国人的审核很严格,不过这里毕竟是海州,大宙重工方面的人人生地不熟,就算是审核也做不到面面俱到,尤其是在初期,还是存在不少漏洞,让海州船舶工业集团搞到不少资料。
  “师夷长技以制夷,这本来就是我们引进外资的重要目的。”
  包飞扬陪陈文斌在合资船厂项目工地的外围看了看,仅仅是从工地的整洁程度上,就可以看出外方要求的严格,陈文斌很是感慨了一番,两个向前走了一段距离,看了看工地上的总体情况以后,就准备离开。

  这时候,包飞扬看到前面工地上聚集了一群人,还有些喧哗,不由感到非常奇怪,韩国人对工地的管理十分严格,应该不会允许工地上出现这种情况才对。
  包飞扬跟陈文斌打了个招呼,准备过去看一下,陈文斌也很好奇,于是两个人一起走了过去。
  包飞扬陪着陈文斌走到近前,发现情况确实不正常,那群人中大概有十几个人是海州当地人的装束,大多数人不怎么说话,只是有时候议论两句,喊两声,而前面几个人正在和几个戴着安全帽的工地上的人在交涉。
  “老伯,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在干什么?”包飞扬走过去,对以为站在人群后面抽着自卷烟的五十多岁的老人说道。
  老人回头看了包飞扬一眼,颇有些怨气地说道:“干什么?要钱呗!”

  “要钱?要什么钱?”包飞扬问道。
  这时候,旁边一个中年妇女听到声音凑过来说道:“拆迁费,他们来这里建工厂,拆了我们的房子,我们就是来要拆迁费的  。”
  包飞扬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田湾大阳山这一带的拆迁工作早就结束了,拆迁费也足额发了下去。为了确保拆迁安置工作的顺利进行,确保拆迁征地补偿到位,是包飞扬也责成纪检部门对拆迁费的发放进行严格监督,根据下面反馈上来的情况,过程应该也很顺利,毕竟现在像开发区这样足额发放拆迁费的并不多,而且大家对自己的家乡能够得到开发,还是很支持的,这个时候也没有那么多的钉子户。

  “大姐,你们怎么过来要拆迁费呢?我听说这一带的拆迁费可以都发过了呢!难道说你们拆迁以后并没有拿到拆迁费?”包飞扬按捺住内心的疑问,问中年妇女道。
  中年妇女摇了摇头道:“拆迁费倒是拿到一些,不过没拿到全部,有一部分钱上面扣下来了,我们是来要被扣下来的那部分钱的,他们凭什么扣我们的钱?”
  听说已经发过拆迁费,包飞扬这才轻轻松了一口气,前段时间他先是为了帮海州船舶工业集团拿到低息贷款,后来又为海州船舶工业集团的筹组到处挖人,在外面的时间比较多,很多工作都安排其他人在负责,包括大阳山这边的拆迁安置,他也没有能够到现场考察,只能通过一些文字材料了解情况。要是拆迁费根本没有发,那问题就严重了。
  当然,现在看来那些汇报材料上的水份还是很大,眼前这些渔民的拆迁补偿问题显然没有安排妥当,听中年妇女的意思,应该是下面并没有将补偿费足额发到他们手上,而是扣下了一部分。
  “乡亲们,这里是外商投资的造船厂的工地,外商已经支付了土地使用费,你们有什么问题,应该去找政府,不要来这里影响施工。”拦着人群的一个戴着安全帽的工地上的人大声说道。
  “这个我们不管,钱没有给我们,这块土地就还是我们的,我们就可以来,大家说对不对?”有人喊道,十几个村民顿时一起响应,虽然在这海天之间这些人显得微不足道,声音稀稀拉拉的也没有什么气势,但是他们出现在这里,问题还是十分严重。
  包飞扬也向刚刚跟他说话的中年妇女问道:“他说的也有道理啊,你们怎么不去找政府?”
  “找了,怎么没有找,村里、乡里、还有开发区我们都去找了,就是没有人理会,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再说钱就是被那些黑心肠的家伙们黑了,他们当然不肯吐出来了。”中年妇女说话的语速非常快,像机关枪一样:“我们知道这个项目是和外国人合资的,有外国人,政府很重视,所以我们才来这里,不让外国人施工,上面才会紧张,才会给我们解决问题。”

  “你们这样做,就不怕给国家,给我们海州人抹黑吗?”吴超这段时间表现出非常不错的工作态度和意识,能力也基本得到包飞扬的认可,他最欠缺的就是经验和视野,所以这段时间包飞扬一直带着吴超,希望他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成长。或许是感到到包飞扬的不满,又或者是觉得中年妇女的话没有道理,吴超开口责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