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92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甚至,他主动问起水利方面的工作,也有想要敲打吕万勋的意思,让吕万勋小心一点,别乱伸手。
  毕竟,水库虽然不大,资金也跟二级路扩建没法比,但在燃翼这种穷县来讲,也不是个小数目。
  现在国家和省里对水利项目的资金监控的很严格,张文定不想在这方面出漏子,所以才问起吕万勋这件事,却不料,反而让吕万勋误以为自己想插一手,这真是郁闷。
  摆了摆手,张文定很干脆地说道:“不用拿了,这个项目我大体也知道点。那个新水库的建设一定要重视起来,县里各环节都要跟上,特别是在资金方面,一定要严格控制,密切监视。另外一个,就是工程质量,丝毫不能放松,这是县里的大事,千万不能出漏子。”

  吕万勋听张文定这么一说,心里稍微的踏实了点,赶紧表了个态道:“这个请县长放心,水务局那边对这个项目很重视,过几天县里还要开调度会。前期的很多工作都已经着手准备了,资金上头已经批了,还没有完全到位。啊,就目前这个准备工作,就这个工程来讲,水务局专门成立了审计科,审计局也派了人,县里也已经安排了人。目前呢,具体的施工招投标方面,也还在筹备之中,这个方面……领导有什么指示?”

  这个话,就是吕万勋给张文定送礼了——这个水库工程,你有搞这方面工程的关系户吗?
  水库的修建工作,施工单位的资质是硬杠杠,但就算手头没有相应资质的公司,不同样可以卖给别人人情吗?
  而且,就算工程被有资质的公司拿下,但具体施工的时候,同样也是有一些工程工序是可以外包的。
  吕万勋这个礼,送得很含蓄,也很明显。
  不管是什么项目,只要是牵涉到建设方,那么决定谁来建设的这个人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至于说现在工程都不指定了,而是招投标,那就呵呵了——找几家公司陪标很难吗?
  张文定看了吕万勋一眼,心想,这个吕万勋如此大胆的给自己表决心,看来这个人还是比较明白事理的,只是,这县里的领导干部做事,确实是太不讲究了一点,简单粗暴得一塌糊涂——直接就拿工程说事啊!
  当然了,张文定也明白,在燃翼这个穷地方,工程最来钱,人家吕万勋愿意主动对他这么说,是对他这个一把手的尊重。
  只是,张文定并不缺钱,而且也不想把这件事管的这么细。
  所以,吕万勋的尊重,他心领了,但工程上的事儿,他不想牵涉。
  是的,这个事情,他不想牵涉,他自己不想挣这个钱,但也不能挡了大家的财路,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施工质量上严格要求。
  他也知道,他不缺钱,不代表别人不缺。
  他要是在这个事情上太较真,那估计以后的工作就没法开展了——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啊!
  他只是心中很郁闷,真要说穷,难道谁还能比贫困村里的农民更穷?干嘛就要不停的捞钱呢,钱够用不就行了吗?
  其实,很大一部分人都是挣钱没够的,即便很有钱,还是觉得钱是个好东西。挣了一万想十万,挣了十万想百万,以至于最后有了千万,还是在想着挣更多。
  在这个方面,有许官员也有类似的心态。
  由此,张文定又想到,党员的先进性教育,还是要常抓不懈,只有从思想上认识到了更高的追求,才能够对金钱没有那么强烈的**。
  张文定不缺钱,而且对于金钱也没有贪欲。

  偶尔有人送礼,抹不开面子的时候他才会收下,但那也都是不值钱的东西。
  大多数时候,他是不会收的,特别是像工程款回扣的事。他明白,收点钱是小事,但犯了原则性的错误就是大事了,自己总不能拿自己的下半生去做赌注。
  然而,面对着现实,他也仅仅只能做到自己保持这样,却没办法要求别人也和他一样。
  现实,就是这么一个游戏规则,张文定虽然不玩这个游戏,但规则他是必须要懂,而且还要遵守的。自己不接这个茬,那么其他人他也不会去管的太严,这些人工作的动力就来自于此,如果自己把这件事搞得太不人性,那会大失人心了。
  他想着,现在自己是一县之长,先把政务干好才是正经,等哪天自己如果成了纪检干部,那就要狠狠地查一查,整顿一下。

  思维飘飞了一下,张文定很快回过神来,笑了笑,道:“具体的工作还是你多操心一下,我对水利工作不是熟悉,专业的工作交给专业的人做,你就不外行指挥内行了。我只强调一点,招投标工作一定要做好,安全要放在第一位,质量必须要保证。”
  吕万勋送礼不成,但他并没有因此郁闷,只要张文定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这就够了。
  两人又谈了谈其他的事,吕万勋看时间差不多,提出了告辞。
  至于刘浩的事,张文定没跟吕万勋商量什么。
  但是,张文定心里却还在犹豫着,到底是把刘浩继续留在身边一段时间,还是现在就把刘浩外放了,然后用一个新秘书?
  一方面,是他现在职务变了,而且是从县委到了县政府,带着老秘书的话,有点不合规矩,容易让人说闲话;另一方面,也确实要给刘浩一个交待了。
  毕竟,刘浩这个年轻人吧,还是很听话的,自己于情于理,也要给他一个前程。而且,把刘浩外派出去之后,自己在外面也多了一个可以信任的干将。

  一举几得呀!
  考虑了一会儿,张文定没有直接跟刘浩说起这个事情,而是一个电话把县府办主任崔建勇叫到了办公室,开门见山道:“小刘我准备让他下去锻炼锻炼。”
  崔建勇愣了一下,心中第一念头就是张文定不信任刘浩了,但瞬间,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觉得自己可能猜错了。
  因为,从张文定的语气中,他并未听出对刘浩有什么不信任的信息;更因为,他突然就想到了张文定是从县委过来的县政府,而刘浩也是张文定从县委带过来的,这时候换掉刘浩,不是因为对刘浩不信任,而是因为继续用刘浩不合规矩。
  刚开始的时候,用刘浩,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新上任没合适的人手,用几天也没事。
  但现在嘛,毕竟也上任这么长时间了,总是用着旧秘书,容易让人说闲话,也容易让市领导不高兴。
  想着这些,崔建勇有些紧张了,这事可不是件小事。
  他听出了张文定这话里的意思,有很大的可能,是希望他来推荐一个人选,接替刘浩的秘书工作。
  给领导推荐秘书,这事儿很讨好,但同样,这事儿也不容易做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