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363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就暂时这样,盛教同志,你替我转告锡铭同志,” 王虹锋很快做出指示,“海州市这个合资造船项目非常重要,外交部和外经贸都很关注,绝对不能够出现任何闪失,省里一定要加快工作进度,推动项目尽早落地。”
  “是王书记的电话?”听到徐盛教的话,洪锡铭立刻知道刚刚正在跟徐盛教通电话的就是王虹锋,而且两人谈的和他过来要谈的很可能就是同一件事。

  徐盛教点了点头,一边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一边说道:“是的,王书记说。驻韩国的大使馆接到韩国大宙集团和美国唐盛公司的问询,他们问海州市的情况,问海州市到底是不是一个小渔村……”
  一直努力保持着脸上微笑的卢丁逸顿时脸色一变,他刚刚还在质疑陈玉清小渔村的说法是道听途说。甚至可能是自己编造的,可是现在省委一把手竟然也打电话过来询问这件事,那显然这个消息不会再是空穴来风,肯定是确有其事了,而且事情还牵涉到驻韩大使馆。外交从来无小事。这事要是上升到一定的高度,那就成污蔑国家形象了。
  卢丁逸心里顿时产生不妙的感觉,不过他还勉强能够保持镇定,毕竟他完全可以否认这件事跟通城市、跟他没有什么关系  。
  听到徐盛教的话,洪锡铭的脸色更黑了几分:“有这样的事?王书记还说了什么?”
  徐盛教连忙将王虹锋刚才交代的话复述了一遍:“王书记刚刚打电话过来,其他的还没有来得及说,我这边有些情况也还没有来得及向王书记汇报。”
  陈玉清、卢丁逸等人这个时候都已经站了起来,将沙发位置让出来,洪锡铭坐下以后,又招呼徐盛教坐下来。目光威严地扫了一眼陈玉清等人:“盛教同志你这边又有什么事情?”
  徐盛教简单地将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下:“海州市的陈市长说美国唐盛集团的高层打电话给他们,说韩国有职业掮客在韩国大宙集团和美国唐盛集团面前诋毁海州市,试图让这两家公司把合资造船项目放到通城市去投资。陈市长认为是通城市在韩国搞的动作,目的是要抢大宙集团和唐盛集团这个合资造船项目,通城市的卢市长否认,他说陈市长的消息来源可能并不可靠,或许是空穴来风,或者是也可能是他在福山推介通城市的时候,有些韩国企业家通过这个渠道了解通城市,并向韩国大宙集团集团表达了他们看好通城市的观点。”

  洪锡铭怒极反笑:“丁逸同志的能力一直都很强。能够让外商主动帮他们招商,不过丁逸同志这次去日本、韩国半个月,最后谈成了几个项目?我说的是能够落实的投资协议,而不是什么投资意向书。”
  卢丁逸心中不妙的感觉越来越强烈。面对着洪锡铭严厉的目光,他勉强强打精神谄笑了一下,惭愧地低下头来,说道:“省长,您就狠狠地批评我吧,这次我到韩国去。辜负了您的殷切期望……”
  “不,你没有。你怎么会辜负我的期望呢?”洪锡铭看了卢丁逸一眼,轻轻摇了摇头:“你的能力和做法,都已经远超出我的意料。丁逸同志,你刚刚说,玉清市长的话并不值得采信。不过刚刚王书记接到了外交部经济司的电话,韩国大宙集团集团的人找我们驻韩大使馆,询问海州市到底是不是一个小渔村,你觉得外交部经济司的这一番话是不是能够采信?”
  卢丁逸垂下头,背上的冷汗一股股地顺着脊梁沟子往下流,把裤腰都浸湿了,一口大气都不敢出。
  “对了,刚刚王福田跟我说,他们招商厅接到美国唐盛集团高层的电话,质问我们江北省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高盛集团已经决定了要投资在海州地区投资,但是却有江北省别的地方人跑过来说他们要投资的海州地区不好,让他们投资到通城地区。唐盛集团高层说,海州市和通城市都属于江北省,怎么能够如此恶性竞争,这让他们唐盛集团不仅要怀疑江北省真正的投资环境究竟是怎么样一个情况,考虑是不是还要到我们江北省来投资!”

  洪锡铭真的是越说越怒。只是依照洪锡铭的性格,他越是生气的时候,外在态度就显得越发平静。因此在外人看来,洪锡铭的脸色却反而渐渐松弛下来,声音愈发柔和,只是被接连质问的卢丁逸整个后背都湿透了,甚至连站都站不稳,如果不是用手扶着椅子背,恐怕当场要瘫倒在地上。
  韩国大宙集团和美国高盛集团发函找驻韩大使馆打听情况、美国唐盛集团高层甚至直接将电话打到省招商厅发出质问,在结合到之前美国唐盛集团将消息透露给海州市……将这些信息都联系到一起,卢丁逸也大致看到这个项目不是他卢丁逸所能够轻易撬动的,其中的这个关键就是美国唐盛集团,而美国唐盛集团肯定早就跟海州市有默契,那就难怪这个合资项目会选择海州市而不是通城市,偏偏他卢丁逸不知道死活,还以为通城市这一次也能够像前面韩国山水公司项目一样,来个后发制人。

  现在看来,韩国山水公司的婚事项目的得失海州市人根本就不在乎,他们早就在运作规模更大的合资项目,一旦韩国大宙集团的合资项目落户海州市,作为习惯了扎堆的韩国企业的一员,韩国山水公司最后恐怕还是会造船中间件项目选择在海州市。
  “省、省长,我可以向您保证,这么想事情真的和我们通城市没有关系,我、我们真没有去做这样的事情。”卢丁逸强撑着说道,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够松口,一旦松口,那就坐实了他们想要从海州市挖墙脚的责任。现在这件事似乎闹大了,连外交部、外经贸委都在关注这件事,自己要是因为这件事沾上污点,恐怕他的仕途也就到此为止了。
  洪锡铭怒极反笑,语气轻微的几乎听不见:“卢市长,我刚才听徐省长说,你认为可能是那些听过你推介的人,又向韩国大宙集团集团推介了你们?”
  卢丁逸听洪锡铭将他的称呼从“丁逸同志”改成了“卢市长”,心中绝望至极,真格是从头冷到了脚底,仿佛是身处在数九寒天,连吸进去的空气都带着一股彻骨寒意。
  他呼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小心翼翼地说道:“我觉得是有这个可能。”
  洪锡铭说道:“那那些说一些诋毁海州市的话又是怎么回事?”
  “可、可能我跟韩国山水集团接触的时候,拿通城市和海州市做过一些比较。可能是语言问题,那些韩国人没有能够真正理解我的话,对海州市的投资劣势的理解有些片面扭曲。”卢丁逸咬了咬牙说道,他宁愿承认自己曾经想过挖韩国山水公司的项目,但是绝不能够承认他跟这次的事情有关。
  “而韩国山水公司与韩国大宙集团重有业务上的来往,也许正是韩国山水公司的人向韩国大宙集团说了一些什么吧?”卢丁逸终于找到一套自以为过得去的说法:“我听说韩国山水公司的常务申仁表曾经与海州市的包飞扬主任发生过一些不愉快,也许那些小渔村的话就是申仁表向大宙集团散布出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