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2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既然要外放刘浩,而且是在对刘浩工作满意的前提下外放的,那怎么也要给刘浩解决一个实职副科才行。
  一个实职副科,对张文定这个一县之长来讲,没有太大的难度。
  刘浩如果下去直接当上副乡长,那么凭着刘浩的能力,再加上张文定的关照,不久之后再进乡丨党丨委加一顶委员的帽子肯定不是问题。
  如果在乡镇的时候,刘浩跟一把手处的关系好,张文定再使把劲,搞不好还能当个副书记,然后再进一步当上乡长,解决了正科级,在燃翼县,也算是出人头地了。
  这个问题,张文定虽然有把握,但毕竟是人事问题,所以,他还是专程去了一趟县委,跟吴忠诚当面沟通了一下。
  现在的吴忠诚,对张文定已经相当忌惮了。

  当然了,再忌惮,他也不至于在这个事情上卡张文定的脖子,这无非就是安排个秘书而已,多大点事儿?
  谁还没有个为秘书安排职务的时候?与其搞得和这个现任的县政府一把手不和,倒不如顺水送个人情。
  一个小小的副乡长而已,随他去吧。
  不知不觉间,张文定已经习惯了在县政府的工作,习惯到仿佛在县政府呆了很多年似的,却又好像昨天才任命为代县长,偏偏又感觉县长前面那个代字去掉了好久好久。
  各项忙碌的工作,让他甚至都忘记了从代县长到在人代会全会上当选县长时的激动和场景。
  春暖花开,县里工作逐渐步入了正规,县政府的很多项目也开始动工。
  前期张文定到省里要的那条二级路扩建项目,省交通厅的款项已经到位。
  这条二级路扩建,其实是一条途径燃翼县的省道。
  只是,随着各地高速公路越来越多,省道的作用正在减弱。这条省道,在燃翼之外的部分,其实有些路段早已经开始动工,只是燃翼境内这一段嘛,一直没有动工。

  但动工不动工,外县并不关心——现在的公路网真的太强大了,到处都可以连通,随便绕绕,就可以有更好走的路绕过燃翼了。
  只是,别人不在意燃翼这一段路怎么样,但县里却相当在意。
  因为这一段路如果扩建完成,路况好走了,那车流量就会大许多,县里的经济,也会因此而盘活许多。所以说,这个项目的资金到位,那对燃翼来讲,意义就非常重大了。
  这条路从南到北穿过燃翼境内,途径七个乡镇,而且这七个乡镇里面,有四个是需要在镇政府驻地穿越的。
  这对燃翼来说可是件好事,如果路修好了,这四个乡镇的发展速度至少会提高一倍,其他三个乡镇也会靠山吃山,靠路吃路,生活肯定会有一个质的改变。

  当然,随着这笔资金的到位,工程的动工,必然又要生出许多利益之争,燃翼又将进入一个大打出手的时期了。
  这条路的好处,其实远远不只集中在这几个乡镇上面。
  这条路如果修通,不但解决了全县近一半的老百姓出行的困难,而且还会增加很多就业机会。养路是需要人力的,这条路修成以后,周边村镇的人,特别是那些四五十岁的人,有一部分便可以谋得一份养路工的活,这样就解决了一部分人就业的问题。
  当然了,这个问题,公路局估计又得鸡飞狗跳一阵了。
  同时,路修好了,县里的很多农产品就能走出燃翼,更重要的是那些中草药就可以在本地消化掉,对孟紫萱来说也是一件大好事。
  可以说,扩建这条路,几乎得到了全县领导干部的支持,而广大人民群众,对此也是很高兴的。

  这个真是没什么异议的,谁不想自己出门的时候路舒服一点呢?
  县里的种种反应,张文定是非常欣慰的。
  他觉得,能给老百姓做这么一件好事,得到老百姓的认可,自己这个一县之长也算是没白当了。
  这条路说是说二级路扩建,但实际上,还是按照国家二级公路设计的,双向两车道,中间没有隔离带,只不过有些地方,把弯道减少了,更有一处盘山路,直接就开凿隧道。
  说是扩建,其实跟新建一条路差不多了。
  所以,工程量不小,工程款也不少。
  不过,纵然如此,在造价上也要比一级公路少的多,跟高速公路更是不可同日而语,但即便是造价低,对燃翼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理论上来讲,省级公路是需要省交通厅负责建设,养护和维修的,甚至重要一些的公路,省交通厅也会直接插手。
  不过,实际的操作过程中,却是省公路局和地方上一起建,省公路局每年要建设的公路太多,而他们的钱也不是自己印刷出来的——别说是省公路局,就算是人们普遍认为财大气粗的省交通厅也会感觉钱严重不够用。

  按照惯例,哪里要修路了,就由地方上报到省里,省里进行审批,如果审批通过,那么省厅会计划出一笔款项。
  当然了,这肯定不是全款,剩下的那部分,就由当地市县两级自己想办法解决。
  至于省里拨款和市县自筹的比例,这个就没有定数了。
  跟省里关系一般的,五五分;关系好一点的,交通厅出六成,地方出四成;再好一点的,交通厅能出到七成、八成也是没有问题的。
  当然,事情没有一成不变的,至于交通厅拨付全款的项目,那个另说。
  地方上应对这些问题的办法有很多,一般情况是虚报造价,虽说交通厅会重新核价,但多数情况下省里也不会太计较。
  毕竟,这是属于特色的东西。
  举个例子,比如一个工程需要造价一百万,那么报价的时候就可以报到二百万,甚至三百万,上头一看这么多钱,就会压缩开支,给你打个五折,那么你的成本就够了,如果省里一高兴,多给你几十万,那么剩下的钱就能干点别的事。
  在县一级,这种现象更为严重。
  燃翼曾经就出现过一个虚报造价的事,虽说是谣传,但传的也是有鼻子有眼,说是燃翼县政府装修的时候,有个小包工头看中了一个价值三十万的项目,这是成本价,包工头便报价四十万,拿出了三万元给分管副县长送礼,结果被当场打了回来。

  包工头很郁闷,问了一个行业资深的朋友。
  朋友给他出了个注意,让他把报价升到八十万,然后拿出三十万送礼,结果这件事就定了,如此一来,这位包工头不但拿下了工程,还净赚了二十万,不得不说,这笔账算得相当精明。
  当然了,这个传言,也是在那位副县长被纪委请去喝茶了,并且移送司法机关之后,才流传出来的。
  至于这个传言是不是真的,就没人知道了。
  日期:2017-01-17 07: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