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371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按照包飞扬请专家做出来的规划,临港经济开发区的产业规划大致可以划分为三块,一块就是主港区向西,西至运盐河、北至大港路、南至马山路这一片,将重点发展出口加工产业,从马山路向东南,在云山与西山中间这一片狭长地带,将重点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出了这一片山谷,就是北起大小阳山的小海湾,当地人称作田湾,这里将重点发展临港重化产业。
  “从这里到墟沟,长达三十多公里的岸线条件都非常不错,条件最好的就是墟沟,还有田湾这一带。”包飞扬指着眼前的海湾对江北省船舶工业总公司的陈文斌说道:“大阳山这一片,就是船舶工业园区,整个园区岸线长约三公里,腹地一到两公里,规划占地面积五平方公里,也就是五百万平方米,可以容纳将近十个华远川崎。年造船能力达到六百万吨。”
  “当然,按照我们的规划,大阳山园区最多也就容纳三到四家华远川崎这种规模的船厂,大宙重工的合资船厂占了一个,海州船舶工业集团占了一个,还剩下一个,江北省船舶工业总公司现在就可以过来,但是时间长了,我也不能够保证这些岸线资源还能够一直留着。”包飞扬笑着说道。
  陈文斌和包飞扬现在正站在云山临海一面半山腰的五官亭上,从这里看过去,远处与天相接的海面是深蓝色的,愈近愈浅,其中有一道明显的分界线,线的那边是蓝色的,而在线的这边则是黄色的,阳光照在水面上,波光粼粼,近岸则是浊浪排空,从海上呼啸而来的海风带着腥味,让人不由心旷神怡。
  陈文斌看着这壮观的海景,也不由生出一股豪情:“六百万吨,你的野心倒是不小。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去年我国大型商船的完工量总共也只有一百六十一万吨,”
  “我说的是这块地的价值。”包飞扬笑了笑说道:“我刚刚也说了,我们大概规划了三到四个华远川崎这样的船厂,实际上三个也就差不多了,总造船能力在一百万吨到两百万吨的样子,剩下来的地方,将发展船舶制造的配套产业,比如船机、仪表器械等等。形成自己的特色。”
  陈文斌点了点头说道:“一百多万吨,倒还算合适,如果海州能够实现这样的产能,差不多也能够达到通城地区造船产业的产能水平了。不过按照去年全国新船成交量两百万吨计算。海州真的形成一百多万吨的生产能量,加上通城的,还有沪城、金州、宁城、粤东等地,是不是在产能上会出现比较大的过剩?这也是我们江北省船舶工业总公司内部争议比较大的关键问题。”

  包飞扬道:“我的看法不同,我认为看船舶市场的容量。不能够只看国内船厂的成交量,世界船舶工业的重心早就转移到亚洲,去年全球商船完工量为两千四百二十万吨,日韩两国占了其中的百分之七十,其中日本船厂完工量超过了一千万吨  。从新船成交量来看,去年全球新船成交量达到了两千三百四十万吨,日本达到九百万吨出头,韩国达到六百七十万吨,两国之间还有差距,但是差距正在缩小。韩国赶超日本造船业的势头非常明显。”

  “我认为,世界船舶制造从欧洲向日本、再向韩国转移,以后也会向咱们华夏转移,虽然韩国的船厂还在实现赶超日本的过程当中,但是韩国船厂也已经开始面临成本上升带来的压力,仅仅是去年一年,韩国船厂的综合成本就上升了百分之十左右,其中人工成本上**到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十五,这个势头并没有明显减缓的迹象。”
  包飞扬说道:“所以我们在进行规划的时候,眼睛不能仅仅盯着国内造船业实现的那两百万吨订单上面。而是要看到全球高达两千万吨的订单,而且随着经济全球化以及地区和世界范围内的外贸活动越来越频繁,国际商品流通规模越来越大,世界商船市场的规模还将进一步扩大。我想用不了多少年,我国造船业的订单也能达到每年一千万吨以上,考虑到造船的周期,市场空间还是很大的。”
  陈文斌回头看了看包飞扬:“虽然我国这些年在发展外向型的加工产业,以及通过市场换投资、换技术,经济发展迅速。但是经济的高速发展主要集中在轻工领域、劳动密集型产业。船舶制造属于重工业,虽然也拥有劳动密集的特点,但同时也是资本密集、技术密集的产业,在这方面,西方国家,包括日韩在内对我们的防范都很紧密。”
  “日本的川崎船业、韩国的三星集团、大宙重工等公司之所以在华夏投资建厂,主要也出于成本导向和市场导向的需要,他们在管理、技术和资本等方面的优势明显,我们要跟日韩的企业争抢市场,恐怕还力有未逮啊!”陈文斌说道。
  包飞扬笑了笑道:“我们连两弹一星都能够造出来,难道船还造不出来?只要我们积极进取,总是能够赶上来的。”
  包飞扬看着远处的海天分界线,心情并不像他说的话那样轻松。陈文斌提到的两个问题,一个是产能过剩,还有一个是技术落后,这两个问题在十几年后,当国内造船业的产量已经成为世界第一的时候,也依然没有解决。

  造船市场与世界经济形势联系紧密,当世界经济形势向好,处于高速增长阶段的时候,对海洋运输会产生比较大的需求,造船业的订单就会增加。而当经济不景气的时候,订单就会减少,甚至一旦遇到经济危机,一些船东不惜损失定金也要撤掉已经签订了合同的船单。
  这就对造船厂的产能管理提出很高的要求,在市场比较好的时候,要能够合理安排船厂的产能,在约定的时间交付船只;在市场不景气的时候,又要尽可能争取订单,提高船厂的产能。
  华夏的船舶产业始终面临大而不强、技术水平不高的问题,到2012年底,国内船舶工业的产能达到八千万载重吨,当年的产能利用率达到百分之七十五,但是到了2013年,产能的利用率就只有百分之五十出头,下降了百分之二十。
  而在技术方面,华夏又始终没有能够赶上日韩的脚步,虽然我们在产量上超过了日韩,但是日韩的造船业在不断向高端挺进,不断拉开与华夏造船厂的距离。这其中的差距又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生产效率相差比较大,十几年后,华夏船厂的人均造船能力还只有日韩船厂人均造船能力的三分之一。另一个则是关键技术领域的空白或者差距,有些关键配套部件必须要通过进口,而在行业发生新的需求变化的时候,比如对环保低能耗的追求,国内船厂因为技术方面的差距,总是没有办法及时跟进。

  陈文斌虽然不能够像包飞扬那样能够预知华夏船舶工业发展具体脉络,但是作为江北省船舶总公司的掌门人,他显然也能看清楚一些船舶产业未来的走势,所以他才会犹豫,还在考虑继续扩大江北省船舶工业总公司的制造规模是不是可取。
  包飞扬的想法却和陈文斌不一样,他反而认为,越是在国内造船产业产能可能会出现一个爆发性增长的情况下,越是应该锐意进取,否则的江北省船舶工业总公司只能够在国内快速增长的造船产能面前被淹没。他们要做的不是逃避,而是迎难而上,用自己的努力来破解这两个难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